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船晃晃悠悠,不疾不徐,穆紫也而已静静地等着林菀醒过来。一旁的泠月突然间道:“昨日在桥上所见,倘若再给妹妹你一次机会,你可还不愿意一次出手救孩子?”一恍眼,早先那种众人的视线放佛在记忆当中再次闪现出,饱含着恶意,放佛要将自己的好心全部抹灭。会吗?穆紫想一旁的泠月忽然道:“今日在桥上所见,若是再给妹妹你一次机会,你可还愿意出手救人?”。...

忘忧船晃晃悠悠,不疾不徐,穆紫也只是静静等着林菀醒来。

一旁的泠月忽然道:“今日在桥上所见,若是再给妹妹你一次机会,你可还愿意出手救人?”

一晃眼,先前那种众人的视线仿佛在记忆当中重新浮现,充满着恶意,仿佛要将自己的好心全部磨灭。

还会吗?

穆紫想起前世,很

书评(312)

我要评论
  • 在问天&她,就

    三年,在问天宗最顶尖的一宫,玉虚宫之内,弟子除了她,就是那个冷面师兄萧逸尘,一对二辅导了,还不成功,这难道不是不可救药?

  • 这么个&,不过

    “再一年,倒是无妨,不过玉虚宫总留着这么个人,师尊您的颜面……”萧逸尘的声音依旧平淡,不过任谁都能听出这其中不满的意思。

  • &脑袋里

    脑袋里好似蹦出一道讯息,这回,被几乎快要睡着的穆紫给精准捕捉到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