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还未到,高调的脚步声和啜泣声就了闯进蒋仲谦的耳膜,整个总裁办的人都急速躲让,以防祸及池鱼。他不由叹了口气,刚要让邢舜拦下廖可云,显然来还来。“仲谦哥哥,你他不由得叹了口气,正要让邢舜拦住廖可云,显然来不及。。...

人还未到,高调的脚步声和抽泣声就已经闯入蒋仲谦的耳膜,整个总裁办的人都飞速避让,以免殃及池鱼。

他不由得叹了口气,正要让邢舜拦住廖可云,显然来不及。

“仲谦哥哥,你一定要为我做主,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呜呜......”

到达蒋仲谦办公室外,廖可云拼命挤出了两滴眼泪,站在蒋仲谦面前时,已是泪眼汪汪。

“发生什么事了?”又是这一招,蒋仲谦不觉有些头疼,放下手中的文件,将头靠在一边,耐着性子问着。

“我姐姐回来都没有告诉我们一声,我今天特意去看她,结果还被她骂了一顿,打了出来,你看,这是她刚刚抓我的,现在还疼呢!”廖可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将手腕伸出去给蒋仲谦看。

“嗯......确实红了。”这个廖白,倒是有几分让他刮目相看,蒋仲谦心底莫名生出一丝欢喜,面上却仍旧没有任何表情,也不曾表露对廖可云的关心。

现在的廖白早就不是两年前那个柔柔弱弱的廖家大小姐了。

她完全有能力一个人应付一些突发情况,而且是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

原本听说廖可云先去找了廖白他还隐隐有些担心,因为廖家的官司廖白可能要吃亏,想着忙完手上的事情就去英雄救美。

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廖白不是纸老虎,她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小母猫,不会让自己受委屈。

“所以啊,我知道姐姐这些年心里愤愤不平,也不愿意跟家里人联系,可是她现在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仗着自己是仲谦哥哥的律师就无法无天,我也拿她没有办法。”

谁也拿她没有办法,蒋仲谦唏嘘,他也拿廖白没有办法。

至于廖白现在变了,与从前不一样了,严苛的蒋仲谦竟没有觉得有丝毫的不妥。

“你们姐妹多年,你并不是第一次认识她,她性格如此,你往后,离她远点就是。”蒋仲谦淡淡说着,一边埋头继续运作电脑。

廖白和廖可云之间,那还用说,自然得护短了。

非要选一个,也只能是偏护廖白,其他的没得选,他蒋仲谦向来如此。

没有得到蒋仲谦的支持,一时间廖可云脸上有些挂不住,她撅了撅嘴,不满道:“那蒋氏和廖家的官司呢,不是经过仲谦哥哥你的授意才法庭见的吗?”

终于说到了正题上,蒋仲谦就知道廖可云为什么而来,他摸了摸下巴,思虑了片刻,“这么说吧,有人向我匿名提供一些对廖家不利的证据,如果我不出手,就会有其他人落井下石。”

“什么意思?”以廖可云的智商,确实没有办法理解商业运作。

“你不妨回去查一查你们廖家的账,看看我给你们造成的损失是否值得一提,总之跟蒋氏打完官司之后,可以保你们一段时间,在这期间,记得提醒廖叔叔把账做的漂亮一些。”

能忽悠廖可云的也就是这些,不过蒋仲谦也知道她其实一知半解,对于家里的生意一窍不通。

期间策划组组长来过一次,蒋仲谦将审批好的材料交给她,“留一份给法务部,尽早提出纠纷预案和法律程序,其他部门全力配合,有问题咨询廖律师。”

“明白,上一次的案子廖律师已经把文案传给策划组,大家都已经传阅过了,会在以后的方案中借鉴,以免再犯相关的错误。”

果然还是廖白细心,之前就已经提到过案例的处理方式,他一忙就忘记了。

“律法方面,还是廖律师专业一些,以后这方面的事务,直接跟法务部沟通,再随时向我汇报情况。”从蒋仲谦的眼中,满满的都是对廖白的赞赏。

“仲谦哥哥......”廖可云好几次想插话都没能成功。

反而因为不合时宜的打断工作,被策划组长翻了好几个白眼,以示警告。

终于等到策划组长离开,眼见着蒋仲谦将桌上所有的文件都整理齐全,廖可云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走向前去,“仲谦哥哥......”

“好了可云,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家吧,我临时有个会议,暂时不能为你主持公道了。”说着话蒋仲谦迅速捞起西装外套,快步朝外面走去。

“我是想下班之后跟你一起吃饭,你有没有时间?”廖可云忙跟上蒋仲谦的脚步。

“暂时没有时间,最近公司事务繁忙应酬多,改天吧。”蒋仲谦并不想多停留。

廖可云一路追着蒋仲谦出了办公室,二人刚一前一后的出去,正面就迎上了廖白。

“哟,这么巧,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她先后看了一眼二人,面上的笑容不减。

这个时候廖可云正要乘胜追击抓住蒋仲谦的手臂,谁知蒋仲谦先一步跨上前去,“没什么巧不巧的,我正好要去找你,会议室里都在等着了,跟我一起过去,看看其他股东怎么说。”

“蒋总不先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廖白美目流盼,特意将视线扫向后面的廖可云。

“我和你的妹妹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现在是工作时间,你,也不要扯无关的事情。”再怎么看,在这总裁办的走廊上,蒋仲谦的态度已经很明显。

说完蒋仲谦就甩手快步朝会议室走去,而要跟上来的廖可云被邢舜拦住。

也不知道他们刚才究竟都聊了些什么,廖白心绪不宁,看似某人搭讪失败,但蒋仲谦也分明没有表态。

“廖律师,要我八抬大轿来请你么?”前方男人停下步子,半眯着眼睛挑动眉心威胁着。

廖白心里一下“咯噔”,忙跟上蒋仲谦,偏要跟他同排站在一起。

走近时,蒋仲谦就能感觉到女人压抑着的怒火。

“我警告你,廖可云不是什么好人,我跟她势同水火,绝无和解的可能,你少跟她接触,否则我连你一起收拾!”

廖白脾气大得很,在廖可云那里受的骂通通要从蒋仲谦这里还回来,警告之后大摇大摆独自前往会议室,将蒋仲谦远远甩在身后。

明明被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恶狠狠威胁了一顿,看着女人风风火火的背影,他竟不自觉勾起嘴角。

第2章 你滚

2021-02-24

第2章 你滚

2021-02-24

第3章 共事

2021-02-24

第3章 共事

2021-02-24

第6章 烂醉

2021-02-24

第6章 烂醉

2021-02-24

第7章 错位

2021-02-24

第7章 错位

2021-02-24

第8章 苦果

2021-02-24

第8章 苦果

2021-02-24

书评(317)

我要评论
  • 深深的&暗沉。

    但仅仅是三秒钟,男人眼底的迷乱便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冷漠和暗沉。

  • “我会&视着远

    “我会让他再爱上我一次!”说完,廖白双眸凝视着远方。

  • 冲动,&还不确

    闻言,廖白垂了垂眼睑,嫣红的唇瓣微微抿了抿,她甚至有种想将一切全盘托出的冲动,但是此时,她还不确定蒋仲谦对自己还是不是一如当初。

  • 开廖白&转头走

    说完,他没有一点留恋的松开廖白的手,转头走向人群之中。

  • 有所爱&变成对

    如果他已经另有所爱,那么一切解释都会变成对自己最无情的嘲讽。

  • &车吧。

    “当然至于,他是不一样的。”廖白系上安全带,用下巴点了点前方,“开车吧。”

  • 酒碰了&这样板

    她走到他面前,主动将自己的香槟和他手中的红酒碰了一下,“看见我不高兴么?为什么这样板着脸?”

  • ”宋逸&民一边

    “你说他不一样,那是两年前,你怎么知道两年后他对你还和过去一样呢?”宋逸民一边开车一边道。

  • 法务部&时没有

    “是啊,我已经是风云的代理律师了,明天开始,就会到公司坐班,法务部部长已经和你说过了,你当时没有任何异议。”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