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月点了点点头:“他们是这城中教派的一员,威望颇高。与我们醉仙船,也有些羁绊。”“这么的确,你们也也不是好人喽?”穆紫一挑眉。“我们几个弱女子,声色娱人,也从来没有曾说自己是什么好人,咯咯。”泠月笑了出来。这番话,仿若说了什么,又仿若什么也没说,可“这么看来,你们也不是好人喽?”穆紫一挑眉。。...

泠月点了点头:“他们是这城中教派的一员,威望颇高。与我们忘忧船,也有些羁绊。”

“这么看来,你们也不是好人喽?”穆紫一挑眉。

“我们几个弱女子,声色娱人,也从未说过自己是什么好人,咯咯。”泠月笑了起来。

这番话,好似说了什么,又好似什么也没说,可以是说她们做的不是什

书评(474)

我要评论
  • &了一道

    周遭的灵气涌动,仿佛化为了一道无坚不摧的长矛,强势进入。

  • 比这些&会的人

    她好歹也是现代人转生到这个世界,思维应该是比这些古制社会的人灵活的,可用尽了方法,也没用啊。

  • 你很生&学霸对

    你很生气,你想反抗,但是他很强,好比学霸对比学渣,二人差距,犹如天堑。

  • ,不过&么一个

    宗门环境优渥,不过她倒不是贪恋这宗门内的优越环境,只是,难得遇到这么一个对自己和颜悦色的师尊,若是有一天他变脸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