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八点,闹钟高兴的跳了出来,连同着震动,让廖白也没办法再入眠。哪里来的如此狂躁的闹钟?放的音乐但是几十年前的英美摇滚,非常活跃的像个精力严重过剩的三岁孩子,这品位,不哪里来的如此暴躁的闹钟?放的音乐还是几十年前的英美摇滚,活跃的像个精力过剩的三岁孩子,这品位,不是一般人。。...

早上八点,闹钟开心的跳了起来,连带着震动,让廖白没有办法再安睡。

哪里来的如此暴躁的闹钟?放的音乐还是几十年前的英美摇滚,活跃的像个精力过剩的三岁孩子,这品位,不是一般人。

她可是个从来不依赖闹钟的人,手机也一直都是静音,生物钟稳定,然而今天是个意外,她的脑袋到现在都还是晕乎乎的。

“唉!”廖白既无奈又暴躁的叹了口气,把头埋在被子里面,藏在枕头下面,还是一点都不管用,那该死的音乐跳个不停,没个停歇的时候。

知不知道什么叫做起床气!

最后一刻廖白彻底爆发,一把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了起来,对横眉冷身侧的男人,“你有完没完!”

“起床,你该上班了。”只见蒋仲谦坐在床的另一侧边缘,就快要被廖白挤下床去,他一脸的冷酷,即便是沦落到现在的地步,也仍旧镇定自若。

这边廖白一个人就差不多占了一张床的三分之一以及所有的被子。

可想而知,被廖白“掰断”了手指的蒋仲谦昨天夜里睡得有多憋屈。

“那没办法,我这张床就这么点大,你非要挤上来,怪我咯!”卑鄙小人,自己没有睡好就一大早的把她吵醒,廖白暗想。

蒋仲谦冷脸不语,起身就将外套穿上,那件外套,还有一股浓浓的呕吐物的味道,他眉心皱了皱,却并未停下动作。

还有他的手,虽然被他掰回了原位,只要稍稍一动,就如骨头碎裂一般的疼痛。

但这男人还是忍住了,这点疼痛,比起当年廖白的不辞而别,不算什么。

只是他只手并不能将衣服扣上,几经尝试都没有成功,最后还是选择放弃。

今早的蒋仲谦脾气倒是温和,受了那么大的委屈,还能忍气吞声的不迁怒她,虽然做了些小动作,也不排除他是真的担心自己会迟到。

廖白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眼见着男人默默吞下苦果,不由得有些内疚,悄无声息走到蒋仲谦的面前,“我来吧。”

她手法娴熟,温柔细腻,三两下就搞定了。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是如此的近,廖白动作稍微大一些,就能碰到蒋仲谦的皮肤,还能感受到从他鼻中呼出的温热气息。

在这期间,男人都安静的配合着,只是每次二人的目光撞上,都有几分寒意。

“你先到外面坐一会儿,我给你找药。”生怕被男人看出她的处心,多看几眼就要暴露自己的真心,她忙低下头去,转身躲过蒋仲谦冰冷的目光。

“还有你的衣服,被我弄脏了,还是先不要穿了,我洗好了再还给你。”廖白能够感觉到身后的男人目光越来越炽热。

“两年前,你忽然不辞而别,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和廖家,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勾起了蒋仲谦的回忆,他竟又冷不丁的问起两年前的事情。

他这一问,廖白身形一颤,险些将手中的药水打翻在地,一瞬间浑身冰凉,从头冷到脚,就好似被这个男人抓住了命脉一般。

“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还提它做什么?”两年前的事情,分明当年的蒋仲谦都不愿意听她多解释一个字。

“你为什么不敢提起?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嗯?”男人危险的眯了眯眼,要刨根问底。

“别忘了当初是你不信任我在先,现在你反过来质问我的责任,蒋仲谦,你脸可真大!”廖白瞬间便红了眼睛,这个男人有什么资格来质问她?

两年前的事情于她而言,是一辈子也没有办法抚平的伤痛,于万幸中她绝处逢生,还收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礼物,她感谢命运让她活下来,但有些人,她绝不原谅。

蒋仲谦一愣,他并没有想到廖白的反应会这么大,愈是如此,他对真相就愈是充满了好奇,“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不能勉强,但是廖白你记住,你休想瞒我一辈子!”

瞧瞧他这势在必得的样子,到嘴边的真相廖白忽然间又说不出口了。

她取出药水,起身走向蒋仲谦,对着那张冷淡的脸明媚一笑,宛如阳光朝露,“哪里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过就是失恋了太伤心出国散散心而已,蒋总不必一惊一乍。”

瞬间变了脸,连称呼都变了,蒋仲谦哪里还能从女人的脸上看到几分钟之前的窘境。

他冷哼一声,并未搭话,他要是信了这个女人的鬼话,他就该蠢到回炉重造去。

廖白也不在意他的冷漠,仍旧眉眼含笑,牵着他的手掌温柔为他擦拭伤口,随后又将受伤的手指谨慎的包扎起来。

为了补偿蒋仲谦,廖白还特意亲自下厨,算是又抓住了男人的胃。

她早就说过了,要让蒋仲谦重新爱上她,为了这一天她这位千金大小姐苦练厨艺,终于派上了用场。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做饭?”蒋仲谦对廖白的变化更加惊讶。

“当然是,离开你之后了。”廖白毫不犹豫的答道。

“哼,倒是有几分觉悟,不过,还差得远。”分明就已经被一碗小小的面征服了,可蒋仲谦就是十分不满,离开他之后就苦练厨艺,是为了讨好哪个男人?

“差得远你就别吃了,我做给别人吃,人家比你懂得欣赏!”两句话不到,二人都争吵起来,这一次廖白还要将蒋仲谦的饭碗端走。

“你还要做给谁吃?哪个不要脸的伪君子?”蒋仲谦差点没跳起来,他一直都知道,廖白的异性缘好到能排上好几条街。

廖白笑意盈盈,清脆的声音刺入蒋仲谦的耳膜,“自然是比你可爱比你温柔的人咯!”

自然是她那白白胖胖温柔可爱,聪明大方,长得好看又十分体贴的,混世魔王了。

除了蒋仲谦,廖白就只为混世魔王做过餐点,而且也是因为这小可爱跟他的父亲一样挑食,廖白才决意要学得一手好厨艺的。

再看着蒋仲谦时,他脸色难看极了,冷盯着廖白半天,终于沉不住气,拉着她就往外走。

“做什么?”廖白大惊失色,还以为男人要替天行道。

“上班!”瞬间蒋仲谦就浇灭了她心底的火花。

第2章 你滚

2021-02-24

第2章 你滚

2021-02-24

第3章 共事

2021-02-24

第3章 共事

2021-02-24

第6章 烂醉

2021-02-24

第6章 烂醉

2021-02-24

第7章 错位

2021-02-24

第7章 错位

2021-02-24

第8章 苦果

2021-02-24

第8章 苦果

2021-02-24

书评(383)

我要评论
  • 里的宝&了。

    对于他冷漠又恶劣的态度,廖白还真有点不习惯,毕竟,两年前他们是最亲密的爱人,她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连句重话都不敢说,更别提态度恶劣了。

  • 开口,&不见,

    缓了缓心思,廖白这才缓缓开口,“两年不见,你变了很多。”

  • 目光渐&的笑意

    男人的目光渐渐沉淀出墨色,眼底是让人分辨不明的情绪,他缓缓的转了身,看见高挑纤细的女人带着三分懒散,七分妩媚的笑意朝他走来。

  • ,甚至&身份接

    蒋仲谦蹙了蹙眉,似是疲于跟她对话一样,“廖白,两年前你不辞而别,现在又不声不响的回来,甚至还隐藏身份接了我公司的案子,你什么意思?”

  • 长眉,&陌生人

    蒋仲谦挑了挑长眉,眼底一片波澜不惊,仿佛眼前这个女人是陌生人一般。

  • 说完,&向人群

    说完,他没有一点留恋的松开廖白的手,转头走向人群之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