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了无人,而本来仆役弟子所在灶房,也了关上门了门,锁好,没留下的破绽。相必是一行人都了做好应付非常危险的准备。穆紫没去惊扰,转向带着那人向着山上阁楼而去。“师姐,这地方这么大,需我做些什么吗?”吴雨道。“别说话的,嘘。”穆紫坚起手指,挥手示意想必是一行人都已经做好应对危险的准备。。...

山上,已经无人,而原本杂役弟子所在灶房,也已经关上了门,锁好,没留下破绽。

想必是一行人都已经做好应对危险的准备。

穆紫没去惊动,转而带着那人向着山上阁楼而去。

“师姐,这地方这么大,需要我做些什么吗?”吴雨道。

“别说话,嘘。”穆紫竖起手指,示意噤声。

吴雨顿时敛声屏息,生怕这里边有些什么不对之处。到底是玉虚宫所在,一般人,岂敢在其中随意乱闯。

高大的阁楼之上,空无一人,而其中的竹门半遮半掩,看不清里边的情况。

“走吧,记得,别乱动里边的东西,不然……”穆紫做了个危险的手势。

“师姐放心。”吴雨点了点头。

穆紫一路上查看,观察着小师妹的踪迹,不过很可惜的是,对方似乎并未有任何痕迹留下。

短短时间,按说她从主峰赶回来,也应当没多少差距。

穆紫身后,吴雨在盘算,等穆紫似乎在专心找些什么的时候,她悄然落后几个身位,自行查看起周遭的情况来。

玉虚宫的阁楼看起来简单朴素,并没有雕梁画栋,而且看结构,也不会存在什么复杂的暗室。

从宽大的高台之上进入,是宽敞的厅堂,里边一个小柜子,就是当时萧逸尘拿出功法给林菀的地方。

吴雨悄悄摸了过去,一打开,里边正静静躺着一卷册子。

心脏漏跳了一拍,她悄悄伸手把里边的东西取出来。

‘这,难道就是圣教一直在寻找的功法?’吴雨的心头激动,摸着册子厚重的质感,心头更加笃定,‘就算不是,这玉虚宫上的东西,也一定不简单。’

“你在干什么。”吴雨正悄悄地行动,忽然,一道声音吓得她差点蹦起来。

穆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她的背后,整个人借着外边的星光,投下暗淡的阴影,笼罩了她的身躯。

“师,师姐,我没事,刚刚看到这边有点东西晃过去,就来看看。”吴雨开口道。

先前穆紫说话,完全就是不符合正常人的逻辑,因此她也不怕被对方给发现了。

【吴雨,厌恶值+3.】

“哦,原来是这样啊。”穆紫点了点头,转过身去,继续向前走。

吴雨松了口气,也跟了上去。就说这家伙有点傻,果然是这样,就是这一惊一乍的,真是有些吓人。

“不对,我刚刚看到你拿了件东西出来。”忽然,前头的穆紫停下脚步,话风一转道。

吴雨脚步一顿,放在身侧的手紧了紧:“师姐,没有啊,我什么都没有拿到。”

“真的?”穆紫的表情带着质疑之色。

“嗯嗯。”吴雨慌忙点头。

【吴雨,厌恶值+5.】

“不过我不信。”穆紫冷哼一声,“你当我傻吗?我明明就看到你刚刚拿了一件东西。不然的话,你干嘛手放在背后?拿出来,我看看?”

穆紫向吴雨走去,二人的距离缓慢地拉进,五步、三步……

穆紫已经到了她的身侧,就要侧身往她的背后看去。

吴雨也有了动作,背在身侧的右手转了出来。

“师姐你看,真的什么都没有。”吴雨摊开了手掌,果真,什么都没有拿着。

“奇怪,我明明看到有什么东西的。”穆紫疑惑,却也就此缩了回去。

“现在光线本就暗淡,光影闪烁,兴许就是外边树影晃了一下,让师姐看错了。”吴雨道。

“原来是这样。”穆紫皱了皱眉,“之后你可跟好,不能再乱走了!我们玉虚宫的山门上,宝贝太多,可不能让你拿走。”

“是,我一定不乱走了。”吴雨松了口气,赶紧保证。

穆紫随意走了几个地方,从里边拿了些自己留着的小玩意儿,一路上,虽然见着吴雨的异样,却是一直未曾点破。

这段时间,她也确认了,林菀应当未曾回到过玉虚宫,不然,不至于一点痕迹也未曾留下。几个安全处,也没有躲藏。

“师姐,该去的地方咱们都去了,是不是该找个安全的地方躲着?”趁机在不少地方找了一轮,吴雨满脑子黑线道。

听穆紫说这地方宝贝多,她还以为能有什么大收获,所以谨小慎微避着对方的视线,偷偷搜寻,结果找到的,就是类似于木玩、石雕之类的东西,根本没有一点价值。

这一路上,怨念也不断加重,是时候该结束了。

要不是为了有玉虚宫的弟子引路,顺利进入此地,她何必装的这么委屈。

这一路上,压根没有任何机关陷阱,白白耗费了她一番心思。

“好啊,是该去个安全的地方了。”穆紫点了点头。

穆紫直接带着对方往宫内闭关的地方而去,一路上,石头逐渐增多,山势也更加陡峭险峻起来。

那一个个闭关的石室,就是开凿在陡峭山路当中的岩洞之中。

孤僻险峻,在其中,正好让人精心修炼。

“这地方,若是阳光明媚,该是个好地方吧。”二人走着,吴雨开口,声音不再怯懦,反而带着沉稳的底气。

“怎么?忍不住要摊牌了?”穆紫陡然转过身,又把吴雨给吓了一跳。

【吴雨,厌恶值+5.】

不过她此时也没有那么多的情绪波动,就算发现又如何,结局,已经注定。

“师姐难道早就知道了?”吴雨反问。

“是啊,师尊之前就告诉我,这个时候,打算要到玉虚宫来的人,都是有问题的。”穆紫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

破天道人说过吗?当然是没说过的。只不过现在穆紫借了自家师尊的名头,造成的效果显而易见。

肉眼可见的,对面的吴雨身子有点颤抖起来。

“是,是你师尊说的?”吴雨声音哆嗦了。要是破天道人早就预料到危机,要是对方前来,她绝对十死无生。

至于穆紫这个人,她早该感觉出来,凭对方的脑子,哪里可能会想得到这一筹,肯定是有高人在背后啊!

想到这一关窍,吴雨的脸色一片煞白。

“对,我师尊神机妙算,怎能不明白。”穆紫点了点头。

三句话,让敌人差点给我个跪下。

“对了,我师尊说,他去去就回,好像说半刻钟?算算时间,应该就要回来了吧。”

“啊!”吴雨一声尖叫!

瞬间,她右手取出一直别在腰间的布包,往穆紫身上丢去!

她恨啊!

一直以为这位玉虚宫弟子废物,脑子缺根弦,没想到竟然被对方给耍了!

破天道人就要回来,她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唉。”穆紫叹了口气,缓慢摇头。

眼前的布包在靠近穆紫的眼前就爆炸开来,炸出淡淡的烟雾,向着穆紫渗透过来。

“给我死吧!”吴雨厉声叫道。

这是毒,一般弟子沾之即死,无孔不入。

轰。

穆紫的眼前,淡淡的火焰缓缓升起,不消片刻,便凝成了一个保护罩,薄如纸,却不留半点破绽。

哧啦哧啦。

火焰上发出淡淡灼烧的声音,很快又消失无形,穆紫顶着它向前走去。

她盯着对面脸色有些扭曲的女人,道:“你,还有什么手段?”

书评(142)

我要评论
  • &”一道

    “突破,又失败了?”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似乎一切,都不出他所料。

  • 。”穆&?

    “我也不是自己不想突破啊。”穆紫感叹,难道她真的天资差到极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