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起这里,兰维纳如的脸色就愈加很难看,即使廖白的车会出现的状况也廖可云毫无关系,昨天的车祸也确实是廖可云自己“求着”廖白的结果。“哦除了,她说她手机直接关机了,没办法联系家“哦还有,她说她手机关机了,没办法联系家人,那么车祸之后,医生又是通过谁的手机联系到你和廖老头的?顺便提一下,我手机里可没有二位的电话号码。”。...

她说到这里,杜美如的脸色就愈发难看,就算廖白的车出现的状况也廖可云无关,今天的车祸也确实是廖可云自己“求着”廖白的结果。

“哦还有,她说她手机关机了,没办法联系家人,那么车祸之后,医生又是通过谁的手机联系到你和廖老头的?顺便提一下,我手机里可没有二位的电话号码。”

廖白字字诛心,愣是将那飞扬跋扈的毒妇唬得哑口无言,再追问下去,吃亏的必定是自己的女儿。

“那,那你也得为这次事故负责!”煮熟的鸭子也要做最后的倔强。

廖白断定,如果不是蒋仲谦在自己身边,恐怕自己早被这毒妇啃得骨头都不剩。

“你想要我怎么负责?赔钱吗?还是上门道歉。”廖白眉心一挑,气势上就压了杜美如一头。

“你,你怎么能这样更阿姨说话,不管怎么说阿姨也曾经照顾过你一段时间……”

“那我真是谢谢您的照顾了。”廖白撇过头去,不愿意再记起那段灰色的过往。

回到这座城市,就主动要想起从前的不愉快。

廖白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每次画面涌上心头,那悲伤就如周围的空气一般,沉甸甸的围绕着她。

“可云怎么样了?”蒋仲谦猝不及防的发声,想要转移话题。

一听到蒋仲谦主动提起廖可云,杜美如的脸上都要开出花来,急不可耐的往前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倾诉着,“我们也不知道,都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了,手术室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仲谦啊,你说可云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可怎么办啊?”

闻言蒋仲谦眉头一蹙,这让他怎么回复好,回答也不对,不回答也不对,硬生生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本意只是不希望廖白沉浸在不好的回忆当中,不料他的主动提起廖可云,恰是点燃廖白悲愤的火把。

“还能怎么办,自然是生死相依,不离不弃了,我想蒋先生不是那种不仁不义的男人,会对你们家可云负责到底的。”气话就是气话,廖白也深知自己现在毫无智商可言。

蒋仲谦眉头越皱越紧,他现在只想把这个女人放在身下狠狠的蹂躏,让她感受感受什么叫做真正的不离不弃!

杜美如不禁喜上眉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是太好了,我们廖家总算没有看走眼……”

“这件事情以后再说,”蒋仲谦沉着脸打断了杜美如的沾沾自喜,扫向廖白的眼神带着刀光,“阿姨,你还不去看看可云的状况?”

廖白才不理会他,谁让他主动提起廖可云的,既然这么关心廖可云,那就做廖家的金龟婿好了,不正合蒋仲谦的心意?

几人正说着话,那边的护士忽然打开门冲了进来,气喘吁吁找到杜美如。

廖白又被这急吼吼的开门吓了一跳,在医院住了不到三个小时,她心脏病都要被吓出来。

“廖夫人你怎么还在这里,病人手术大出血,现在急需输血,医院现在血库空虚,得马上找到跟病人血型相同的人输血,否则就来不及了!”

“什么?可云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你们医院关键时刻怎么净掉链子,这个时候血库怎么能没有血了呢?”杜美如死命抓住护士的衣领,几近无理取闹。

生怕弄出医闹,而对方又有钱有势,护士只好连连道歉,“夫人对不起,医院病人每天都是爆满的,血库血量不足也是常有的事,您冷静一下,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想办法找到匹陪的血型……”

“我来吧,病人是我妹妹,我跟她血型一样,我可以输血。”如此,廖白也顾不了那么多,直接撸起袖子一副随时准备献血的阵势。

虽说她不喜欢廖家也不喜欢她这个妹妹,但要她见死不救,她做不到。

想当年她在手术台上动刀子时,后来为生下廖简言大出血时,也是那样的陌生人为她输了救命的血。

护士连连摇头,“不行,原则上近亲不能输血,还是快找找其他人吧……”

“有什么不行的?原则上的问题不能更改?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能救我女儿,管她是不是近亲!”杜美如一听便炸了,这个时候茫茫人海中找人献血,无异于谋杀。

她可不管什么医学常识,只要能救下廖可云,她可以不计后果。

再看时,廖白依然坚毅的拔下手背上的点滴,走在地上,“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是可以有例外的,护士小姐,不要犹豫了,救人要紧。”

“也只好先这样了,你先跟我到手术室去。”确实可以有例外,护士看了眼廖白,点了点头,拉着她就往外走。

岂料,二人没走几步,廖白忽然感觉自己的另一只手被人拽住,回头一看,竟是蒋仲谦。

“她不能献血,换人。”

“你,你做什么?”这个人怎么回事,关键时刻又要秀什么特立独行?

“你忘了你自己也贫血?献血之后是想要我找人再给你把血输回去?”蒋仲谦清清楚楚的记得,廖白从小就贫血,别说献血了,就算是抽血检查之后也要睡上一天才能缓过来。

“我……”这猝不及防的关心和惦念,瞬间就冲进她的心扉,“可是……”

杜美如心急如焚,她满脑子都只是自己的女儿,“唉哟,仲谦啊,现在人命关天,小白她输点血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蒋仲谦的态度不容置疑,输血对普通人来说没有所谓,但是对廖白来说,很危险。

只见这个高大的男人大手一挥,直接给别处打了个电话,“马上给我找一个A型血的健康的人到医院里输血,十分钟之内!”

他一声令下,哪里还要十分钟,找个A型血的人而已,满世界都是。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邢舜就带了三四个强壮的人出现在手术室门口,只要测试过了,就可以立即给廖可云输血。

那边护士和杜美如全部赶去了手术室外,没等廖白叫出声来,她被蒋仲谦一把抱起,送回了病床上。

“身体检查报告还没有出来,这几天你安心待在医院,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院。”

第2章 你滚

2021-02-24

第2章 你滚

2021-02-24

第3章 共事

2021-02-24

第3章 共事

2021-02-24

第6章 烂醉

2021-02-24

第6章 烂醉

2021-02-24

第7章 错位

2021-02-24

第7章 错位

2021-02-24

第8章 苦果

2021-02-24

第8章 苦果

2021-02-24

书评(308)

我要评论
  • 直就是&回答又

    蒋仲谦这才反应过来,这简直就是一道送命题,怎么回答都不对,不回答又显得小家子气。

  • 托出的&还不确

    闻言,廖白垂了垂眼睑,嫣红的唇瓣微微抿了抿,她甚至有种想将一切全盘托出的冲动,但是此时,她还不确定蒋仲谦对自己还是不是一如当初。

  • ,两年&密的爱

    对于他冷漠又恶劣的态度,廖白还真有点不习惯,毕竟,两年前他们是最亲密的爱人,她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连句重话都不敢说,更别提态度恶劣了。

  • 让他再&双眸凝

    “我会让他再爱上我一次!”说完,廖白双眸凝视着远方。

  • 渐沉淀&分妩媚

    男人的目光渐渐沉淀出墨色,眼底是让人分辨不明的情绪,他缓缓的转了身,看见高挑纤细的女人带着三分懒散,七分妩媚的笑意朝他走来。

  • 看向身&人,这

    “谁允许不相干的人出现在集团年会上的?”蒋仲谦冷飕飕的看向身边的邢舜,邢舜一激灵,赶紧解释,“老板,这不是不相干的人,这是廖律师,前几天刚刚给公司打赢了西城区地皮官司的廖律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