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紫但是感觉到了些什么,却一直难以真正的悟透其中的奥秘。但是陡然之间,周身的光点星辰仿若内部分化出一股力量,化成浅色的微小光线,缓慢地地向她聚来,而体内的功法就相互呼应,本来除了略有些粗燥的灵力正常运转渐渐变的圆润饱满顺心。穆紫正徜徉于在这阵法之中,却也没特别注意不过骤然之间,周身的光点星辰好似分化出一股力量,化为淡色的细小光线,缓慢地向她聚来,而体内的功法开始呼应,原本还有略有些粗糙的灵力运转逐渐变得圆润如意。。...

穆紫虽然感觉到了些什么,却始终无法真正参透其中的奥秘。

不过骤然之间,周身的光点星辰好似分化出一股力量,化为淡色的细小光线,缓慢地向她聚来,而体内的功法开始呼应,原本还有略有些粗糙的灵力运转逐渐变得圆润如意。

穆紫正徜徉在这阵法之中,却也没注意到,一颗大星徘徊在她的身边,似乎是悄悄打量着她的情况。

“能突破吗?”穆紫暗道。

眼下,她的功法倒是不停地产生些变异进展,可修为却迟迟突破不了,难不成这是自己先天缺了什么营养,某个关键要素?

按照控制变量的思维,不是功法、不是环境,那就只能是她这个人的问题了。

欲哭无泪啊。

穆紫集中精神运转功法,境界似乎有了一丝丝的松动。

炼气二层已经达到极致,该是她突破的机会了。

有星移斗转大阵相助,她就不信自己还做不到!

轰!

灵力的洪流转动,穆紫只感觉脑袋一炸,忽然,整片星空几乎都在她的脑海当中,星图凝聚出来,却只维持了一瞬,很快便消失,穆紫只感觉自己的视野开启了缩放,定位到一个从来没去过的区域。

那里,一汪清澈的泉水汩汩流出,带着琉璃色的光芒,蕴含着精神力的光辉。同时,一阵强烈的召唤感觉向穆紫袭来。

“难道,它就是自己要找的东西?它就是,清神泉?”穆紫呆愣。

骤然,一股气息顺着空气流窜进入星移斗转大阵,流入穆紫这颗星辰之内。

嗡。

一声轻鸣,穆紫只感觉体内灵力震动,周围的灵气不由自主地向她涌动而来。

吸收!

穆紫大喜,开始了猛烈地冲击境界。

“炼气——三层!”

终于,禁锢的壁垒破碎。穆紫眼中闪过喜悦之色,随后,继续有大量的灵气进入身体,可她却失望地发现,它们大多只能停留一阵,随后便溢散出去,真能起到效果的,微乎其微。

能够突破一次,已经是此刻的极限了。

此时,阵法运转平稳,穆紫正盘算着什么时候结束,也好回去了,忽然之间,一阵强烈的震动,直接将所有人都震出了连接阵法的状态。

“结束了?”穆紫一怔,周围的弟子也是恍惚,有境界低的更是东倒西歪。

忽然,一声大喝从东边传来。

“藏经阁,出事了!”

“藏经阁出事?”有人下意识地重复,等抬头往东边看去,才发现那边的山峰烟尘漫天,即便是星移斗转阵法笼罩的昏暗之下,也清晰可见。

“真有人进攻宗门?”穆紫傻眼了,先前她随意一说,师尊还跟她保证安全得很,结果转头就打脸了。

饶是现在突破到了炼气三层,可较真起来,这算个屁啊。随便来个筑基期的敌人,她妥妥的就要被干掉了。

“逃,赶紧逃。”穆紫扭头一看,却发现身边的小师妹不见了,背后,师尊不见踪影,唯一还看得到的萧逸尘,对她嘱咐了句找地方躲着,也匆匆提剑离去。

“这家伙,都不飞了吗?”穆紫道。

顾不了太多,现在场内几乎乱成一团。

阵法之下,光线昏暗,虽然对大多都是炼气以上的弟子构不成困扰,可总是带着压抑和不安。

你一言我一语,便足以吵闹得沸沸扬扬。

“肃静,先回各自山峰!”有带队的弟子和外门执事开口喊道。不过如今的情况,还是力有不逮,效果微弱。

大多弟子一是从未见过这般景象,好奇看热闹,二是眼下吵闹,几乎都已经听不清四周的命令。

穆紫无法,只能独自寻找小师妹林菀。

师尊和萧逸尘自然是不需要她担心的,可小师妹年纪不大,境界也只与她相仿,她作为师姐,总不能丢下对方不管。

‘兴许是刚才混乱,被冲散了?又或者哪位长辈将其送走了?’穆紫一下就想到几种可能。

大多人已经并不留在原地,而是走动起来,显着茫然和慌乱。

穆紫走着,忽而撞到一个高大的身影。

“小师妹,你怎么还在此地乱走。”

穆紫一抬头,看到的却是石铁,先前那个控制着星移斗转阵法的炼器堂主,自家师尊的老弟子。

“林菀师妹不见了,石师兄,快帮我找找!”穆紫急迫道。

穆紫刚要行动,石铁伸手拦住了她:“你这样是找不到人的,现在这么乱,你先回玉虚宫,林菀小师妹,我来帮你找!”

“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快些回去。”石铁严肃道。

穆紫看了看四周,咬了咬牙,终于点头应了下来。

“保护好你自己。”石铁嘱咐完毕,一挥手,直接将穆紫送了出去。

等穆紫看清自己所在的位置,已经到了主峰半山腰之下。

此时,这里也有三三两两的弟子下来,往外走去。

此刻正确的应对方法,就是回到自己所在的山峰,然后乖乖待着。

穆紫也知道,眼下宗门不知出了什么状况,坚守各自的阵地,才能不自乱阵脚。

可关键是,她玉虚宫本就没几个人,乱阵脚也乱不到她啊。

到底该往哪里去?

穆紫犹豫。回到玉虚宫,估计就是她一个人像缩头乌龟一般待着,至于小虎和雪瑶他们,应该都跟陈兴待在一起,不需太过担心,反倒是没了踪影的林菀……

穆紫杵在原地,看着下来的弟子,却是始终没见到林菀的踪迹。

不行,还是得找人!

穆紫心头焦急,发生眼下的状况,对方要么是听了长辈的话,回宫里,要么,便是去了某处躲藏。

可明明先前她们都在一处,没理由会不告而别啊。

穆紫还在等待,上边已经有弟子成规模地下来了,显然是听了执事和领队的组织。

不在,不在,还是不在。

穆紫正看着,忽然,背后又传来一声爆炸。

这回,不是在阵法之内,她听得清清楚楚。

又出事了?

穆紫来不及细想,匆忙回头赶去。

爆炸带来的强大威力,直接推开了坚实的泥土,炸开道道坑洞,而高大的树木,也被直接炸断,露出凌乱的树茬。

书评(360)

我要评论
  • 鸡。为&己心理

    “是的。”她略微低头,仿佛斗败了的母鸡。为什么自己心理年龄都几十岁了,还要被一个孩子教训。

  • 么让你&看不起

    “敲,我就这么让你看不起吗!你有种就等我抬起头来!”

  • 的很齐&负责修

    修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财侣法地不说,光是平常烧水做饭的琐事,总不能时时刻刻要自己动手,所以伙夫杂役,都是配的很齐,高端的人才,大多就只要负责修炼就可以了。

  • 律动,&缕的力

    她鼓足一口气,坐到蒲团上,随着呼吸的律动,丝丝缕缕的力量开始在体内凝聚。

  • &出一道

    脑袋里好似蹦出一道讯息,这回,被几乎快要睡着的穆紫给精准捕捉到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