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边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地,廖白睡得不深,迅速就从身边的动静中醒过来。睁眼就看见了了面目狰狞的廖可云,正左手扶着墙面,恶狠狠的盯着她。见鬼了了,这个女人不好好的在病房里休养睁眼就看见了面目狰狞的廖可云,正一手扶着墙面,恶狠狠的盯着她。。...

耳边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廖白睡得不深,迅速就从身边的动静中醒来。

睁眼就看见了面目狰狞的廖可云,正一手扶着墙面,恶狠狠的盯着她。

见鬼了,这个女人不好好在病房里养伤跑来她这里做什么,廖白心一紧,忙坐了起来,“你,醒了?没事了?”

“你是恨不能我死在车祸里吧,假惺惺!”现在的廖可云只有满腔的仇恨。

说来廖白也不禁一声冷笑,“是谁要致谁于死地要我来提醒你?你不过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想害我不成却让你自己付出惨痛的代价,现在回过头来怪我?”

要不是看在这女人羸弱不堪的份上,廖白能将她踹出去。

“还不都是你害的!”那双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不只是仇恨,还有可悲。

“我?我要害你还需要用这么卑劣的手段?要动你,我随便拿条法律出来都能让你在监狱蹲到死,少在这里自欺欺人!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千金大小姐?”

大律师廖白的口才可不是盖的,若是在法庭上对抗,廖白能把她说哭。

不过廖白也是够仁慈的,她对廖可云的遭遇表示同情,暂时不给她教训,如若她得寸进尺,廖白绝不放过她。

“你,廖白,你这个女人既然消失了为什么还要回来?你就这么想要抢我的东西?你何必呢?有些东西你既然已经选择放弃那就意味着不属于你了,你为什么要这么执着?”

廖可云几乎是带着哭腔跟廖白“讲道理”,她以为她是弱者,所以全世界都要让着她。

“够了,什么叫做你的东西?你扪心自问有多少东西是你偷来的?你的身份,你的地位,甚至于蒋仲谦对你的感激,有哪一样是本该属于你的?”

“从业这么多年,我见过不要脸的,但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厚颜无耻到令人发指的,我凭什么要让着你,当年你陷害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今天?告诉你,是你的我不要,不是你的,我统统都要拿回来!”廖白立时间气场全开,一下子就镇住了对方。

廖可云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不过都被掩盖在了苍白无血色的面皮下,她原本来这里要个说法,没想到却咽了一肚子的气。

她死死瞪着廖白,胸口一起一伏,要被气得炸裂,说不赢廖白,也打不赢廖白,运气也不及廖白。

可是那又如何,她今天就是要让这个女人永远的消失!

“我杀了你!”说着她忽然前倾,一把夺过桌上的水果刀,不顾一切的就向病床上的廖白扎去。

“你疯了吗?”廖白一愣,忙从病床上翻了下去,这才躲过致命一击。

想不到廖可云如此执着而且不顾重伤,再次向廖白挥刀,廖白无奈只好闪身再次躲开。

终究是廖可云受了重伤,身形没有廖白敏捷,才几分钟就累的气喘吁吁,扶着床舷死盯着廖白。

“你疯够了没有!”母女俩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都那样无理取闹。

“我没有,我今天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说罢廖可云重新起身,拼命也要朝廖白走来。

没想到她体力不支,走几步就扑倒在地,还要固执的非刺伤廖白不可。

见她倒在地上,廖白再次心软,走上前去搀扶她,猜想她大概也是拿不动刀了,至少她现在这副模样伤不到旁人。

廖白单膝跪地,一边看向门外是否有护士进来,一边扶着她的手臂,“好了别闹了,我现在就去叫医生,把你送回去,你好好养身体,有什么账,我们以后再算。”

“猫哭耗子,哼。”廖可云一看就不是知足的女人,她对廖白还是满是不服气。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想起了脚步声,这熟悉的男士皮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对二人来说,都十分熟悉。

蒋仲谦回来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廖可云握住水果刀的手忽然用力,反向一转,直接刺向自己的腹部。

这逆天的操作,廖白都惊呆了,怎么也没有想到廖可云会如此奸险。

“啊!救命!姐姐杀人了!”

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廖可云同时痛苦的捂着腹部大声哭嚎起来。

“廖可云,你胡说什么?”廖白惊得忙起身向后退去。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这一幕,恰好被蒋仲谦看到。

“怎么回事?”

满地都是血,触目惊心,而廖白惊恐而无助的站在一旁,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知所措。

“不是我……”她无辜的摇着头,希望蒋仲谦可以相信她,可廖白比谁都明白,她的解释毫无力度,人们只会相信他们所看到的一切。

“仲谦哥哥,救命,姐姐她要杀我……”她哭着向正快步走来的蒋仲谦求救。

而蒋仲谦神色震惊,难以置信的看向廖白,随后走到二人身边。

廖白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蒋仲谦抱起满身是血的廖可云冲出去,然后踉踉跄跄的跟在后面,和所有人一起焦急的等在手术室外。

“对不起,我没有,不是我做的,我没有要杀她。”廖白站在廖承国和杜美如的面前,身影娇小而柔弱。

“啪!”清脆的一巴掌落在廖白的脸颊,将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她是你妹妹,刚刚遭遇了横祸,你怎么下得去手!就算你再恨她,也该顾及顾及你阿姨和我的面子,放过她不好吗?你就非要置她于死地才甘心?”

“我真的没有,是她自己……”周边不约而同的传来指指点点的声音,将廖白推上风口浪尖。

下一巴掌再一次落在廖白的脸上,廖承国几乎用全力,一把将廖白扇倒在地上,“你还狡辩,房间里就你们两个人,除了你还有谁会对你妹妹下杀手?”

连一句申辩都没有说完,廖白就被所有人推入深渊,她坐在地上,接受所有人的指责,她百口莫辩,任由杜美如将包砸在她身上。

“你说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万一可云有什么死缠烂打你让我下半辈子可怎么办呢?啊?廖白,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住手!”

蒋仲谦从出事的病房走来,他推开所有人,走到廖白身侧。

有他在,谁也别想欺负廖白。

第2章 你滚

2021-02-24

第2章 你滚

2021-02-24

第3章 共事

2021-02-24

第3章 共事

2021-02-24

第6章 烂醉

2021-02-24

第6章 烂醉

2021-02-24

第7章 错位

2021-02-24

第7章 错位

2021-02-24

第8章 苦果

2021-02-24

第8章 苦果

2021-02-24

书评(366)

我要评论
  • ,“廖&身份接

    蒋仲谦蹙了蹙眉,似是疲于跟她对话一样,“廖白,两年前你不辞而别,现在又不声不响的回来,甚至还隐藏身份接了我公司的案子,你什么意思?”

  • 微风顺&若是他

    廖白的手臂支撑在车门上,微风顺着车窗的缝隙吹进来,吹散了她的酒气,她微微一笑,眼底都是势在必得的光,“若是他与过去一样最好,若是不一样……”

  • 以的朝&悔了么

    见蒋仲谦沉着脸不说话,廖白似是不明所以的朝他眨了眨眼睛,“怎么了?向来说一不二的蒋总,要反悔了么?”

  • 渐沉淀&细的女

    男人的目光渐渐沉淀出墨色,眼底是让人分辨不明的情绪,他缓缓的转了身,看见高挑纤细的女人带着三分懒散,七分妩媚的笑意朝他走来。

  • 将自己&和他手

    她走到他面前,主动将自己的香槟和他手中的红酒碰了一下,“看见我不高兴么?为什么这样板着脸?”

  • 蒋仲谦&对,不

    蒋仲谦这才反应过来,这简直就是一道送命题,怎么回答都不对,不回答又显得小家子气。

  • 然允许&有奸情

    而眼下,他居然允许廖律师靠近,那只有一种可能:两人,早有奸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