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紫略为听了阵,便没了多少心思,都是劝诫弟子的那番话,少惹麻烦多做事情,至于其他,一点儿最关键的信息都也没。貌似眼前那好看的飞舟被吸引了她的特别注意。流线型的纤细身体,再加纯净无暇的颜色,还有些繁杂的纹路雕刻图案在上边,也真是显露出异样的美感。宗门之内也不是也没法倒是眼前那漂亮的飞舟吸引了她的注意。流线型的修长身体,加上纯净的颜色,还有些繁复的纹路雕刻在上边,着实是显出异样的美感。。...

穆紫略微听了阵,便没了多少心思,都是告诫弟子的那番话,少惹麻烦多做事,至于其他,一点关键的信息都没有。

倒是眼前那漂亮的飞舟吸引了她的注意。流线型的修长身体,加上纯净的颜色,还有些繁复的纹路雕刻在上边,着实是显出异样的美感。

宗门之内不是没有法宝法器,但是穆紫居处偏僻,平日

书评(371)

我要评论
  • 又被打&关石室

    “完了,完了,肯定又被打小报告了。”到了闭关石室之内,穆紫忧心忡忡。

  • &紫看久

    颇有些神奇,不过穆紫看久了,也好像没觉得有什么玄奇的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