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缉熙一字一顿的咬牙切齿,却看得唐一门心思心里蓦地的有些打颤,当年真正的谋害那个还未降生的孩子是自己啊……可这件事,她被打死都会否认的,因为她肯定会让那个女人进自己只是他的内心深处却也是五味杂陈的,他一直以为自己对那个女人只有恨,很深很深的恨,却总是在看到她的时候,心里不自觉的涌上一种复杂的感觉。。...

唐缉熙一字一顿的咬牙切齿,却看得唐一心心里蓦然的有些发颤,当初真正害死那个还未出世的孩子是自己啊……

可这件事,她打死都不会承认的,所以她绝对不会让那个女人进自己家的门,不然以唐缉熙说道做到的性格,到时候真相败落绝对不会对自己手下留情的!

“哥,你不放过她的办法有很多种,可你为什么偏偏要选择和她结婚?”唐一心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继续说道,“难道不是因为在你心里,对那个女人依旧是念念不忘吗?”

唐缉熙冷笑一声,看着她道,“当然念念不忘,自从那件事之后我就一直在等她回来,然后让她把当初欠我的一点一点全部加倍的还回来!”

说完后,他便不再理会她直接往楼上走,唐一心气狠狠的跺了跺脚,大声的喊道,“我是不会让那个女人进我们唐家的门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唐缉熙的脚步却不曾停顿,冷哼一声直接往上走,对于这个自己做什么都要干涉横插一杠的妹妹,他也没有多深厚的感情。

只是他的内心深处却也是五味杂陈的,他一直以为自己对那个女人只有恨,很深很深的恨,却总是在看到她的时候,心里不自觉的涌上一种复杂的感觉。

更像是纠结和的痛苦,他知道他的确是念念不忘,对那件事,对那个女人,可他也无法释怀和接受,既然上天安排他们再次见面,那就让这件事他来为这件事做个了断吧。

回到自己房间后的唐缉熙躺在床上久久的无法成眠,脑海里翻来覆去的都是关于那个女人的记忆,直到天色渐渐明朗,他才半梦半醒的睡了一会儿。

医院里,穆陶正在为一大早醒过来的杏儿梳洗。自从在唐一心那里倒腾过来了钱之后,穆陶就直接让杏儿转入了单独的高级病房里,一方面自己方便照顾,另一方面,杏儿睡眠比较浅,单独的病房有利于她晚上的休息。

“麻麻,今天干爹还会过来吗?”杏儿一边看着给自己编辫子的穆陶一边期待的问道。

“不知道哦,有时间就会过来吧,”穆陶笑着道,“你很喜欢干爹来看你呀?”

“对啊,因为干爹来了,麻麻就不用那么辛苦了。”杏儿乖巧的说道,“而且干爹对麻麻又好,杏儿当然喜欢啦!”

穆陶笑了笑,心里却有些沉重,她一直都知道厉行对自己的感情,也知道这些年他为了自己的事情操了多少心,帮了多少忙,可现在的她,真的不想去考虑感情方面的事情了,有些南墙撞过一次后,就会彻底的死心了。

“好啦,”穆陶把发圈结在她的小辫子上,然后在上面恰了一个红色的蝴蝶结,“走吧,我们到外面去转转。”

“好!”杏儿高兴的点了点头,每天的早晨都是她最开心的时候,因为麻麻会带着她去楼下的草坪上转转,草坪上可以看到很多飞的鸟,她很喜欢。

第3章 重见

2021-02-23

第3章 重见

2021-02-23

第4章 报复

2021-02-23

第4章 报复

2021-02-23

第5章 闯门

2021-02-23

第5章 闯门

2021-02-23

第6章 状况

2021-02-23

第6章 状况

2021-02-23

书评(170)

我要评论
  • 救母卖&情,才

    八个月前,她狗血的上演了一出为救母卖身的剧情,才有了今天这个因果报应。

  • 瞬间,&我。”

    “一心?”一瞬间,穆陶像是找到了救星般,一把抱住了她最好闺蜜唐一心的手,“救救我,一心,你快救救我。”

  • 打懵了&,那她

    这四个字像是重击般打懵了穆陶,人称一声唐先生掌管整个亚洲经济命脉的唐缉熙的种,竟然会有人明目张胆的“谋杀”如果孩子没有了,那她母亲的医药费怎么办?

  • 股钻心&传来,

    因为剧烈的挣扎,一股钻心的痛意从腹部传来,究竟是什么人敢明目张胆的在医院里对她这般,莫名的惊恐袭上她的脑间。

  • 愣间一&抱中,

    “救你?”眼前的女子,面目突然狰狞了起来,在她怔愣间一把将她推到黑衣的怀抱中,“你做了那么多不要脸的事情还有脸叫我救你?”

  • 好。”&,早知

    “不然你以为呢?想不到这八个月来我哥竟然将你藏到的这么好。”唐一心冷嗤,上下扫了她一眼,“你这样下贱的女人有什么资格怀我哥的种,早知道是你,我一定不会留到现在!”

  • 着她的&走去。

    不由分说的,两个西装男架着她的双手向走廊的另一侧走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