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一门心思带着轻蔑的微笑冷哼了一声,道,“穆陶,你倘若就像当年一样消失了了不会出现,我可能会还真的就放过我你了。很只可惜,你但是不识好歹的找回去了。这让我无心放你一马的意愿,穆陶看着她一如既往的目中无人,当下冷笑着道,“唐小姐说笑了,莫说你有心放我,你觉得就凭你以前做的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我会放过你?”。...

唐一心带着不屑的微笑冷哼了一声,道,“穆陶,你若是就像当初一样消失了不出现,我可能还真的就放过你了。很可惜,你还是不知好歹的找回来了。这让我有心放你一马的意愿,也彻底消散了!”

穆陶看着她一如既往的目中无人,当下冷笑着道,“唐小姐说笑了,莫说你有心放我,你觉得就凭你以前做的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我会放过你?”

唐一心眼神微微下沉,嘴角勾勒出一个嘲讽的幅度,“哦,你的意思是想找我报仇了?”

穆陶反笑着问道,“不然你以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在意的是什么,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让我失去的东西,我也会通通让你都失去!”

“我是不会让你这个女人进我家门的!”唐一心看着她,眼神有些恨意的道,都是这个女人,才害自己和哥哥到现在都不和睦,都是这个女人!

“你觉得,你拦得住么?”穆陶笑的风情万种的说道,只是眼底深处有些凌厉的潋滟却看得唐一心心头微微有些不安。

很快她甩掉心里异样的情绪,恢复一贯的冷清道,“我是拦不住,可是我有办法让你自己滚出去。我好像听说你有个女儿,还住院了?真可怜,不知道跟那个野男人生的小杂种,连上天都不愿将健康赐给她。”

穆陶眼神微眯着,脑海里瞬间出现的是她当初被迫被打掉的孩子,顿时眼底的恨意宛如扎根后的种子,肆意的疯长着。

唐一心见她不说话,心里头更加得意了,带着几分得意笑道,“你知道吗?我是不会让你进我家门的,所以麻烦你,看好你的女儿,不然万一出了点什么意外,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说完后,她便潇洒的站起来转身离开,留下穆陶坐在原地,表情虽不动声色,指甲却早已紧紧的刺入了自己手掌中,丝丝血迹若隐若现,她却毫无知觉…….

当初她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儿子,一直是这些年她心里最大的痛苦,而这一次,她绝对不允许杏儿再出现任何意外,她已经一无所有了,她不介意拖着这些人一起下地狱,只要杏儿好好的,她什么都可以不要了……

许久之后,穆陶终于缓过神来,此时窗外的太阳早已落到了西边。

回到医院后,穆陶刚准备走去病房,却被一直照顾杏儿的主治医生庄言叫到了办公室。门刚刚关上,穆陶不禁有些紧张的问道,“庄大夫,杏儿的情况还稳定吧?”

“嗯,从目前的情况上来看,还算稳定,但不确保后期在保守治疗的过程中会出现什么意外。所以我想提醒你,要尽快找到杏儿的直系亲属才是啊!”

穆陶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我知道……”

“哎,”庄大夫也有些叹了一声,对穆陶心里也甚是同情。他一开始也以为杏儿是她的亲生女儿,毕竟杏儿妈妈长妈妈短的喊,结果没想到事实却并非如此…….

第3章 重见

2021-02-23

第3章 重见

2021-02-23

第4章 报复

2021-02-23

第4章 报复

2021-02-23

第5章 闯门

2021-02-23

第5章 闯门

2021-02-23

第6章 状况

2021-02-23

第6章 状况

2021-02-23

书评(208)

我要评论
  • 子,面&情还有

    “救你?”眼前的女子,面目突然狰狞了起来,在她怔愣间一把将她推到黑衣的怀抱中,“你做了那么多不要脸的事情还有脸叫我救你?”

  • 两个西&走廊的

    不由分说的,两个西装男架着她的双手向走廊的另一侧走去。

  • 洲经济&杀”如

    这四个字像是重击般打懵了穆陶,人称一声唐先生掌管整个亚洲经济命脉的唐缉熙的种,竟然会有人明目张胆的“谋杀”如果孩子没有了,那她母亲的医药费怎么办?

  • 背爬遍&步捂上

    “手术室”三个大字出现在她的眼前,穆陶突然寒毛树立,惊悚的感觉从后背爬遍了全身,她想要大声呼喊,可是大汉却已经先一步捂上了她的嘴巴。

  • &在了手

    紧接着她的四肢被钉在了手术台上,紧接着一个一声被推到了手术台:“拿掉孩子!”

  • 的丈夫&要跟这

    一瞬间,她的笑容淡了下去,不是因为她的丈夫没有来陪她产检,而是按照合约,两个月后她就要跟这个孩子彻底分开,永不分离。

  • 哪里来&向门外

    看着带着口罩的医生拿着针步步逼近,穆陶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压制着自己的人向门外冲去,两个人黑衣人见此急忙去追,可是她的手已经碰到了门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