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巧很不巧,又是在病房里,又只余下了他们两个。“你来这里做什么?”廖白边吃着饭,边冷着脸问着。“路过此地。”偏偏是据说消息就赶了回来,蒋仲谦进出口却分外的让人难过,“你来这里做什么?”廖白一边吃着饭,一边冷着脸问着。。...

好巧不巧,又是在病房里,又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你来这里做什么?”廖白一边吃着饭,一边冷着脸问着。

“路过。”明明是听说消息就赶了过来,蒋仲谦出口却格外的让人伤心,还将餐盒藏在了身后。

“哦。”听闻答案廖白就已经没了与蒋仲谦聊下去的兴趣,何况她的失望越攒越多。

蒋仲谦终究还是大步跨进病房,将饭盒往桌上重重一放,“那个男人给你送的饭,有那么好吃吗?”

“还不错啊,哟,你也是来送饭的,可惜你来晚了。”她也就惋惜的笑了笑,似乎只当蒋仲谦来看看员工而已。

其实真正让廖白难过的是,其实在蒋仲谦心里,她也没有那么重要。

说完廖白就不再看他,低下头去一边玩弄着手机。

“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蒋仲谦魔怔了一般,自顾自问着。

廖白闻言,茫然的抬起头,看着蒋仲谦带着愠怒的脸,“你说谁?”

“还能有谁?”蒋仲谦怒火更甚。

“宋逸民?”只能是宋逸民了吧,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跟他的关系是什么你自己看不清楚?难不成蒋总你的人都是废物,调查我这么久连这个都查不清楚?”

“我要你自己回答我。”蒋仲谦攥紧拳头,他只求一个满意的答案。

“这个,与蒋总有关?貌似是员工的私事,作为公司总裁的你,也没有权利过问。”那天追求她的人是蒋仲谦,当场拒绝她的人也是蒋仲谦,现在不依不饶诘问她的人,也是蒋仲谦。

他凭什么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占尽优势,一点点亏都不愿意吃。

典型的当婊子又立牌坊!

廖白现在从头到脚都只想鄙视蒋仲谦,像他这样犹豫不决,迷恋暧昧的男人,就该注孤生!

“和我无关?廖白,你倒是撇得清楚。”蒋仲谦心如刀绞,廖白的事情,让他如何能坐视不管?

无论提醒过自己多少次这个女人处心积虑目的不明,可是他还是每次都急不可耐的去关心她的一切。

“我当然撇得清楚,蒋总但凡对我有一丝的信任,都不应该让人到美国去调查我,你心里既然认定我是什么样的人,又何必为难自己,非要钻这个牛角尖?就按照你看到的,你认定的那样判断就好了,别妄想了,我永远都不会让你满意的。”

只要蒋仲谦的心结没有解开,他们就永远都不可能走到一起。

可是这个男人啊,凭什么靠别人的一张嘴就断定她的为人,两年了,还是不愿意相信她。

“你若不瞒我,我又何必大费周折去了解所有关于你的一切?”因为在乎才片刻都不得喘息,可是偏偏这个女人什么都不懂。

确实,派人跟踪派人偷拍,让人去调查廖白,是他蒋仲谦有错在先,但他并不觉得如果廖白坦坦荡荡的话,会畏惧这些无关痛痒的东西。

“算了,我跟你说不清楚,蒋仲谦,其实我和你,早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廖白说着,心一阵刺痛。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廖白,你好自为之。”蒋仲谦沉着脸,背过身去,说完闷声离开病房。

他一走,廖白便感觉自己浑身都像是被掏空了一般,无力的靠在床头,方才吃到口中的美味也瞬间失去诱惑力。

一个人在病房里坐了很久很久,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乎什么。

不过一会儿,蒋仲谦又回来了,他在外面转了一圈,发现医院那么大,除了廖白这里他竟无处可去。

“你又回来做什么?”都快睡着的廖白见蒋仲谦悄无声息走进,又来了精神。

蒋仲谦没吱声,看了她一眼,自顾自走到一旁,在沙发上霸气落座,就跟回了自己家似的。

倒是一点都不见外,刚刚还理直气壮的质问她来着,现在跟个没事人一样。

廖白才懒得理他,正好她困意席卷,靠在病床上昏昏欲睡。

那边的廖可云刚进医院,廖老头和杜美如就赶来了,明明两个女儿都受伤住院,可是一直被关心和爱护的,是小女儿廖可云。

虽然廖白也知道自己伤势不重,也不在乎廖家的人,偶尔想想,还是有些难过,所以她还是很感谢在这个时候选择陪伴自己的蒋仲谦。

就在她刚睡下不到几分钟,病房的门忽然被哭嚎着的杜美如推开,她径直奔向廖白,一个巴掌就要落在廖白的脸上,“都是你害的,你个不要脸的女人!”

“你个贱人,自己想死不要带上我女儿,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廖白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身体不禁颤了颤,脑子瞬间清醒,条件反射的那手臂去挡那只来势汹汹的手掌。

“杜阿姨,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巴掌还没有落下,就被蒋仲谦半路拦截,他说话很慢很轻,却能让在场的人都听到肃杀的警告和不悦。

“仲,仲谦,你怎么在这里?”那杜美如一见蒋仲谦也在廖白的病房里,尤为慌乱。

“路过。”蒋仲谦语气冷淡,慢慢松开自己的手。

怕杜美如多想,才故意只说路过,没想到这个女人跟她的女儿一样,喜欢臆想,“你是来看可云的吧?手术室外面没地方坐,难为你了,在病房里面委屈。”

蒋仲谦冷然一哂,不置可否,正好看看廖白的反应。

谁知廖白似乎不为所动,只朝他重重的翻了个白眼,“我要休息了,请你们出去。”

注意力回到廖白身上,杜美如的怒火再次狂涌,这一次她换了一副面孔,“我女儿还这么年轻,你怎么可以把她害成这样,白白,阿姨平时待你不薄吧?你就算心里有怨气,你对着阿姨,对着你爸爸发火都没有问题,可云她是无辜的......”

她说得声泪俱下,廖白心下没有一丝波澜,这样精彩的表演绝伦的套路,早在两年前她就已经心领神会。

“你问问她自己,是不是她半路拦我的车,非要我送她去医院送她回家,我没有主动提起过?至于为什么从医院出来之后我的安全带坏了,刹车失灵了,车停不下来了,我也想不通这个问题,可能只能交给警察了。”

第2章 你滚

2021-02-24

第2章 你滚

2021-02-24

第3章 共事

2021-02-24

第3章 共事

2021-02-24

第6章 烂醉

2021-02-24

第6章 烂醉

2021-02-24

第7章 错位

2021-02-24

第7章 错位

2021-02-24

第8章 苦果

2021-02-24

第8章 苦果

2021-02-24

书评(385)

我要评论
  • 是让人&朝他走

    男人的目光渐渐沉淀出墨色,眼底是让人分辨不明的情绪,他缓缓的转了身,看见高挑纤细的女人带着三分懒散,七分妩媚的笑意朝他走来。

  • ,毕竟&度恶劣

    对于他冷漠又恶劣的态度,廖白还真有点不习惯,毕竟,两年前他们是最亲密的爱人,她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连句重话都不敢说,更别提态度恶劣了。

  • &是下着

    天空中飘起了零星的雪花,廖白忽然想起她和蒋仲谦在一起的那个晚上,也是下着这样飘飘洒洒的小雪,他为她裹上厚重的围脖,笑着说:小白,以后你是我的,我是你的……

  • &白依旧

    蒋仲谦不得不承认,即便过去了两年,廖白依旧有让他意乱情迷的本事。

  • 答都不&显得小

    蒋仲谦这才反应过来,这简直就是一道送命题,怎么回答都不对,不回答又显得小家子气。

  • 云的代&,就会

    “是啊,我已经是风云的代理律师了,明天开始,就会到公司坐班,法务部部长已经和你说过了,你当时没有任何异议。”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