刘旭一眼就认出了这男人,是村里有名的老无赖,五十多岁了还是个光棍。光棍其实也没什么,可这个老无赖还经常会摸女人的屁股,都被一些女人的男人打了好几次。  对于老无赖出...

  刘旭一眼就认出了这男人,是村里有名的老无赖,五十多岁了还是个光棍。光棍其实也没什么,可这个老无赖还经常会摸女人的屁股,都被一些女人的男人打了好几次。

  对于老无赖出现在这,刘旭当然非常不高兴。

  “喂!”

  见是刘旭,原本还在往里头眺望的老无赖就惊讶道:“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在城里吗?”

  “你跑到我家来干什么?”

  “路过,路过,”老无赖露出一口黄牙笑着,随后就赶紧走开了。

  见门锁着,刘旭就敲了敲门。走进去后,见玉嫂重重松了口气,他就知道老无赖出现在这一定不是偶然,所以他就问了玉嫂。

  一开始,玉嫂还不肯说,可在刘旭再三逼问下,玉嫂才说了出来。

  两个月前的某一天,玉嫂在门口剥豆子,看到从前面走过去的老无赖就礼貌性地打了个招呼,哪知道以为玉嫂对他有意思的老无赖就蹲着和玉嫂聊天。

  玉嫂的性子是不想得罪任何人,所以也就有一句每一句地和老无赖聊着。

  哪知道那天过后,老无赖就隔三差五跑来聊天,甚至还向玉嫂暗示想娶她。

  自那次后,被老无赖吓到的玉嫂就再也不和老无赖聊天,只要一看到老无赖来就板着个脸。可玉嫂越是冷淡,老无赖就越是兴奋,还说要和玉嫂住在一块。

  有次,老无赖还想动手脚,刚好有个精壮的邻居经过,直接将老无赖打跑了。

  玉嫂一个人过,刘旭当时又没有在家,所以是不可能每次都有人帮忙的,所以每次她看到老无赖来了,她就立马进屋,还会将里头的门给锁上。

  但最让玉嫂忍受不了的是,老无赖偶尔会半夜三更来敲门,还一直让玉嫂开门,说要一块睡,这搞得有时候玉嫂半夜听到什么风吹草动的,就以为是老无赖又来闹,还担心老无赖会把门撬开。

  听玉嫂说完,刘旭是气得不行,他就立马往外走。

  刘旭看上去很斯文,可也有干过架的,所以担心刘旭是要去打老无赖,玉嫂就急忙上前拽住刘旭,道:“旭子,别去打人,老无赖一身都是病,你要是把他打死了,你就得坐牢了。”

  “那个混蛋!竟然趁我不在的时候欺负你!我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不要去!”玉嫂立马从后面抱住刘旭。

  被玉嫂这么一抱,刘旭倒是冷静下来了,他更感觉到了玉嫂散发出的成熟气息,甚至能感觉到压在他后背的两团弹性十足的软肉,这软肉还随着玉嫂那急促呼吸起伏不定着。

  叹了口气,刘旭就道:“这次我就不打他,要是他下次再来,我准打得他像狗一样爬走。”

  “应该不会有下次了。”

  回过身,看着这个柔弱的女人,刘旭就拉着她那滑溜溜的手,道:“有时候我真的看不惯你这软弱的个性,这真让我担心。幸好我决定留在家里,要不然你以后连睡个觉都不安宁。”

  “你这语气怎么像是在教育小孩子呢?”张玉笑得非常甜,两个酒窝非常明显。

  “因为我长大了,所以当然可以教育你了。好了,咱们去王艳家吃饭,她家里有肉。”

  “不好吧?”

  “都那么熟了,怕什么?”说着,刘旭就拉着张玉走向王艳家。

  刘旭明明才二十二岁,可他给张玉的感觉比三十岁的男人还来得成熟,这让张玉心安了不少,她也很期待和这个好像儿子一样的男人一块生活的日子。

  吃饭的时候,王艳就一个劲说着刘旭以前的糗事,这让刘旭都有些无奈了。

  身为男人,当然是要回击的了,所以刘旭也说着王艳的糗事。就比如以前王艳学着男人那样站着撒尿,结果弄得腿上都是。又比如王艳某次和刘旭玩结婚游戏,结果还亲了下刘旭的嘴巴。再比如王艳曾一个劲地压开始变大的胸,还说变大了很难看。

  总之呢,王艳刘旭就互相说着对方的糗事,张玉则时不时笑出声。

  至于王艳的女儿,她什么都不懂,就傻巴巴地坐在那儿看着,偶尔还会将手里的肉块送进嘴里,一嘴的油腻。

  饭吃到一半,刘婶突然跑了进来,是住在张玉和王艳家之间的邻居,人很好,经常到处串门聊天。她还有个二十岁的儿媳妇金锁,只可惜她儿子在北京那边卖房子,一年难得回来一次,所以这婚就和没结一个样。

  见刘婶记得像是丢了魂儿似的,王艳就忙问道:“出啥子事了?”

  “我……我儿媳妇……她……她……”

  “先缓缓气啊。”

  “她被蛇咬了!”

  乡下很多蛇类,有些有毒,有些没毒,加上刘旭是学医的,他更知道要是被毒蛇咬了又没有及时救治又多可怕,所以他就忙问道:“现在人呢?”

  “家……家里……”

  “我先过去看一下!”说着,刘旭就跑了出去。

  跑进刘婶家里,听到一声声痛苦的伸吟,刘旭就立马推开了那扇虚掩着的门,可看到躺在床上的金锁竟然光着个上身,还一只手握着肉包子,刘旭就急忙退了出来。

  “你哪里被蛇咬了?”

  “胸,疼死我了。”

  这蛇难道是雄的不成,要不然怎么会去咬金锁的胸,而且平时金锁不是有穿衣服和罩子的吗?蛇怎么会咬到她那儿呢?

  尽管想不通,可刘旭也懒得多想了,就问道:“什么蛇?”

  “我不知道啊,现在好疼啊,伤口都流出黑色的血了。旭子啊,我是不是要死了啊?”

  流出黑色的血说明咬了金锁的是毒蛇,这让刘旭极为着急,而这时候刘婶、玉嫂以及王艳都到了,刘旭就忙问道:“你们谁的牙齿是非常的好,没有任何缺口的?”

第2章 抢亲

2021-02-24

第3章 牛黄

2021-02-24

第5章 卖药

2021-02-24

书评(374)

我要评论
  • 到妹妹&算计了

      听到妹妹这么说,程风这才明白,自己的爹是被侯家设计算计了。

  • 听着,&你爹三

      候言德忙笑着说:“你别只看见表面,我们姓候的,可不会欺负咱村里人,你听着,你家的地呢,现在是卖给我家了,你爹三年前就没力气下地干活了,我家给了你们家地的钱,现在你们家又反悔,说不卖地了……”

  • 在院子&姓是落

      站在院子里的正是村里姓候的一家,这个候姓是落日村的祖姓,也是落日村的大家族,门户大,兄弟姐妹很多,村长也是姓候的。

  • 骂我们&搞清楚

      “呵呵,小风啊,别这样说,你也别骂我们,你先搞清楚,我们可没欺负你家人。”

  • 妹妹程&村子时

      这妹妹程小丽在他离开村子时,正在上初中,现在估计得高中毕业了吧。

  • &他一下

      那场面让他一下急了,只见他妈往地上一坐,头发被抓乱,他的小妹程小丽正蹲在旁边哭着。

  • 着自己&的故乡

      乌蒙山脚下,有一个叫落日村的小村庄,程风提着行李箱子,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故乡,烈日的照耀下,村庄还是和以前一样落后、破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