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计算方法好蒋仲谦晚上下班的时间,廖白早给自己手续了出院手续。她坐在病房里等着蒋仲谦来接她,哦不,是送她回去。下了一夜的雪停了,从窗户上看过去的,外面是白茫茫一片的她坐在病房里等着蒋仲谦来接她,哦不,是送她回家。。...

下午,计算好蒋仲谦下班的时间,廖白早早给自己办理了出院手续。

她坐在病房里等着蒋仲谦来接她,哦不,是送她回家。

下了一夜的雪停了,从窗户上看过去,外面是白茫茫一片的世界。

寒冷的海城,冬季里总是长久飘着雪花,但是此时的廖白并不觉得冰凉。

什么样的痛苦她都已经承受过了,重新开始总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可是她不畏惧,她本来就应该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时间恍若静止,廖白没等到蒋仲谦,倒是等到了另一个不定时的炸药。

她心底一沉,见着廖可云就不会觉得有什么好事发生。

“你怎么来了?”

面对来人的热情廖白实在提不起精神,冷淡的看着她站在门口。

廖可云手上提着类似水果的东西笑吟吟走进病房,“听说姐姐生病住院了,我特意来看看,姐姐你现在怎么样了,身体还好吗?”

廖白连敷衍都懒得,只冷冷一瞥那张让她深恶痛绝的脸,“今天就出院,不劳你费心。”

“姐姐你不要这样,上次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对,我不该不分青红皂白就上你那里把你骂了,后来仲谦哥哥都告诉我了,你是为了我们廖家好……”廖可云依旧一脸清纯。

倒是廖白又听得一头雾水,这个蒋仲谦到底又跟这个蠢女人忽悠了些什么。

风云集团和廖氏之间的官司,明摆着为了打压廖氏,事先给个警告而已。

“好了廖可云,在我面前就别装了,”她毫不留情就撕下廖可云虚伪的面孔,连一丝颜面也不留给她,“要说什么赶紧说,我赶时间。”

既然那么快就被拆穿了,廖可云也就不再挣扎,她一改方才的温顺乖巧,转而变成一个咄咄逼人的太妹,“我问你,你这次回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竟是因为内心不安宁才来打探口风的,廖白轻蔑一笑,“海城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回来?”

这一反问反让廖可云哑口无言,她承认她是真的很害怕廖白回来夺走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虽然蒋仲谦自始至终都没有接受过她,可她毕竟是蒋仲谦的救命恩人,蒋仲谦欠她的,就应该用婚姻来补偿。

“你不该回来,这里已经没有属于你的东西了。”廖可云还想再挣扎一番。

“哦?那你倒是出去问问,这里有多少东西是你本来就应该拥有的?不包括用手段偷来的哦。”现在的廖可云已经很难在海城站住脚了。

上次让兰姨将消息一散播出去,哪里还有人愿意与廖可云来往?

“你,是你散播的谣言?”廖可云神色惊慌,这些事情本该永远埋在黑暗里。

“谣言?既是谣言你慌什么?再说了我一个小小的律师,可没有权利散播消息,说不定是你们自己的人出了问题。”廖白笃定她说完这些之后,廖家的人自己就会露出马脚。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一听就是男人的步子。

只见廖可云又迅速换了张脸,拿起一个苹果走到廖白面前,“姐姐你吃苹果吗,我给你削皮。”

“不了,我不吃。”廖白瞪她一眼,就知道她要装模作样。

“那姐姐你跟我回家吧,爸爸妈妈都很想你,希望你早点搬回家住,外面那么乱,不安全。”她就是要如此不依不饶。

还真是个执着的女人,知道蒋仲谦来了,就各种假装对廖白好。

“我在外面住着挺好的,不需要你操心。”

廖白早早就识破她的计俩,坐在一旁冷眼旁观,任凭她一人沉浸在表演当中。

这时蒋仲谦也走了进来,正好就听见了这段对话,“如果在外面照顾不好自己,倒不如回家去。”

廖白抬眼冷冷一瞥,极度嫌弃蒋仲谦提出的馊主意。

“仲谦哥哥你来了!”反观廖可云,面对蒋仲谦的时候,态度就热情多了。

“唔。”蒋仲谦侧目,只随意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视线在廖白的身上。

“我刚刚一直在劝姐姐回家住,可是她好像都不太愿意的样子,仲谦哥哥,你帮我劝劝她吧,你看她这次生病住院了连个照顾她的人都没有,万一以后还有别的事……”

“那也是她自己的事情。”蒋仲谦淡道。

成功让蒋仲谦跟自己说话,廖可云兴奋不已,又开始叨扰了起来,“姐姐她以前身体一直很好,怎么会突然间就生病了,海城冬天雨雪多,仲谦哥哥也要注意身体才是。”

“我会的,谢谢。”蒋仲谦面上仍旧没有什么表情。

看着这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廖白脸色越来越难看,她索性站了起来,“你们慢慢聊,我先回去了。”

说着就要往外走,蒋仲谦顿时慌了,忙拉住她的手臂,“也就是叨扰几句,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很显然的,蒋仲谦紧张谁,在乎谁,其实并不难猜。

“仲谦哥哥是来看望姐姐的吗?”有人拼命的想要吸引注意力。

“我来接她回家。”男人只淡淡一扫周围,随即走向廖白,“出院手续已经办好了?”

“等你来么,你有没有发现天快黑了。”廖白语气里带着些许愠怒,她今天等蒋仲谦等了一下午。

“公司临时有些事情,耽误了,抱歉。”蒋仲谦眸子一深,诚恳道歉。

那还差不多,廖白嘟了嘟嘴,算是原谅他了,“走吧,我有些饿了。”

蒋仲谦二话不说,让开一条路,走了几步又转头对廖可云道:“我让邢舜送你回家。”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跟廖白离开,谁料下一秒又让廖可云追了上来。

“我不放心姐姐,我想跟你们一起走。”她关切的看着廖白。

廖白心里一紧,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又将蒋仲谦似乎有些犹疑,她一狠心,索性耍了一把心机,一回神忽然扶住额头,一手抓住蒋仲谦的手臂,央求道:“我头好晕,蒋仲谦,送我回家……”

“可云,你在这里等邢舜,我送小白回家。”蒋仲谦已经做出选择。

听闻“小白”这样熟悉的称呼,廖白竟发觉她眼角有些湿润。

第2章 你滚

2021-02-24

第2章 你滚

2021-02-24

第3章 共事

2021-02-24

第3章 共事

2021-02-24

第6章 烂醉

2021-02-24

第6章 烂醉

2021-02-24

第7章 错位

2021-02-24

第7章 错位

2021-02-24

第8章 苦果

2021-02-24

第8章 苦果

2021-02-24

书评(375)

我要评论
  • 些闷,&冷表情

    她的声音有些低,有些闷,甚至有些伤感,男人冷漠的朝她看过去,心里百转千回,但面上却依旧一副雷打不动的冰冷表情。

  • 但老板&,别说

    虽然他来公司的时间很短,但老板的为人他了解,别说是女人,就算雌性动物想接近他都没门。

  • 紧解释&是廖律

    “谁允许不相干的人出现在集团年会上的?”蒋仲谦冷飕飕的看向身边的邢舜,邢舜一激灵,赶紧解释,“老板,这不是不相干的人,这是廖律师,前几天刚刚给公司打赢了西城区地皮官司的廖律师。”

  • 是连妆&,居然

    平时,廖白可是连妆都不化的人,为了见蒋仲谦,居然从中午一直打扮到晚上,真是被爱情冲昏头了。

  • 廖白这&开口,

    缓了缓心思,廖白这才缓缓开口,“两年不见,你变了很多。”

  • 从酒店&满,“

    从酒店出来,宋逸民的车已经等在门口,廖白上车,宋逸民斜着眼睛打量了她一眼,声音带着明显的不满,“为了见他,至于打扮的这么漂亮么?”

  • 显得小&。

    蒋仲谦这才反应过来,这简直就是一道送命题,怎么回答都不对,不回答又显得小家子气。

  • &。

    廖白站在原地,看着蒋仲谦在无数商业名流之间游刃有余的行走着,侃侃而谈,举杯共饮,忽然轻轻笑起来,低声呢喃了一句:仲谦,我回来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