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穆紫的话,三人离开了的时候依旧有些怅惘。倘若明知道此时危难兜头,他们当然是逃也来还来,但而如今但是满城风雨,形势严竣,但没看见了非常危险的来临,要他们下定决心直接离开了,终归但是有些不舍。这怕是是大都人的心态。离开了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但极少人会想起这若是明知此时危难当头,他们肯定是逃也来不及,但如今虽然满城风雨,形势严峻,但没看见危险的来临,要他们下定决心直接离开,终究还是有些不舍。。...

得了穆紫的话,三人离去的时候依旧有些惆怅。

若是明知此时危难当头,他们肯定是逃也来不及,但如今虽然满城风雨,形势严峻,但没看见危险的来临,要他们下定决心直接离开,终究还是有些不舍。

这恐怕也是大多人的心态。

离开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但很少人会想到这么做。

回到

书评(358)

我要评论
  • 了师尊&…

    那男子萧逸尘,正是自己的师兄,三年以来,她也早就看出来对方看自己不爽,要是说到了师尊那里……

  • 佛一点&的光芒

    原本绝境,仿佛一点点松动,好像一张虚假的画被揭开,希望的光芒照了进来。

  • 又被打&之内,

    “完了,完了,肯定又被打小报告了。”到了闭关石室之内,穆紫忧心忡忡。

  • &丝丝缕

    她鼓足一口气,坐到蒲团上,随着呼吸的律动,丝丝缕缕的力量开始在体内凝聚。

  • 待足了&被那个

    然后她在里边待足了半天,因为怕被那个坐在师尊身边的男人说闲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