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焦糊的味道散在空中,穆紫望着眼前的坑洞,如此无比惨烈的景象,强悍的威力,心说如何能抵御。如果早先过去的的弟子们,究竟如何了?穆紫心头一紧,小心向前。突然发生过这样的爆炸,她也深怕自己不小心踩到什么机关陷阱,引起更大的危险。泥土随之而来着树枝树叶,散穆紫心头一紧,小心往前。发生过这样的爆炸,她也生怕自己不小心踩到什么机关陷阱,引发更大的危险。。...

淡淡焦糊的味道散在空中,穆紫看着眼前的坑洞,如此惨烈的景象,强大的威力,心想如何能够抵挡。那么先前过去的弟子们,到底如何了?

穆紫心头一紧,小心往前。发生过这样的爆炸,她也生怕自己不小心踩到什么机关陷阱,引发更大的危险。

泥土伴随着树枝树叶,散出凌乱的烟尘,带着潮湿的味道,等略微散去,又显出其中的人来,穆紫靠近了,总算是听到其中传来淡淡的呼喊声,像是因为身体痛苦难以宣泄发出极致压抑的声音。

“师姐,救我!”穆紫感觉脚边有着微弱的力道作用在自己的腿上。

低头看去,是一个样貌不错的女弟子。

“别怕,我在。”穆紫赶忙伸手,正要扶起对方,却发现手中的感觉意外地有些轻。

将人从树木的阴影之下带出,穆紫的瞳孔骤然缩成针芒大小。

原来,眼前的弟子身体都已经被炸成了两半,狰狞的伤口还汩汩留着血液,皮肉翻卷,苍白的骨头、血色的皮肉,让人禁不住头皮发麻。

“师姐,我会没事的吧。”女弟子的声音更加微弱下去。

身为修仙者,他们的体质比普通人要强上许多,可即便如此,受了致命伤,同样无力回天。

因此,她此时还有意识,也因此,她即将要死了。

穆紫强忍着心头的颤抖,她的双手双脚都好似不是自己的一般,好似有血液在充斥,又好似麻木了一般,心脏也跳得飞快。

是害怕吗?不是,是对同类惨状的悲悯和不忍,是对发生这一切的愤怒。

“师妹,你会没事的。”穆紫的声音柔和,轻轻地将对方搀扶在地上,抱着对方的头,抚摸着她的脸颊。

很快,对方停止了呼吸。

“死了。”

这是穆紫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死亡,也是她第一次安慰一个不认识的,即将要死亡弟子。

明明知道她要死了,却告诉她,会没事的。

穆紫握紧了拳头,指甲戳着掌心,却完全感觉不到疼痛。

她将对方的尸体放到一旁的树下,又很快去查看其他弟子的状况。此时,她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场地之中,应当还是有人幸存,未曾死亡。

穆紫回身看去。

泥土之上,有血液飞溅,残肢横陈,足以让一些未曾见过血腥的弟子看的双腿发软。

她也是一样,可她不能停下。也许这就是修仙界的残酷,不能成为强者,等待的结局,就是死亡。

“不要到处乱跑,小心爆炸!”身旁,有弟子出现,同样在施以援手。也有上边下来的弟子还不明白状况,四处乱走。

“来,服下这颗丹药,很快就有长老会来的。”穆紫先前炼制了不少大还丹,此刻发挥了作用,给有的救的弟子服下,暂时保住了性命。

“咳……多谢师妹。”有被穆紫所救的弟子感激道。

“这位……师妹,现在,该怎么办?”后边下来的弟子见到这副场面,也不敢走了,吵嚷着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能寻求穆紫的意见。

“师兄,若是你所在的山峰,有重要的东西要守护,则跟随师门长辈回去,免得出事,不然,还是留在原地为好。”穆紫看了眼四周道。

眼下,趁着宗门弟子聚集,开启星移斗转大阵的时候袭击,还布置这些手段,明显便是要封锁他们的路线,让他们投鼠忌器,没办法随意走动。

‘不过关键的问题是,这些手段,究竟是如何布置起来的。’穆紫皱眉。宗门的地盘可不比其他,长老们的眼皮子底下,偶尔还有人经过,要埋下这爆炸之物,没有时间和手段,根本无法做到。

“你们先到安全的地方躲着,这里的情况,便由我来处理。”一道微胖的身影出现。

“邱师兄?”穆紫道。

邱衍明点了点头,他也从山上下来了,很快,梁蕊等人也赶到,处理眼下出现的状况,有丹师在,倒是不需担心那些只做了紧急措施的弟子生命安全。

“阿紫,下边不保证安全了,你们倒不如聚在一起,待在原地再说。”梁蕊提醒道。

“可小菀师妹不见了。”穆紫有些焦急道。

“不见了?”梁蕊微微一怔。那名天资极佳的弟子,她也是有所关注的。

“先别管了,她天赋好,指不定哪位长老护着已经离开,你先保护好自己。”梁蕊道。说完,便匆匆去看那地上受伤弟子的状况了。

穆紫茫然,此时半山腰上,大多弟子都堵着,知道下边有危险之后,都无人再敢随意乱闯。

“我是金丹,太虚宫弟子跟我下山!”有弟子喊道,带起一众弟子往山下而去。山门不可一日无主,如今不知道有什么人在外边到处乱闯,有些东西,还需要人去守护。

“清虚宫弟子,随我回宫守护藏经阁。”另一边,也有人开口道。

“对,先去藏经阁。”有境界不低的弟子开口道。

穆紫看着不少人离去,期间,路上还偶尔有爆炸声传来,不过在金丹弟子的带领下,威力都被压制在最低,片刻之后,危险便大多解除了。

“走,先回玉虚宫看看。”穆紫打定主意。

若是林菀真是安全了,还是有极大可能被送到玉虚宫去的。

穆紫跟上一队,才发现队伍里有几名眼熟的弟子,冯极羽、赵菲菲一流。

“你怎么在这。”见到穆紫,赵菲菲还是下意识嘟囔了几句。

“搭一下太虚宫的便车。”穆紫笑道。

眼下的厌恶值,她是不考虑了,都是同宗的人,这时候薅羊毛,也不合适。

赵菲菲见状,也没多说什么。

“师兄,为什么眼下不先解除星移斗转大阵?这般昏暗,不是更难视物吗?”赵菲菲看向冯极羽。

对方摇了摇头:“昏暗只是表象,眼下,大阵对我等弟子并无害处,可是那些入侵宗门的人,却是会受到部分压制,此刻阵法虽然还不是对敌状态,但多少还是能发挥作用的。”

“那这次出手的人,会有什么目的。”穆紫趁机问道。对眼下的情况,她真的是一头雾水。

冯极羽看着她,沉吟一阵,道:“很可能是功法。”

书评(382)

我要评论
  • 又被打&了。”

    “完了,完了,肯定又被打小报告了。”到了闭关石室之内,穆紫忧心忡忡。

  • 知道了&事,她

    知道了修炼的事,她也想过飞天遁地,呼风唤雨,毕竟现代人,谁不想成为大能,口中喊着本座本座。

  • 好似蹦&被几乎

    脑袋里好似蹦出一道讯息,这回,被几乎快要睡着的穆紫给精准捕捉到了。

  • 我就这&吗!你

    “敲,我就这么让你看不起吗!你有种就等我抬起头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