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缉熙的脸色轻轻变的有些不太自然而然,时下也而已笑着回避道,“程董啊,你是特地回去处理方式公事的,但是来关怀我的八卦的?”程冲也是爽直之人,哈哈大笑了两声道,“臭小子,我这厉行见她神色平静,却知道此时的她才是心事重重的时候,他和她认识这么久,对她也算是了解。只是他和唐缉熙认识的时间更长,他并不觉得穆陶可以斗得过他。。...

唐缉熙的脸色微微变的有些不太自然,当下也只是笑着回避道,“程董啊,你是特意回来处理公事的,还是来关心我的八卦的?”

程冲也是爽朗之人,大笑了两声道,“臭小子,我这不是关心你么?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也是奔三的人了,也是该结婚了吧?你老子就不着急?想当年我那个时候……”

一边说着一边往上走,后面的话已经听不真切了,而唐缉熙和穆陶两人因为始终是背对着的,所以也并未看到彼此。

厉行见她神色平静,却知道此时的她才是心事重重的时候,他和她认识这么久,对她也算是了解。只是他和唐缉熙认识的时间更长,他并不觉得穆陶可以斗得过他。

作为同样的世家出身,他们也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只是后来因为读大学以后,他出国了,而唐缉熙则留在国内边上学边接受家业。

因为厉行上面还有个哥哥,所有他可以不用管家族企业的事情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唐缉熙却不行。

虽然如今的他看上去光芒万丈,威严的让人心生敬畏,但其实管理家族企业从来都不是他的愿望。

他记得从小到大唐缉熙爱好都是画画,而且在这上面很有天赋,但家里的长辈是把他当成接班人来培养的,所以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扔掉了他的画板和画笔,就不让他接触这些东西。而是整天和家里的长辈出入各种社会的商业活动中,打交道的都是那些商场中的老狐狸。

所以他从来都不觉得,穆陶可以斗得过唐缉熙这个完全没有童年,在商场里混迹十几年的人,何况如今的他早已城府巨深,要和他玩心是何等的危险?

可他却也知道,自己是阻止不了穆陶的,所以他只能选择在身后给他最大的保护,起码能让她少受一些伤害。

“吃完了吗?”穆陶看着放下筷子后吧唧吧唧嘴的杏儿笑着道。

“嗯,吃完了,吃的可饱了。”杏儿笑着道。

“那我们走吧,”穆陶笑着道,她早就注意到厉行放下筷子很久了,一直在有意无意的看着自己,但她也只当做不知道。

“麻麻可以等一等吗?我想上厕所了。”杏儿憋着嘴有些红着脸说道。

“好,”穆陶笑着点了点头,“走吧,我带你去。”随后看着厉行说道,“你先等等我。”

两人走到厕所,才发现厕所里都满了,看着憋的小脸通红的杏儿,穆陶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道,“杏儿,我们到楼上去上厕所。”

杏儿连忙点了点头,蹭蹭的往楼上跑,而楼上的女厕所也已经满了,杏儿有些憋屈的看着穆陶,穆陶叹了一声,“那你去男厕所上吧,我在这里等你,快点啊,别被人看到了!”

说完后杏儿就赶紧钻了进去,穆陶则是有些不安的在门口等着。

片刻后男厕所的门开了,穆陶以为是杏儿赶紧走上去,迎头却撞上了一个人的肩膀,身上混合着她熟悉的味道……

第3章 重见

2021-02-23

第3章 重见

2021-02-23

第4章 报复

2021-02-23

第4章 报复

2021-02-23

第5章 闯门

2021-02-23

第5章 闯门

2021-02-23

第6章 状况

2021-02-23

第6章 状况

2021-02-23

书评(456)

我要评论
  • 因为她&开,永

    一瞬间,她的笑容淡了下去,不是因为她的丈夫没有来陪她产检,而是按照合约,两个月后她就要跟这个孩子彻底分开,永不分离。

  • 竟然会&果孩子

    这四个字像是重击般打懵了穆陶,人称一声唐先生掌管整个亚洲经济命脉的唐缉熙的种,竟然会有人明目张胆的“谋杀”如果孩子没有了,那她母亲的医药费怎么办?

  • 黑衣人&忙去追

    看着带着口罩的医生拿着针步步逼近,穆陶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压制着自己的人向门外冲去,两个人黑衣人见此急忙去追,可是她的手已经碰到了门把。

  • 我你在&我现在

    “哼。”唐一心冷哼,“你觉得,如果 不是我哥告诉我你在哪里,我现在会找到你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