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法?”穆紫疑惑。“在问天宗之内,宗门至高功法,名扬四海修仙界,引来些许宵小之辈眼馋,是正常地。”冯极羽道。“原来是如此。”穆紫点点头,除了炼药修仙,功法是一个门派的立世之本,倘若真的可能超越其他宗门太多,自然而然很容易惹人窥觑。是不明白自己这套问天卷“在问天宗之内,宗门至高功法,名扬修仙界,引得些许宵小之辈眼热,也是正常。”冯极羽道。。...

“功法?”穆紫疑惑。

“在问天宗之内,宗门至高功法,名扬修仙界,引得些许宵小之辈眼热,也是正常。”冯极羽道。

“原来如此。”穆紫点头,除了炼丹修仙,功法就是一个门派的立身之本,若是真的超越其他宗门太多,自然容易惹人觊觎。

就是不知道自己这套问天卷,到底如何。

“师兄,不会有事吧,虽然功法诱惑是事实,可谁敢肆意攻打我们问天宗。”眼见穆紫开口跟冯极羽说了几句,赵菲菲也开口问道,争回了话语权。

“来的人,自然是有所依仗。”冯极羽眼神闪了闪,却并没有细说。

到了山下之后,略微同行一段路,穆紫向几人拱手道别:“多谢几位师兄帮助,穆紫要先回玉虚宫,看小师妹是否安全。”

“行了,你快走吧,我们可要去藏经阁守护安全,你就自己躲好当个缩头乌龟吧。”赵菲菲开口道。

“诶,师妹不可。”冯极羽阻拦,旋即对穆紫道:“你快些出发,若是确认林菀师妹安全,便带她躲好。”

“谢师兄关心。”

道别之后,穆紫匆匆出发,一路上,同样是山路小径,此刻光线昏暗,看起来倒真有些阴森恐怖的感觉。

穆紫不敢直接到大路上晃荡,反倒是沿着树丛前进。

先前发生爆炸,她始终有些害怕路上还存在陷阱。她不是金丹,可禁不起那猛烈的一炸。

一路前行,穆紫想到此刻聚在山顶的,大多是外门、内门弟子,而有些杂役,做杂事的管事,是还留在自己的山峰上的。何况当时不在主峰之上的弟子,大概也有早些撤退。

因此,这一路上多少还偶尔有人走动,不至于太过凄清。

穆紫不敢吱声,只顾自己往前而去。玉虚宫的山峰靠近西北端,与太虚、清虚宫并不在一侧,反倒是跟外门、普通弟子所在的地方毗邻,因此旁边的山峰多少有弟子进入。

“路上,安全,并无陷阱痕迹。”穆紫每走一段,几乎都不会踩在那种看起来有新痕迹的地面上。偶尔有余力,会直接踩着树干前进。

速度不算快,但求稳妥。

地势愈发偏僻,古时候的山峰除了经常走人的所在,可没有多少修葺,高绝的岩壁没有护栏,而树林之中,枯枝落叶重重,更是容易散着潮气,显得分外冷僻凄清。

‘还有些距离。’穆紫看了眼位置。

走得正顺,忽然一道带着压抑和兴奋的声音自一处树林后边传来。

“小雨,你就答应我吧!都是宗门里的杂役,咱俩在一起,正合适。”

“师兄,你说现在宗门里出了事,带我躲着,怎么忽然说起这个。”女子的声音明显听着有些胆怯。

“咱们俩现在不就躲着了吗?这里很安全啊,靠近那没什么人的玉虚宫,根本不会有人经过。”男子的声音颤抖着道。

“师兄,能先不说这件事吗?等危险过去了,我再跟你说。”

“不行,师兄我已经忍不住了。”

“啊!周师兄你做什么!”

……

听见这声音,穆紫的眉头微微一皱,她没有立刻头脑发热冲上去,而是偷偷爬上了树,运用灵力轻身,在树枝间跳跃,靠近之后,躲在树杈上看着事情的全貌。

只见一个男弟子伸出手,在女孩的衣衫上撕扯,动作有些疯狂和颤抖。

“师妹,师兄已经喜欢你很久了,这回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你放心,以后师兄会对你好的。”男人的声音已经兴奋到极点。

而那女弟子的上半身,终于露出些许嫩白的肉来。

“师兄不要!”她忽然挣扎,一口咬在对方的胳膊上。

只听见一声惨叫,她见着机会,手脚并用,爬起来往外跑去。一边跑,一边捂着自己的衣襟,口中呼救。

“师妹,这里都没有什么人的,你敢咬我,师兄只能好好教你了。”男子一舔嘴唇,声音不疾不徐,脚下的动作却是丝毫不慢。

眼见他就要追上那名女弟子,忽然,穆紫跳下,从天而降,直接拦在了二人之间,在地上砸出一个浅坑。

“师姐救我。”

“你先到一旁。”穆紫点头示意。

转过头,就看到那周姓败类一脸警惕地看着她,上下打量。

等看清穆紫的模样,他忽然嘴角一勾,眼中露出几分轻蔑:“你便是那玉虚宫的女弟子?”

“对。”穆紫点头。

“既然这样,那就好说了,刚刚的事,你就当做没看到,你走你的,如何?”他语气轻佻,甚至还带着些许高傲。

穆紫盯着他,一时半会没说话。见此,他还以为穆紫有其他想法,嘴角一勾道:“难不成,你也想加入进来,被师兄我疼爱疼爱?哈哈哈!”

穆紫的实力,他也是有所耳闻,三年没突破,突破也就是个炼气一层。虽然成了修仙者,但境界够低,真的还不一定比得过他这个身强力壮的普通人。

尤其现在出现的状况,是宗门大阵开启,昏暗一片,大多弟子全都在别处,还有隐藏的危机,谁会管到这么个犄角旮旯里发生的事情。

“不想,我觉得,这位师妹也不想,所以,你能让我们两人走?”穆紫的语气平静道。

她不高,也不是什么金刚芭比,魔鬼筋肉人,面对正常的男性,还是很难有压迫力的,反之,眼前这名男弟子,估摸着他自己会很有优势,所以才这般有恃无恐。

“不能,除非,你们俩谁能让我舒服。”说着,他还做了个挺腰的动作。

“唉。”穆紫幽幽叹了口气,都说欲望上脑的时候,男人会不知死活,这回,总算是见到一个了。

“你就不怕我师兄师尊寻来?”穆紫道。

“你师兄师尊?废话这么多,想拖延时间是吧,放心,你们没机会走的。”男人老神在在道。

“等你赤着身体死了,谁知道你是怎么死的?哈哈哈!”他笑得张狂。

不再犹豫,他龙行虎步,一拳直接向着穆紫的面门砸来。

虬结的肌肉带着些许劲风,这一拳,起码上百斤的力道。虽然他并没有入炼气,但在这宗门灵山秀水,平日里更是做些力气活,体质也不差。

“给我倒下!”他满脸狞笑道。

啪。

拳肉相击,带着一声脆响,也掀起一丢丢小波澜。

书评(348)

我要评论
  • 就是一&,光点

    仰躺着,眼前就是一片星空,光点在缓慢游走,却能拖出一道道弧线,那不是凡俗中的天象,而是问天宗的星移斗转阵法。

  • ,完了&。

    “完了,完了,肯定又被打小报告了。”到了闭关石室之内,穆紫忧心忡忡。

  • &为神童

    从小开始学说话,似乎意外地有些简单,都能被村人称为神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