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俩早先在奔逃的时候,看见卢爆几人将王枢堵到一处偏远的地方,再后来,他就再也没有没出过了……”听着二人说的话,穆紫深入了解了事情的经。预料中之中的事情起因、经、和结果,因为早先对方一群人是被欺负王枢的,王枢被她所救,对方则是心存怨愤,接着逮着预料之中的事情起因、经过、和结果,因为先前对方一群人就是欺负王枢的,王枢被她所救,对方则是心怀愤懑,然后逮着这个机会,又恰好跟王枢这个运气。...

“我们俩先前在逃窜的时候,看到卢爆几人将王枢堵到一处偏僻的地方,后来,他就再也没出来过了……”

听着二人说的话,穆紫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预料之中的事情起因、经过、和结果,因为先前对方一群人就是欺负王枢的,王枢被她所救,对方则是心怀愤懑,然后逮着这个机会,又恰好跟王枢这个运气

书评(205)

我要评论
  • &,希望

    原本绝境,仿佛一点点松动,好像一张虚假的画被揭开,希望的光芒照了进来。

  • &都早该

    这种表现,莫说在这玉虚宫,无论是其他随便哪个长老门下,都早该被扫地出门。

  • 的尝试&愿我踏

    三年,数百次的尝试。也许上天,真的不愿我踏上修仙一道吧。

  • 脸师兄&的人。

    这位冷脸师兄,无敌师兄,他是属于那种,你能感觉到他对你不爽,但是他不说,却总是时有时无透露出嫌弃和不屑的人。

  • ,不过&不满的

    “再一年,倒是无妨,不过玉虚宫总留着这么个人,师尊您的颜面……”萧逸尘的声音依旧平淡,不过任谁都能听出这其中不满的意思。

  • 院所在&就在门

    爬下山,熟门熟路地找到庭院所在,然后就在门口,和那人不期而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