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们也切记把事情想得太槽糕了,”时下,他转移到话题地说,“或许到时候一切不需我们操那么多虑,貌似你,哎……”严明便转移到话题,边有些长叹的地说,“你身上的担此时两人已经坐着电梯除了医院大门,穆陶笑着摇了摇头,“不说这些了,你赶快回去吧,晚上开车小心点。”。...

“嗯,我们也不要把事情想得太糟糕了,”当下,他转移话题说道,“也许到时候一切不需要我们操那么多心,倒是你,哎……”厉行便转移话题,边有些叹息的说道,“你身上的担子太重了,什么时候你肯放下来就好了。”

此时两人已经坐着电梯除了医院大门,穆陶笑着摇了摇头,“不说这些了,你赶快回去吧,晚上开车小心点。”

“好。”厉行点了点头,“你先进去吧,然后我再走。”

穆陶点了点头的,转身走回病房里陪杏儿。

厉行也坐上了自己的车,不过他并没有打算直接回去,而是想去会一会自己多年以来的好友。

接到厉行电话的唐缉熙刚从清风居回来,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有些意外,两人自从一个接管家业,一个去了国外念书之后,来往就少了很多,不过以前的交情还在,所以也不算突兀。

“厉少爷,好久不见了,今天怎么有空找我。”唐缉熙今天的心情不错,如果不是那个女人的意外出现,应该还会更好些才是。

坐在车里的厉行轻笑着道,“唐总裁才是日理万机,我不过是个闲人而已,有空的时间多的是啊。”

“呵呵,”唐缉熙笑了笑,“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前段时间还听你哥说你在国外啊。”

“就前阵子回来的,”想着自己先前帮着穆陶黑了公网,就是为了陷害自己的玩伴,厉行心里就有些苦涩。但一想到曾经他做的那些事情,他倒也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有多过分了。

“好久不见了,晚上要不要喝一杯?”他主动邀约道,他很想知道,穆陶搞出结婚的事情是为了复仇,那么他呢?他是为了什么?

“好啊,在哪里见面?”唐缉熙很爽快的答应了。

“就我们高中学校后面美食街吧,”厉行道,“我们以前总是撸串的地方。”

“行,”唐缉熙点了点头,收起电话后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直接开车到了高中读书的学校附近。

虽然时隔多年,但当两人再次在学校门口会面的时候,依旧忍不住回忆起当年那段无忧无虑的读书时光,青春,总是让人怀念不已的。

“走吧,别看了,”唐缉熙对厉行笑着道,“再看也回不去了,我们都已经老了。”

“堂堂唐氏集团最年轻的总裁居然说自己老了,”厉行看着他不禁打趣着说,“这话要是说出去,不得让那些半截身子都埋在土里的老头子们气死?”

唐缉熙哈哈的笑了两声,也不再说什么,和厉行一起走到了当初经常撸串的地方,点了一大顿吃的和啤酒,以两人的酒量,几瓶啤酒还是不再话下的。

“对了,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唐缉熙一边吃着牛肉串一边问道。

厉行愣了一下,低着头笑着道,“国外待久了没意思,就回来转转呗。”他没有说出真实原因,是因为穆陶要回来,所以他也就跟着回来了。

第3章 重见

2021-02-23

第3章 重见

2021-02-23

第4章 报复

2021-02-23

第4章 报复

2021-02-23

第5章 闯门

2021-02-23

第5章 闯门

2021-02-23

第6章 状况

2021-02-23

第6章 状况

2021-02-23

书评(315)

我要评论
  • 前,她&身的剧

    八个月前,她狗血的上演了一出为救母卖身的剧情,才有了今天这个因果报应。

  • 陶呆呆&的?”

    说着,唐一心对黑衣人使眼色,黑衣人意会,穆陶呆呆的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蓦地瞪大了眼睛,“这,这些人 是你派来的?”

  • 的肚子&时不时

    扶着自己高隆的肚子,穆陶是开心的。这时一个同样腹部高隆的女子从她对面走来,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时不时跟身旁的男人低语。

  • 的医生&到了门

    看着带着口罩的医生拿着针步步逼近,穆陶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压制着自己的人向门外冲去,两个人黑衣人见此急忙去追,可是她的手已经碰到了门把。

  • 再次被&会允许

    再次被定在手术台上,穆陶还是不敢置信的用力挣扎,“你是唐先生的妹妹?怎么会?不,他不会允许你动这个孩子的。”

  • 了她的&嘴巴。

    “手术室”三个大字出现在她的眼前,穆陶突然寒毛树立,惊悚的感觉从后背爬遍了全身,她想要大声呼喊,可是大汉却已经先一步捂上了她的嘴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