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紫没下杀手,现下宗门突然发生这等乱象,要得有个活口,到时候交到师尊或其他长老,没准能问出点东西。更何况这家伙的实力也不怎么强,穆紫有信心能以及控制住对方。‘现下,干脆就在玉虚宫里窝着好了?’穆紫暗道。问题了一个麻烦后,离开自家的地盘,显然是更为何况这家伙的实力也不怎么强,穆紫有信心能够控制住对方。。...

穆紫没下杀手,眼下宗门发生这等乱象,必须得有个活口,到时交给师尊或其他长老,兴许能问出点东西。

何况这家伙的实力也不怎么强,穆紫有信心能够控制住对方。

‘眼下,要么就在玉虚宫里窝着好了?’穆紫暗想。

解决了一个麻烦之后,留在自家的地盘,显然是更加安全,可是这样做也有个问题,那就是肯定没办法了解外边的情况了。

这样置身事外,真的好吗?

穆紫想到之前有些被炸得四肢残缺,粉身碎骨的弟子,他们凄惨成那副德行,在她心底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这修仙界,靠自己一个人,是绝对不行的。

为了保证安全,穆紫先给眼前这家伙喂了点迷药,以免她啥时候醒过来了。

‘要不,还是先躲着吧。’穆紫犹豫一阵,还是暗道。

就在她拖着人往闭关石洞里边去的时候,几声极其剧烈的声音从天空之上传来。

“砰,砰。”

猛烈的碰撞带来的震颤动摇空间,即便隔着遥远的距离,都让穆紫有些站立不稳。

“那里,是藏经阁的方向?”穆紫提起人很快冲到了山头,寻找到动静的来源。

“一定是高手们的战斗了。”感觉到这剧烈的动静,穆紫更加不敢过去。

这等层次的力量碰撞,别说她一个炼气期低阶的弟子,即便是筑基或者金丹,都可能直接灰飞烟灭。

那是真的擦之即伤,触之即死。

“萧逸尘,你可别死啊。”穆紫眼神微微一凝,她知道当时萧逸尘也往那边冲去了,虽然这家伙做人不怎么样,但好歹也是她师兄,总不希望对方出事的。

“不行,不能这般坐以待毙。”穆紫紧了紧拳头。

这时,天空当中的大阵忽然运行起来,问天宗之内,一股气机升起,穆紫感觉自身的能量仿佛和这片天地融为一炉,力量和精神都提升了很大一截。

甚至还有点热血沸腾的感觉。可能这就是大阵对弟子的全面增幅,穆紫下意识地就要往前冲,可是很快,她就强自镇定,停下了脚步。

入侵的贼人应当不多,除了当时闹出动静主攻的,便是这些躲藏在阴暗处的叛徒。

这样看来,那些爆炸手段,都很可能是宗门里的某些弟子布置下的。

“恐怖,实在是太恐怖了。”

这样看来,她不认识的弟子,都必须得警惕,以免对方是什么圣教派来的卧底。

‘小师妹不在山上,又去了哪里?’穆紫皱眉。

她原本还打算去寻找小师妹林菀的,可是她既没有感应对方位置的宝物,也不知道对方的去向,埋头去找,只怕人没找到,自己还可能陷进麻烦里去。

正思索间,她忽然感应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吸引力,有着明显的方向。

“是清神泉?”穆紫心头忽而一跳。

这泉水的位置根本无人知晓,可听过梁蕊的介绍,加上先前几次感应,穆紫大致也猜出这感应的能量是什么。

它的作用极大,而且提升了自己好几次能力,穆紫看了眼方向,又跟藏经阁完全相反。

是不是……能趁机过去探一探?

不是为了得到泉水,也是为了守护宗门宝物的安全嘛。

穆紫顺手将吴雨用绳子给捆了个结实,然后到了半山腰脚下的灶房旁边,从侧着的一个小门轻轻敲了敲。

三重一轻。

“师姐?”里边传出轻轻的声音。

“是我。”穆紫点头。

很快,里边便探出几个脑袋来。小虎,程雪瑶,还有陈兴都在里边。

他们本就是杂役弟子,此次的事情关系不大,也无需到主峰那般遥远的地方,因此回来得就快些。

先前看到危险,便躲在了此地。

“阿紫,宗门里发生什么了?”陈兴有些担忧道。

“我们刚聚到主峰不久,宗门就有爆炸传来,应当是有外敌来袭。”穆紫叮嘱道,“你们便在此地躲好,实在不行,去闭关的石室,关上机关,更加安全些。”

“好的。”三人赶紧点头。

“不过,这人是……”小虎看到那个被捆得结实的女子,对方面貌陌生,显然是没见过的。

“可能是奸细,被我擒下了,之后找个机会,交给长辈。”穆紫示意几人不必担心,等他们离去之后,提起吴雨继续赶路。

这家伙,她是不放心留在玉虚宫的,万一被对方挣脱了束缚,山上可没人能对付得了她。

留在身边,若遇到危险,说不定还能有些用处。

她的身体素质经过强化,提着一个人,倒是算不上多大的负担。

穆紫走得方向并非是往藏经阁,而是顺着脑海中那无形的指引,向着偏僻、无人处而去。

这个方向往前,是个荒凉的森林,除了偶尔有弟子前来狩猎,人迹罕至,山峰也是并不高大险峻。

此时宗门里出事,此地的人就更少了。

穆紫趟过略有些泥泞潮湿的小径,带着露水的草叶划过她的衣裳,染上了水渍。

周遭还有轻微的虫鸣,不过似乎因为先前的震荡,大多生物都逃窜躲了起来,并无多少烦扰。

不过她手上的吴雨就没那么幸运了,被提在手上离地原本就矮,一路上,草叶草汁染了一身不说,那些细小的灰尘树皮掉在身上却没办法伸手去抓,痒得几乎无法控制。

穆紫在附近绕了几圈。

‘不对啊,明明应该是这个方位,怎么找不到地方?’穆紫仔细观察。

她感应到气息的方位就在附近,而且先前连接阵法的时候,也有模糊的印象,可是当到了这里之后,除了浓密的树林,还有附近几块岩壁,她就是找不到那地方的具体所在。

“宝物,应当是有宗门阵法之类守护的吧。”穆紫察觉到自己找不到位置的关键原因。

却又想到一个线索。

先前听闻灵谷鸡汤的水沾染了清神泉的力量,那么周遭,应当是有水系蔓延而出的。

一念及此,她四处查看。

此地水汽浓郁,周遭应当是有水流,穆紫仔细观察树干潮湿与干燥的程度,顺着小路往南边走,总算在一团树丛掩映之间,发现了汩汩而过的清澈小溪。

书评(369)

我要评论
  • ,二人&堑。

    你很生气,你想反抗,但是他很强,好比学霸对比学渣,二人差距,犹如天堑。

  • 开,就&是从婴

    某一天晚上,她看到家里的门后边发出微微亮光,一打开,就到了这个世界,而且是从婴孩开始长大的。

  • &“突破

    “突破,又失败了?”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似乎一切,都不出他所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