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着水流的方向走,所以能看见线索。穆紫抬步走去。此地水流也许不只一处,但那就沾染到能量,源头,当然都是清神泉。穆紫循着水道,迈过茂盛的绿植,终是走到了一处岩壁之后。抬起头去看:“这景象,怎么这般怪异。”地上那水流正缓缓地流入,好像恰恰从其中穿梭而穆紫抬步走去。此地水流或许不止一处,但既然沾染能量,源头,肯定都是清神泉。。...

逆着水流的方向走,应该能看到线索。

穆紫抬步走去。此地水流或许不止一处,但既然沾染能量,源头,肯定都是清神泉。

穆紫循着水道,跨过茂密的绿植,终是走到了一处岩壁之前。

抬头去看:“这景象,怎么这般古怪。”

地上那水流正缓缓流出,似乎正是从其中穿行而出,可抬头看去,山壁却是没有半点缝隙,也没有水沁出的痕迹。

而水流和岩壁交接的地方,看去有一种古怪的违和感,好似这水是直接从石头里出来似的。

‘看来,就是这里了。’穆紫没有慌乱,此地古怪,反而正说明她找对了地方,只不过她暂时不知道如何进去。

宗门之内,想必这些阵法什么的,还是有所防护,不让人随意乱闯。

“喝。”穆紫直接抬掌轰出,灵力包裹着手掌直接向岩壁打去。

坚硬的石头挡住了穆紫的攻击,而一股诡异的力道,更是化解了穆紫的所有能量。

“进不去?看来此地当是安全,应该无人闯入吧。”穆紫皱了皱眉。

她未学过阵法,靠以力破巧,还是差了些意思。

“唔唔唔。”就在穆紫等待的时候,吴雨挣扎,口中发出低低的声音。

穆紫拍了她一下:“安静。”

正忙着让对方的声音消失,她却似乎读懂了什么,听到不远处有几声响动传来。

“就是这里了,对吧。”一道男子的声音传来。

穆紫赶忙拉着吴雨躲到一旁的树丛后边,敛声屏息,静静观望。

不多时,几个身影从她刚刚来的路上出现,走到那岩壁之前。

昏暗之中,穆紫只看见为首的一人昂首挺胸,身材颀长,即便是侵入敌人的宗门,也没有丝毫畏缩的模样,看得穆紫咬牙。

“按方位看,的确是这里了。”旁边有人点了点头。

“说吧,潜伏在此地这般久,你也该发挥些用处了。”他又对着身旁一个略显佝偻的身影道。

“是,公子,经过我多方打探,此地便是那问天宗最重要的宝物所在,如今星移斗转大阵开启,长老与大多弟子又被诱走,正是我们下手的好机会。”

“嗯。”那人只是淡淡点了点头,发出轻声。

穆紫听着先前解释的那人声音,却感觉有几分熟悉。

不过她距离较远,那几人只短短说了这么几句,便埋头布置些什么手段,穆紫也没机会再细听。

不多时,那山壁之上,散出淡淡波纹,坚硬的石壁好似化为了流水一般,逐渐变软,直到最后,露出一个通道来,看向里边,隐约可见阳光明媚,春暖花开。

似乎是个完全不同的小空间。

穆紫的喉结滚动了下。

她也想进去,既是为了守护宗门宝物,咳咳,当然,更是为了看一看那清神泉神奇的效果。

“什么人,敢私自进入宗门秘境!”忽然,天空之上传来一声冷喝。

穆紫心头一震,果然,此地是有长老守护的。

轰!

强大的气势从天而下,仿佛要压塌这一片空间。

穆紫不是站在最中心,都感觉到一股力量作用在自己的脊背之上,仿佛要压弯她的小蛮腰。而受伤那人,早就被她按到了地上,用作支撑,脸都栽进了泥土里。

石壁前,那站在前方的男人却是纹丝不动,神情平淡如水,没有半分动作。

“你是何人?”他的身后,那沉闷的声音道。

“问天宗,清虚宫,无剑!”陡然,天地间一道光芒斩击而下,气势如虹,锋锐的感觉几乎让周遭的树叶在同一时间被切开。

“好!摩云,无名领教!”顿时,那男人冲天而起,竟是直接向着那剑光迎击而上。

“公子,你便快些进去吧。”场间,只留下这句话。

留在原地的,还有三道身影,直接往着阵法里边而去。

“这么多人。”穆紫感觉压力山大。

对方来的人貌似都是高手,她进去,貌似也捞不到好啊。

不过很快,穿着问天宗服饰的几名弟子过来,向着天上战斗的师叔看上几眼,然后也快步进入,而在这群人当中,她竟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自家的小师妹,林菀!

穆紫略微瞪大了眼睛,这下,她再没犹疑,直接跟在后边,在阵法通道消失的一瞬,钻了进去。

嗡。

进入通道的一瞬间,穆紫只感觉大脑一阵嗡鸣,眼前一黑,旋即便到了一个宽阔明亮的所在。

她立马回头,看向自己过来的路,那里并非岩壁,而是一个黑黢黢的洞,看起来像通道的地方,旁边一道水流正汩汩地流到里边,估计就是顺着这里,到外界去的。

看来这地方,是进来困难,出去容易。

“看你刚刚还敢发出声音,不老实啊。”穆紫眼神不善地看着吴雨,又给她来了一记狠的,把对方打晕了过去。

没时间多做停留,穆紫赶着前方人留下的动静,远远地吊在后边跟上去。

饶是如此,她也见到一番不可思议的景象。

此地草木分外茂盛,颜色不似凡间,倒好像那仙界的景象,一片欣欣向荣,一草一木的翠绿之色,花朵的五彩斑斓,都像是画中才有,浓郁灵动。

而且这花蕊矮树之间,有蝴蝶小虫蹁跹,令人惊异的,是这些生灵并非普通虫豸,而是全身由半透明的能量形成,有着轮廓,内里却仿佛是能量凝聚而成的丝线,支撑了这副身躯,行动之间,倒是和活物没有半分区别。

穆紫见着一只蝴蝶,伸手去抓。

噗。

手中空空如也,那一团能量好似直接消失,不过很快,就在旁边,凭空生出了一只相同的蝴蝶,慢慢悠悠地向一旁飞去。

“这到底是什么!”穆紫不解,不过眼下,她估计也是得不到答案的。

越是向前,里边的景象就越是奇异,不仅仅是幼小的虫豸,有的野兔、野鼠也是同样的形态,仿佛生灵一般在其中穿行,见到人,便远远逃开。

穆紫原本是打算快些上前去找到自家小师妹林菀,可是想到最先进来的那几个敌人,不知怎的,觉得还是吊在后边,伺机而动比较好,免得被对方一网打尽。

同时,在这其中,对清神泉的感应愈发强烈,她几乎都能够感觉到那泉水的湿润,以及周遭泥土的泥泞。

好似忍不住就要飞奔向前,一头扎进那泉水之中。

“贼人强大,我们只需拖住对方,等长老前来即可。”前方,有问天宗弟子开口道。

“林菀师妹,至于你,找个地方藏好!我们路上遇见,实在没有时间带你去其他的安全的地方,眼下在我等身旁,多少也有个照应。”

“好,师兄们小心。”林菀点头。

一路前行,穆紫提着个人,感觉也有些累了,要不是不放心随便放个地方,还真不如自行赶路,轻松太多。

当然了,既然抓着人来,自然是有用处的。

书评(190)

我要评论
  • 天赋,&能突破

    “师尊,小师妹这种天赋,若是这回还不能突破,该送出宫去吗?”

  • 三年了&没有突

    都已经三年了,从到了这山上开始,有最好的师尊,最好的指导,可她竟然连炼气一层都没有突破。

  • 不过穆&什么玄

    颇有些神奇,不过穆紫看久了,也好像没觉得有什么玄奇的了。

  • 然后她&坐在师

    然后她在里边待足了半天,因为怕被那个坐在师尊身边的男人说闲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