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严明带着两人去过一次,都很不喜欢这里,所以这一次穆陶也就非常果断的选择了这里来吃饭时。到了后,所以并也不是饭点的高峰期,也也不是这个周末的黄金段,所以三人倒也没费多大劲就找到了穿着旗袍的女服务员端着菜单,浅笑盈盈的走了上来,杏儿礼貌的接过菜单,点了穆陶喜欢吃的菜,又给厉行点了他最爱吃的西湖醋鱼,最后才给自己补上她喜欢吃的糕点。。...

以前厉行带着两人来过一次,都很喜欢这里,所以这次穆陶也就果断的选择了这里来吃饭。到了后,因为并不是饭点的高峰期,也不是周末的黄金段,所以三人倒也没费多大劲就找到了位置。

穿着旗袍的女服务员端着菜单,浅笑盈盈的走了上来,杏儿礼貌的接过菜单,点了穆陶喜欢吃的菜,又给厉行点了他最爱吃的西湖醋鱼,最后才给自己补上她喜欢吃的糕点。

虽然穆陶平时不怎么让杏儿吃甜品,但难得带她出来一次,就随她去了,到时候少吃一点就好了。

服务员去了之后,三人坐在古色古香的桌椅上,听着弹古筝的女子远远的坐在假山池后面谈着高深流水,不禁有几分惬意。

在这种快节奏的时代,这种不常见的缓慢生活都会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这也是清风居这么受欢迎的原因。

随着夜色的渐渐降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涌向了这里,但却并没有给人一种杂乱和喧闹的感觉。

穆陶他们点的菜肴也赶在高峰期到来之前已经上上来了,杏儿开心的端着自己的糕点吃了起来。

“多吃点吧,你看你最近又瘦了,”厉行一边给穆陶碗里夹着菜,一边关切的说道。

穆陶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接了过来,小声的道,“你也吃吧。”

正在两人有些微妙的气氛变化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他们的后面响了起来,“程董,这边请,我已经在楼上订好了位置,备了这边最有名的青梅酿,就等着给您接风洗尘了。”

穆陶的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整个人都有些愣在了原地。

而厉行也在微怔了片刻后,回过神来,却并未回头看,继续保持着吃饭的姿势,慢慢的夹着菜,只是脸上的神情有几分不太自然。

程冲看着唐缉熙哈哈大笑,“还是你小子懂我啊,我跟你说那些国外的路易十三,拉菲什么的,我是真的喝不惯。还是咱们老祖宗传承下来的酒,才有韵味啊!这不,刚落脚就跑到你这里来蹭饭了。”

一边的助理也不自觉的笑了,“唐总裁年轻有为,办事又周全又细致,是年轻一代人里的中流砥柱啊!”

“德叔过奖了,我也不过是仰仗着前辈们的名气而已,哪里比的过程董当年白手起家的魄力。”

唐缉熙果然是个商场中的人物,说话滴水不漏,做人长袖善舞,就连恭维的话也说的这么自然,只可惜,穆陶冷笑一声,再年轻有为也是个冷血的男人。

见穆陶的脸色有些嘲讽之意,厉行想来她应该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但也并未放在心上。

只是接下来他们的对话,却不由得让他和穆陶都有些怔住了。

“对了,我先前在国外的时候,也时常会关注一些国内的新闻,上次见那新闻上报道说你要结婚了的事情,是真的假的?哪家姑娘这么有福气啊?”程冲看着唐缉熙,不禁有些好奇的问道。

第3章 重见

2021-02-23

第3章 重见

2021-02-23

第4章 报复

2021-02-23

第4章 报复

2021-02-23

第5章 闯门

2021-02-23

第5章 闯门

2021-02-23

第6章 状况

2021-02-23

第6章 状况

2021-02-23

书评(491)

我要评论
  • 因为她&个孩子

    一瞬间,她的笑容淡了下去,不是因为她的丈夫没有来陪她产检,而是按照合约,两个月后她就要跟这个孩子彻底分开,永不分离。

  • &“哼。

    “哼。”唐一心冷哼,“你觉得,如果 不是我哥告诉我你在哪里,我现在会找到你么?”

  • 角的湿&才抬步

    撇过头擦干眼角的湿润,她才抬步向产房走去,却不想几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穆陶疑惑的问道:“你们是——啊!”

  • 生掌管&洲经济

    这四个字像是重击般打懵了穆陶,人称一声唐先生掌管整个亚洲经济命脉的唐缉熙的种,竟然会有人明目张胆的“谋杀”如果孩子没有了,那她母亲的医药费怎么办?

  • 八个月&情,才

    八个月前,她狗血的上演了一出为救母卖身的剧情,才有了今天这个因果报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