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们也切记把事情想得太槽糕了,”时下,他转移到话题地说,“或许到时候一切不需我们操那么多虑,貌似你,哎……”严明便转移到话题,边有些长叹的地说,“你身上的担此时两人已经坐着电梯除了医院大门,穆陶笑着摇了摇头,“不说这些了,你赶快回去吧,晚上开车小心点。”。...

“嗯,我们也不要把事情想得太糟糕了,”当下,他转移话题说道,“也许到时候一切不需要我们操那么多心,倒是你,哎……”厉行便转移话题,边有些叹息的说道,“你身上的担子太重了,什么时候你肯放下来就好了。”

此时两人已经坐着电梯除了医院大门,穆陶笑着摇了摇头,“不说这些了,你赶快回去吧,晚上开车小心点。”

“好。”厉行点了点头,“你先进去吧,然后我再走。”

穆陶点了点头的,转身走回病房里陪杏儿。

厉行也坐上了自己的车,不过他并没有打算直接回去,而是想去会一会自己多年以来的好友。

接到厉行电话的唐缉熙刚从清风居回来,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有些意外,两人自从一个接管家业,一个去了国外念书之后,来往就少了很多,不过以前的交情还在,所以也不算突兀。

“厉少爷,好久不见了,今天怎么有空找我。”唐缉熙今天的心情不错,如果不是那个女人的意外出现,应该还会更好些才是。

坐在车里的厉行轻笑着道,“唐总裁才是日理万机,我不过是个闲人而已,有空的时间多的是啊。”

“呵呵,”唐缉熙笑了笑,“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前段时间还听你哥说你在国外啊。”

“就前阵子回来的,”想着自己先前帮着穆陶黑了公网,就是为了陷害自己的玩伴,厉行心里就有些苦涩。但一想到曾经他做的那些事情,他倒也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有多过分了。

“好久不见了,晚上要不要喝一杯?”他主动邀约道,他很想知道,穆陶搞出结婚的事情是为了复仇,那么他呢?他是为了什么?

“好啊,在哪里见面?”唐缉熙很爽快的答应了。

“就我们高中学校后面美食街吧,”厉行道,“我们以前总是撸串的地方。”

“行,”唐缉熙点了点头,收起电话后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直接开车到了高中读书的学校附近。

虽然时隔多年,但当两人再次在学校门口会面的时候,依旧忍不住回忆起当年那段无忧无虑的读书时光,青春,总是让人怀念不已的。

“走吧,别看了,”唐缉熙对厉行笑着道,“再看也回不去了,我们都已经老了。”

“堂堂唐氏集团最年轻的总裁居然说自己老了,”厉行看着他不禁打趣着说,“这话要是说出去,不得让那些半截身子都埋在土里的老头子们气死?”

唐缉熙哈哈的笑了两声,也不再说什么,和厉行一起走到了当初经常撸串的地方,点了一大顿吃的和啤酒,以两人的酒量,几瓶啤酒还是不再话下的。

“对了,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唐缉熙一边吃着牛肉串一边问道。

厉行愣了一下,低着头笑着道,“国外待久了没意思,就回来转转呗。”他没有说出真实原因,是因为穆陶要回来,所以他也就跟着回来了。

第3章 重见

2021-02-23

第3章 重见

2021-02-23

第4章 报复

2021-02-23

第4章 报复

2021-02-23

第5章 闯门

2021-02-23

第5章 闯门

2021-02-23

第6章 状况

2021-02-23

第6章 状况

2021-02-23

书评(361)

我要评论
  • &出现在

    “手术室”三个大字出现在她的眼前,穆陶突然寒毛树立,惊悚的感觉从后背爬遍了全身,她想要大声呼喊,可是大汉却已经先一步捂上了她的嘴巴。

  • 的女子&起来。

    护士的声音响彻整个寂静的医院长廊上,一个大腹便便的女子吃力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 &天这个

    八个月前,她狗血的上演了一出为救母卖身的剧情,才有了今天这个因果报应。

  • 说的,&装男架

    不由分说的,两个西装男架着她的双手向走廊的另一侧走去。

  • 究竟是&在医院

    因为剧烈的挣扎,一股钻心的痛意从腹部传来,究竟是什么人敢明目张胆的在医院里对她这般,莫名的惊恐袭上她的脑间。

  • 唐一心&的看着

    说着,唐一心对黑衣人使眼色,黑衣人意会,穆陶呆呆的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蓦地瞪大了眼睛,“这,这些人 是你派来的?”

  • 衣的怀&救你?

    “救你?”眼前的女子,面目突然狰狞了起来,在她怔愣间一把将她推到黑衣的怀抱中,“你做了那么多不要脸的事情还有脸叫我救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