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你怎么在这?”林菀的声音听出来还有些懵。“早先你突然间在主峰上看不见,师姐还严禁四处找一找!别说话的了,现在的赶快跑。”穆紫赶忙道。现下背后那些怪异生灵还不明白能拖那两人多久,倘若被追上了,还严禁彻底完蛋。“是来,找我的吗?”林菀望着穆紫的背影,“先前你忽然在主峰上不见,师姐还不得到处找找!别说话了,现在赶紧跑。”穆紫急忙道。。...

“师姐,你怎么在这?”林菀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懵。

“先前你忽然在主峰上不见,师姐还不得到处找找!别说话了,现在赶紧跑。”穆紫急忙道。

眼下背后那些古怪生灵还不知道能拖那两人多久,若是被追上了,还不得完蛋。

“是来,找我的吗?”林菀看着穆紫的背影,声音有些轻。

书评(354)

我要评论
  • 总是与&孩童,

    可是成年人的心灵,总是与这身边的村庄孩童,格格不入,有孩子往她身上糊泥巴,她差点没忍住把对方给打哭了。

  • 照在穆&有点那

    恰逢此时,一线天光从上方落下,照在穆紫的脑袋上,有点那种圣光普照的感觉。

  • &些有什

    而且自己能看到这些信息,要是没有破局的可能,让她知道这些有什么用?

  • ,眼前&中的天

    仰躺着,眼前就是一片星空,光点在缓慢游走,却能拖出一道道弧线,那不是凡俗中的天象,而是问天宗的星移斗转阵法。

  • 这种表&玉虚宫

    这种表现,莫说在这玉虚宫,无论是其他随便哪个长老门下,都早该被扫地出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