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着那陌生的味道,穆陶的心里不由一沉,但面色却能保持着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抬头望着他也也没出乎意料,也也没装出吃惊。唐缉熙的眼睛貌似不自觉地的微眯了一下,望着这个又莫唐缉熙的眼睛倒是不自觉的微眯了一下,看着这个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里面的女人,心里有股说不出来复杂的感觉,当即有些嘲讽着说道,“你是不是看见个男人,就想投怀送抱?”。...

闻着那熟悉的味道,穆陶的心里不由得一沉,但面色却是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平静,抬起头看着他也没有意外,也没有故作惊讶。

唐缉熙的眼睛倒是不自觉的微眯了一下,看着这个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里面的女人,心里有股说不出来复杂的感觉,当即有些嘲讽着说道,“你是不是看见个男人,就想投怀送抱?”

穆陶心头蓦然的一疼,但很快她就扬起笑颜如花的道,“对啊,毕竟能在这种场所出入的人不是富二代就是有钱的成功人士,我多给自己留一条路有什么不对么?”

唐缉熙的眼神瞬间深沉如夜色,流动着黑暗切深邃的光芒,冷哼了一声推开了她,“别碰我,脏。”

穆陶冷笑一声,倒也无所谓的站到了一边,一时之间两人的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

“女人,我奉劝你一句,既然要入我唐家的门,就请你自重一点,不然有你受的。”唐缉熙临走之前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就离开了。

穆陶站在原地怔怔的发呆,直到杏儿走出来拉着她的手,她才缓过神来。

“妈妈,我们走吧。”杏儿见她有些沉默,乖巧的拉着她的手说道。

“好。”穆陶回过神来,笑着点了点头,牵着杏儿一起走了下来。

厉行已经在桌椅边上等待多时了,见她们走了下来,拿起穆陶的外套,三人正式的返回了医院。

回到病房后,医生又来看了看杏儿的情况,随后叮嘱了几句就走了,杏儿也在穆陶讲故事的声音中睡着了。

“天已经晚了,明天还要上班吧?”穆陶看着厉行说道,“早点回去吧。”

“我不要紧,倒是你最近一直没休息好吧?脸色这么憔悴,你也要学会多照顾自己才行。”厉行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色,担心的说道。

“我没事,等杏儿这边的手术做完了的话,我就可以安心的做自己的事情了。”穆陶勉强挤出一丝微笑,看的他心里有些沉甸甸的。

“我送你出去吧。”穆陶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回避的说道。

“嗯,”两人开始朝着医院的外面走去,“对了,”厉行停下脚步问道,“杏儿的父亲那边,你打算怎么办?找还是不找?”

穆陶低着头有些苦涩的笑道,“我不知道,只是如果真的杏儿不能再等了的话,我也只能公开寻找了。我想云姐应该也会同意我这么做的。”

“既然她说过,是担心杏儿的安全才隐瞒的,那我想她父亲应该也是出自大家族里面,到时候消息放出去,找到的几率应该比较大,”厉行点了点头说道,“只是不着她父亲会不会认她?”

“不认也得认,”穆陶的声音忽然有些尖锐的说道,“自己的亲生骨肉,怎么可以见死不救……如果他正是这样的人,那我也有办法搅得他永不安宁!”

见她有些激动的情绪,厉行知道他想到了自己的经历,当下不禁后悔有些失言。

第3章 重见

2021-02-23

第3章 重见

2021-02-23

第4章 报复

2021-02-23

第4章 报复

2021-02-23

第5章 闯门

2021-02-23

第5章 闯门

2021-02-23

第6章 状况

2021-02-23

第6章 状况

2021-02-23

书评(364)

我要评论
  • “你是&你动这

    再次被定在手术台上,穆陶还是不敢置信的用力挣扎,“你是唐先生的妹妹?怎么会?不,他不会允许你动这个孩子的。”

  • 人使眼&人 是

    说着,唐一心对黑衣人使眼色,黑衣人意会,穆陶呆呆的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蓦地瞪大了眼睛,“这,这些人 是你派来的?”

  • 穆陶像&了她最

    “一心?”一瞬间,穆陶像是找到了救星般,一把抱住了她最好闺蜜唐一心的手,“救救我,一心,你快救救我。”

  • 前,她&上演了

    八个月前,她狗血的上演了一出为救母卖身的剧情,才有了今天这个因果报应。

  • &两个西

    不由分说的,两个西装男架着她的双手向走廊的另一侧走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