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钥匙给他我。”当即,蒋仲谦就在廖白的心头放了一把火。有意间的撩拔却让女人有那么一刻放佛回了许多年前,他们但是恋人的时候。二人玩闹的笑声从廖白的脑海里一闪当场,蒋仲谦就在廖白的心头放了一把火。。...

“你把钥匙还给我。”

当场,蒋仲谦就在廖白的心头放了一把火。

无意间的撩拨却让女人有那么一刻仿佛回到了许多年前,他们还是恋人的时候。

二人嬉闹的笑声从廖白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她不禁问自己,她和蒋仲谦,可还能回到那个时候?

“这是我的私人财产,我花钱买的,为什么要给你?”蒋仲谦并没有要将钥匙还给廖白的打算。

“我把钱还你,你把钥匙给我。”男人会闹这么一出,廖白还真是始料未及。

她不由得有些暗暗吃惊,今天的蒋仲谦说不出来的有些不对劲。

甚至她有一个更大胆的想法,也许蒋仲谦对她确实余情未了。

但话说回来,哪天回家之后家里忽然多了个男人,还是她上司,廖白想想就觉得头大。

“不给,交易过期,谈判无效。”蒋仲谦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

如果昨天早上廖白找他谈钥匙的事情,他心情大好,或许就答应了。

偏偏这个女人让他从早上等到晚上,天亮等到天黑,小雨等到大雪。

他在沙发上坐了一天,身上快要结上蜘蛛网,黄花菜都凉了,才终于见到跟别的男人一起回来的廖白。

着实憋了一肚子的气,夜里说的那些狠话,也都只是气话。

他面上淡然,可看着廖白那副气呼呼的又无可奈何的模样,他那颗沉睡了很久的死气沉沉的心,开始活了。

“那是我家,我租的房子,你分清楚。”廖白气得坐了起来,一把将前额的头发捞至脑后,随时准备干架,“再敢乱来就别怪我对你动手了。”

活脱脱的生气的小猫,蒋仲谦纹丝不动,冷道:“你要是敢再嚣张一点,我随时可以成为你的房东,下个月你就该考虑要不要来求我收留了。”

“你!”廖白气势立即就弱了下来,她知道蒋仲谦的实力,不会只是说说而已,瞬间,她面上一转,换了衣一副贤惠温柔的模样,扯了扯蒋仲谦的衣角,“那你要怎么样才肯把钥匙还给我?”

“这就对了,”蒋仲谦将钥匙放进大衣口袋,眼角一抹明朗的笑容,“钥匙我先收着,你乖乖听话,下次没有我的允许不准私自离开公司,你的假只有我能批,否则我随时能让你无家可归。”

这算什么霸王条款,廖白在心底翻下无数个白眼,嘴上却笑吟吟的说着,“看来我只有服从蒋总的份了。”

她说着话,眼睛时不时瞥向蒋仲谦的口袋,钥匙她今天就要收走,如果他以后再故技重施,就报警抓这个流氓。

“很好,把饭吃了。”蒋仲谦命令道。

“我手疼~”她举着玉葱般细腻的手腕,上面的针孔周围肿成一片红晕,委屈巴巴的看向蒋仲谦。

蒋仲谦眼角划过心疼,这只手已经肿到不能再插针,一看,廖白的另一只手也灌着点滴。

终究也还只是个娇弱的女子,性格变得再强势,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既然是弱女子,自然需要他来照顾。

半晌过后,蒋仲谦不情不愿的叹了口气,起身去取午餐。

就是这个时候了。

廖白也忽然起身,一个眼疾手快伸进蒋仲谦的口袋,掏出钥匙就准备藏在胸前。

哪知那蒋仲谦反应更是迅猛,回首就扼住她的手腕,“想偷东西……”

话音未落,只见廖白剧烈挣扎,一边奋力将他往外推,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向后翻去,脑袋要砸向硬邦邦的墙。

蒋仲谦脸色大变,再顾不得争夺钥匙,直接用力一拉,身体前倾,另一手挡住廖白的后脑勺,与墙壁结实相撞。

可是--

他们怎么就这么。

亲上了?

廖白瞪大眼睛,她发誓,这一次绝对不是她主动的。

随即她老脸一红,连忙将蒋仲谦一把推开,他都快压在她身上了。

“脸红什么,那天晚上不是你主动亲我的?怎么,天亮了就翻脸不认人了?”被推开的蒋仲谦又立马折返压了过来,左右两只手臂撑在廖白身体两侧,让小女人动弹不得。

“你,你让开。”廖白的脸更红了,伸手去推蒋仲谦却无济于事。

“我,就,不。”一字一顿,蒋仲谦很清晰的对着她赧红的脸说着。

“我不抢钥匙了,送给你了,你快让开。”悔不该冲动去偷钥匙,廖白心下一阵懊恼。

“现在知道向我求饶了?刚才不是还很勇猛,看来我们的廖律师还是有点嫩呐,不如,今天好好补偿补偿我?我舒服了,就放过你。”说着男人眯起眼睛,似笑非笑的瞥向身下。

不等廖白惊醒,魔爪就已经伸向她的前胸,男人冷不丁将第一颗扣子解下。

他莫不是真要在医院这种地方啥啥啥?

眼前的这个男人再一次的刷新了廖白对他的认知,这是中邪了吧。

廖白吓得脸色发白,忙低声劝阻,“蒋仲谦你别闹,这里是医院,让别人看见了影响多不好……”

要不怎么说廖白有一张开了光的嘴,话还没有说完,门就被人打开了。

“1906号病房查房……”

“咳咳……”护士迅速就转过身去。

先反应过来的还是蒋仲谦,下一秒他已经正常落在地上,脸上些许尴尬,一闪而过。

原本就只是吓唬廖白而已,并不打算动真格,在人家身上趴了半天,廖白的衣裳也只开了一颗无关紧要的扣子。

不过,室内的氛围依然尴尬,大家都不太好沟通,护士匆匆检查了一下,在蒋仲谦冷冽的目光下,什么也不敢说,灰溜溜离开。

太丢人了,廖白早羞的钻进被窝,打死也不愿意出来。

“那个,我去公司了,饭你自己吃,下午办理出院手续,我来接你。”护士一走,蒋仲谦也没法直视小女人。

天知道蒋仲谦为什么走路都要飘起来了。

甚至给了他一种错觉,他和廖白回到了两年前。

可很快他脸上的笑容就慢慢消失,他可是清晰地记得昨天晚上,廖白对那个男人恋恋不舍的神情。

他们之间亲密得有些出格了,让蒋仲谦妒忌得欲罢不能。

想到这里,蒋仲谦死死地握住手里的钥匙,既然回来了,廖白这个女人,就休想再逃出他的手掌心。

第2章 你滚

2021-02-24

第2章 你滚

2021-02-24

第3章 共事

2021-02-24

第3章 共事

2021-02-24

第6章 烂醉

2021-02-24

第6章 烂醉

2021-02-24

第7章 错位

2021-02-24

第7章 错位

2021-02-24

第8章 苦果

2021-02-24

第8章 苦果

2021-02-24

书评(154)

我要评论
  • 许是情&去折腾

    许是情绪受了蒋仲谦的影响,廖白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到后半夜才睡着,可睡着没多久,她的手机铃音就响起来。

  • 睑,嫣&托出的

    闻言,廖白垂了垂眼睑,嫣红的唇瓣微微抿了抿,她甚至有种想将一切全盘托出的冲动,但是此时,她还不确定蒋仲谦对自己还是不是一如当初。

  • 是两年&后他对

    “你说他不一样,那是两年前,你怎么知道两年后他对你还和过去一样呢?”宋逸民一边开车一边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