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穆陶的过去的,他明白而已她的隐私,未曾打探过。而已对于杏儿身世却在再后来的治疗中获知的,杏儿是穆陶当年一个很好的姐妹的女儿,所以早产而离开了了人世,再后来杏儿就被他从接手治疗杏儿以来,心里也很喜欢这个跟自己一样女儿一样大的小丫头,可惜她的病他却无能为力,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骨髓,也许她真的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对于穆陶的过去,他知道只是她的隐私,不曾打听过。只是对于杏儿身世却是在后来的治疗中得知的,杏儿是穆陶当初一个很好的姐妹的女儿,因为难产而离开了人世,后来杏儿就被穆陶带在身边抚养,充当起了妈妈的角色。

他从接手治疗杏儿以来,心里也很喜欢这个跟自己一样女儿一样大的小丫头,可惜她的病他却无能为力,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骨髓,也许她真的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其实我建议,你最好将杏儿的信息发散出去,”庄大夫看着她叹息一声道,“不然这样总像是大海捞针,如果一直无法匹配道合适的骨髓,杏儿也等不起啊!”

穆陶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她曾经听云姐,也就是杏儿的亲生母亲说过,这辈子她只想把孩子生下来,独立的抚养她长大,至于杏儿的父亲,她只字未提。

对于杏儿父亲的身份,穆陶也曾试探性的追问过,但她说的很含糊,只说杏儿留在她身边才是最安全的,如果回去,只会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和威胁。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穆陶即便知道云姐当初所在的城市,也不敢大肆的为杏儿找她爸爸,她担心自己的冒失会给杏儿带来云姐口中所说的麻烦和威胁,所以只能请厉行和私家侦探帮忙,悄悄的在背地里打听。

她想一个男人在面对自己亲骨肉的时候,起码还是会留些情面的吧,毕竟这种极品世间少有,她已经遇到过一个了,她相信云姐不会也遇到。

但现在这种情况,好像已经由不得她来选择了,如果一直迟迟的没有匹配到合适的骨髓,就算她现在兜里揣着五百万,她也无法救杏儿的性命……

“庄大夫,这件事情我会仔细考虑,也会尽快给您回复的,”穆陶心里依旧无法下定决定,有些迟疑的说道。

庄言叹了一声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了,只是交代最近杏儿要接受第二个疗程的治疗了,在饮食上要注意的一些东西。

半小时后,穆陶终于从庄大夫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回到了病房里,此时杏儿已经睡着了,看上去睡得有些不安稳,长长的睫毛不自觉微颤着,穆陶不禁有些怜惜的轻抚了下她的脸颊。

如果自己的孩子没有当初的那场意外,也该有这么大了吧?她心里苦涩的对着自己说道,可是这世界上没有如果啊,不然当初她又怎么会选择那样一套路,最后却落得生不如死的下场…….

陷入沉思后穆陶一直安静的看着天花板,眼睛干涩的却一直流不出眼泪,这几年来她的泪早就在每个无法成眠的夜晚流干了。

许久后,手机震动了一下,穆陶这才从失神中缓过来,是厉行发来的短信,他已经到医院了,问自己在哪里。

回复了消息之后,穆陶起身去给杏儿打水,等回来的时候,厉行早已坐在杏儿的床边上,逗着刚想过来的她了。

第3章 重见

2021-02-23

第3章 重见

2021-02-23

第4章 报复

2021-02-23

第4章 报复

2021-02-23

第5章 闯门

2021-02-23

第5章 闯门

2021-02-23

第6章 状况

2021-02-23

第6章 状况

2021-02-23

书评(257)

我要评论
  • 术台上&推到了

    紧接着她的四肢被钉在了手术台上,紧接着一个一声被推到了手术台:“拿掉孩子!”

  • 惑的问&!”

    撇过头擦干眼角的湿润,她才抬步向产房走去,却不想几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穆陶疑惑的问道:“你们是——啊!”

  • 出现在&艳绝伦

    房门被打开,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她的眼前,美艳绝伦的脸配上了淡漠的表情。

  • 上演了&情,才

    八个月前,她狗血的上演了一出为救母卖身的剧情,才有了今天这个因果报应。

  • 呢?想&八个月

    “不然你以为呢?想不到这八个月来我哥竟然将你藏到的这么好。”唐一心冷嗤,上下扫了她一眼,“你这样下贱的女人有什么资格怀我哥的种,早知道是你,我一定不会留到现在!”

  • 穆陶,&竟然会

    这四个字像是重击般打懵了穆陶,人称一声唐先生掌管整个亚洲经济命脉的唐缉熙的种,竟然会有人明目张胆的“谋杀”如果孩子没有了,那她母亲的医药费怎么办?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