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白实际上对这样的热闹的场面并不感兴趣,她还得不时的打起精神来应付前去沟通交流的千金少妇或是其他名媛。一恍眼的功夫,她手里多了无数张名片。自从上一次醉酒后后,她对酒精这种东一晃眼的功夫,她手里多了无数张名片。。...

廖白其实对这样的热闹并不感兴趣,她还要时不时的打起精神来应对前来交流的千金少妇或者其他名媛。

一晃眼的功夫,她手里多了无数张名片。

自从上次醉酒之后,她对酒精这种东西颇为敏感,一个小时过去,半杯酒还在手中。

她本想完事之后早点离开,奈何这些名流们实在疯狂,一个接着一个与她碰杯打招呼。

唯一可以求救的兰姨被其他人叫走,廖白只好一个人坚守阵地。

大厅的摆钟指到晚上十点钟,前来搭话的人也变得寥寥无几,她无聊的打了个哈欠,正要去找兰姨起身告别。

她刚放下酒杯,面前立了一个黑影,她抬眼一看,是个穿着光鲜的贵族太太,身材有些臃肿,大金链子金镯子金戒指亮瞎人的狗眼。

有些眼熟,不过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见过。

“......您好,找我?”廖白四下看了一眼,在这张沙发上坐着的,只有她自己。

那妇女露出一脸的灿烂笑容,不过一看就目的不纯,“你就是廖小姐吧?”

“嗯......不知道您指的是哪个廖小姐?”这座城市出名的廖小姐就有好几个,廖白莞尔一笑,并没有直接让对方下不来台。

“还能有谁,当然是您这位廖小姐了。”妇人笑得更是开心,就差没将廖白捧上天去。

廖白不由得心里打起了鼓,大多数来找她的人都直接说明了来意,有的就是打声招呼敬杯酒混个脸熟就走了,有的则礼貌的前来递名片,再者也聊了几句律法相关的问题。

像这位上来就一脸砸到桃花一样笑容的,还真是少见。

她越笑,廖白就越是瘆得慌,回以礼貌的笑容,“那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事情,就是想问一下,廖小姐可有婚配?没有婚配的话现在是否单身?”

婚配?单身?老娘娃都快两岁了,居然问有没有结婚?

若是这位阿姨知道了事实,怕是心脏不大能承受得了。

廖白面带微笑,心下却早已火焰喷发,“没有,不过,目前没有婚配打算。”

“唉哟,那怎么能行,哪有女人不结婚的?你都26岁了,再不结婚拖到30岁还有哪个男人敢要你?”阿姨还真来劲了。

廖白瞬间怔住,一时间哭笑不得,貌似这个问题好像跟对方没有关系,别说她26岁不结婚,就是62岁不结婚也跟这位阿姨无关。

“阿姨,我只是没找到合适的,所以暂时不考虑结婚而已,再说了,结不结婚这是人家的自由,不结婚也不是罪过,对我而言,没有所谓的。”尽管如此,廖白还是礼貌的回应着。

哪知这位阿姨还没有放弃,急的都要跳脚了,“唉哟我说你啊就别挑了,这个世界上的好男人都被人挑剩下了,像你现在这种情况,找个像我们家这样的富贵人家,稍微高攀一点点就足够了,不要太不知足。”

廖白又是一头雾水,她什么时候求着高攀了,再说了她廖家虽然没有当年的光景,好歹也是大门大户,她跟眼前这个不认识的女人,怎么就高攀了?

像她这样的情况是什么样的情况?照她这么说,堂堂蒋氏集团的总裁都快三十岁了还没结婚,难不成也是被人挑剩下的男人?

那可是个出了名的多金帅气又没有不良嗜好又不拈花惹草的好男人!

“那,请问阿姨您们家是做什么生意的?”廖白歪着脑袋小心翼翼的问着,究竟是什么人来头那么大。

“我们家,你居然不知道我们家,全海都的猪饲料全部都是我们家提供的!你要说海都没有一家不知道我们!你月份虽然比我们家仔大了些,不过我们家也不嫌弃。”

“呵呵......确实是听说过......”廖白哭笑不得,笑容愈显僵硬,“但是阿姨,我现在真的没有要结婚的打算,所以您还是考虑考虑别人吧。”

倒不是廖白对基层创业者的蔑视,而是她实在不想在这个地方秀什么优越感。

还是尽快逃离吧。

说着廖白从沙发上站起,拿着包和一手的名片准备离开。

这时二人的举动早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人们纷纷安静下来看向这边,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料那位阿姨自信得很,竟直接伸手抓住廖白的手臂,“不是我说,你嫁到我们家真不亏,我们家什么都有,金银钻石,你要什么我让人去订做,我看你挺漂亮的,虽然名声不太好,也没什么后台,身上没什么钱,家世一般般,但总归是个长得还行的女人......”

“什么叫做嫁到你们家不亏?她廖白再不济,也曾经是我的未婚妻,现在两家都还没有说什么,就有人急着来抢人了?”

呀,被挑剩的男人蒋仲谦来了,他自带气场,愣是将那阿姨唬得一句话也不敢说。

周身传来一片尖叫声,这个被人挑剩的男人,还挺有魅力。

“蒋仲谦?”他怎么来了,还不管不顾的说出这样的话,可廖白分明是期待而且喜悦的。

只见男人大步走了过来,将廖白从女人的手中夺回,一手圈住瘦弱的廖白,“记住,这个女人,只要我蒋家一天没有退婚,你就别想对她抱有任何幻想,就算是有一天廖小姐觉得不合适,决意悔婚,也没有人能左右她的选择,你,听明白了?”

那夫人哪里还敢声张,半句话都不敢说,夹着尾巴赶忙逃离现场。

“原来廖小姐跟蒋仲谦早就有了婚约啊,真是没有想到,怪不得看不上那个卖猪饲料的呢!”

“可是我好像听说他们貌似已经退婚了,廖家没同意大小姐跟蒋家的婚事......”

......

后面那些人说了些什么廖白一句话也没有听清,就被蒋仲谦死死扣住手腕拖走。

两人刚穿过走廊就碰见了送完朋友回来的兰姨。

“兰姨。”“兰姨。”

两人齐声喊道,就像是小时候那样。

兰姨机智,一看这情形就什么都明白了,嘴角的笑容全盘溢了出来,“好了好了,这么晚了外面不安全,快回家吧,下次还来玩!”

这二人要是不结婚不在一起,可真是暴殄天物了。

第2章 你滚

2021-02-24

第2章 你滚

2021-02-24

第3章 共事

2021-02-24

第3章 共事

2021-02-24

第6章 烂醉

2021-02-24

第6章 烂醉

2021-02-24

第7章 错位

2021-02-24

第7章 错位

2021-02-24

第8章 苦果

2021-02-24

第8章 苦果

2021-02-24

书评(247)

我要评论
  • 转了身&人带着

    男人的目光渐渐沉淀出墨色,眼底是让人分辨不明的情绪,他缓缓的转了身,看见高挑纤细的女人带着三分懒散,七分妩媚的笑意朝他走来。

  • 兴么?&着脸?

    她走到他面前,主动将自己的香槟和他手中的红酒碰了一下,“看见我不高兴么?为什么这样板着脸?”

  • 他没有&一点留

    说完,他没有一点留恋的松开廖白的手,转头走向人群之中。

  • 待和廖&肯定很

    他垂眸看了一眼廖白那葱白葱白的修长手指,伸手与她交握,半眯着眼眸,口气带着几分狠意,“我也十分期待和廖小姐的合作,肯定很有意思。”

  • 仲谦在&:小白

    天空中飘起了零星的雪花,廖白忽然想起她和蒋仲谦在一起的那个晚上,也是下着这样飘飘洒洒的小雪,他为她裹上厚重的围脖,笑着说:小白,以后你是我的,我是你的……

  • &陌生人

    蒋仲谦挑了挑长眉,眼底一片波澜不惊,仿佛眼前这个女人是陌生人一般。

  • 他是不&,用下

    “当然至于,他是不一样的。”廖白系上安全带,用下巴点了点前方,“开车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