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久不断积累的怨魂和血气,应当依法是足够多了,再加此次,那一城人,大半都也可以成了再打开通道的力量。”那轿子里,传来几道男人的声音。“呵,许久看不见,谁能想起当初的仁慈之心少年,也会变为现在的这般心狠手辣。”泠月张口笑道。“哼。”轿中传来一声冷哼,却没多说话的“呵,许久不见,谁能想到当年的仁慈少年,也会变成现在这般心狠手辣。”泠月开口笑道。。...

“这么久积累的怨魂和血气,应当是足够了,加上此次,那一城人,大半都可以成为打开通道的力量。”那轿子里,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

“呵,许久不见,谁能想到当年的仁慈少年,也会变成现在这般心狠手辣。”泠月开口笑道。

“哼。”轿中传来一声冷哼,却没多说话。

随着那血气的不断注

书评(307)

我要评论
  • &一张虚

    原本绝境,仿佛一点点松动,好像一张虚假的画被揭开,希望的光芒照了进来。

  • 己心理&教训。

    “是的。”她略微低头,仿佛斗败了的母鸡。为什么自己心理年龄都几十岁了,还要被一个孩子教训。

  • &他很强

    你很生气,你想反抗,但是他很强,好比学霸对比学渣,二人差距,犹如天堑。

  • &,怎么

    多重因果禁制封锁?要是她只是个路人甲,怎么会有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在身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