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明但是老样子,一副标准的理科男形象,带着金丝边的眼镜,穿的西装西服革履的,配上棱角分明的侧脸和微带着几分温文尔雅的气质,倒也挺清俊的。“刚到的?”穆陶望着他,心里“刚到的?”穆陶看着他,心里莫名的有些安定,微笑着问道。。...

厉行还是老样子,一副标准的理科男形象,带着金丝边的眼镜,穿的西装革履的,配上棱角分明的侧脸和略带着几分温文尔雅的气质,倒也挺俊雅的。

“刚到的?”穆陶看着他,心里莫名的有些安定,微笑着问道。

“嗯,”厉行点了点头。

“麻麻,这是干爹买的!”杏儿扬起厉行给她新买的芭比娃娃,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脸,兴高采烈的说道。

“嗯,真好看,”穆陶笑着道,“和杏儿一样好看。”

“和麻麻一样好看呢。”杏儿嘴甜甜的说道,“干爹你说对不对?”

厉行愣了下,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把其他几个芭比娃娃都掏了出来放在她旁边,笑着道,“杏儿乖,你先玩会儿,干爹和麻麻有点事情要说,说完了就带你一起出去吃饭好吗?”

“好!”杏儿高兴的点了点头,“干爹最好了!”

“干爹好,麻麻就不好啦?”一边的穆陶看着小丫头被哄得一愣一愣的样子,不禁故意吃醋的嗔道。

杏儿连忙改口说道,“麻麻和干爹一样好呀,杏儿最喜欢妈妈和干爹了!”

“小丫头嘴真甜。”厉行摸了摸她的小辫子笑了笑,随后就拖着穆陶往外面走,一直到离病房比较远的地方之后,才停下来,看着她表情有些严肃的说道,“我问你,新闻上的报道是不是真的?”

穆陶愣了下,有些想逃避他的眼神不自觉的低下了头,片刻后才轻声的说道,“是真的。”

“为什么?!”厉行彻底压抑不住心中的不解和愤怒了,他这几年是看着穆陶怎么从一个乖巧可爱的小姑娘变成这般步步算计人心的样子的。

“因为我要复仇!”穆陶忽然抬起头,声音不大但却十分坚定的说道。

而这一瞬间,看着穆陶的眼神,厉行终于懂了,这些年支撑着她慢慢有勇气面对这一切的是仇恨,只有仇恨可以让她在绝境之中站起来,将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带给她的痛苦,全部都还回去!

他一心只想保护她,所以在当初她走投无路的时候,帮她离开这里,想尽办法的让失去所有希望和信念的她重新站起来,可是他没有想到,而这次她回来不是单纯的为了帮杏儿找父亲,而是为了复仇的。

他理解她的心情,可是他无法接受,无法接受她再次走向当初让她万劫不复的男人身边,也许是他的私心不愿,可他真的不愿意在看到她受伤害了。

“可是小陶,当初他对你造成的伤害还不够吗?”厉行心里头有些苦涩的问道,“你想报仇用什么方式不可以,为什么一定要和他结婚?你心里难道……”

有些话他没有明说,他也知道即便明说穆陶心里也不会承认。

因为在她的内心深处,她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她从来都只觉得自己是恨他。却从来没有冷静的客观的去思考过,自己这种恨究竟是因为什么。

第3章 重见

2021-02-23

第3章 重见

2021-02-23

第4章 报复

2021-02-23

第4章 报复

2021-02-23

第5章 闯门

2021-02-23

第5章 闯门

2021-02-23

第6章 状况

2021-02-23

第6章 状况

2021-02-23

书评(369)

我要评论
  • ,穆陶&的女子

    扶着自己高隆的肚子,穆陶是开心的。这时一个同样腹部高隆的女子从她对面走来,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时不时跟身旁的男人低语。

  • 看着带&制着自

    看着带着口罩的医生拿着针步步逼近,穆陶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压制着自己的人向门外冲去,两个人黑衣人见此急忙去追,可是她的手已经碰到了门把。

  • 不由分&两个西

    不由分说的,两个西装男架着她的双手向走廊的另一侧走去。

  • 说着,&了眼睛

    说着,唐一心对黑衣人使眼色,黑衣人意会,穆陶呆呆的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蓦地瞪大了眼睛,“这,这些人 是你派来的?”

  • 她的眼&陶突然

    “手术室”三个大字出现在她的眼前,穆陶突然寒毛树立,惊悚的感觉从后背爬遍了全身,她想要大声呼喊,可是大汉却已经先一步捂上了她的嘴巴。

  • :“拿&掉孩子

    紧接着她的四肢被钉在了手术台上,紧接着一个一声被推到了手术台:“拿掉孩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