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炼制的大还丹看出来有点儿寒颤,虽然炼制丹药的神秘的感了渐渐消散,但浪费了时间什么的,没办法自己先说好吧,炼药师,虽然有自己的自豪的。这种状况就像是那些文诌诌的文人,也可以说自己的文章一钱不值,虽然别人说?真的对不起,不行啊。更何况炼药这种事情,虽然要技这种状况就好像那些文绉绉的文人,可以说自己的文章一钱不值,但是别人说?对不起,不行。。...

虽然炼制的大还丹看起来有点寒颤,虽然炼制丹药的神秘感已经逐渐散去,但浪费时间什么的,只能自己说说好吧,炼丹师,还是有自己的骄傲的。

这种状况就好像那些文绉绉的文人,可以说自己的文章一钱不值,但是别人说?对不起,不行。

何况炼丹这种事情,还是要技术,要天资门槛的好吧。

换个旁人,他行吗他。

“继续,动作一。”妇人看了穆紫一眼,也没多说,直接指点起她的修炼来。

穆紫这次没有抵触,反倒挺自觉地就摆好了姿势。

开始的拒绝是因为锻炼的痛苦,但是发现其中的好处,身为一个能衡量利弊的聪明女性,她还是知道孰好孰坏。

眼前这个师尊二号,貌似对她也没什么坏心眼。

说来也奇怪,在这宗门之内,她接触的人不多,除了偶尔有几个厌恶她的,大多还是对她不错,帮助着她的修炼。

难道这是身为气运之子的福利?

穆紫想想还是摇了摇头,她若是气运之子,修炼起来哪里可能这么不顺,还有什么封锁,让她修为迟迟不得寸进。

半个时辰,她练练,咬牙此时也变得勉强可以接受了起来。

“这个动作,练得也差不多了,应该记住了吧。”妇人在穆紫身上一点,让她立即解开束缚,放松了下来。

“记住了。”穆紫舒展身体,点头道。

“好,那就来第二个。”

“什么,还有?”穆紫愕然。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是听到的时候,她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来吧。”

“咔咔咔。”

“啊啊啊!”

伴随着丝丝疼痛的感觉,穆紫的身体被扭成一个更加复杂,也更加奇怪的形状。

原本不可能做到的动作,可能是因为已经经过第一个动作的练习铺垫,能成功做了出来。

“师尊,快把我解开,我感觉骨头快断了!”穆紫喊道。

她只感觉一处肌肉绷得格外紧,里边的骨头都在嘎吱作响,好似下一秒就要断裂。

“放心,断不了!”妇人老神在在道。

“断不了,可是我感觉,真的不行了啊。”穆紫脸色煞白道。

这第二个动作不比第一个,短短时间,她就感觉身体的肌肉开始紧张,麻木,整个人的动作都仿佛被寒冰急速冷冻,成了固定的形状。

“呼,呼。”她大口喘着气,试图让自己的身体保持生机和活力。

“行了,别想那么多,我可不会让你死掉。”妇人看了她一眼:“有这时间担心,还不如试着运转功法看看。”

运转功法?

听见这话,穆紫头都大了,身体这么痛苦,谁还能运转得下去,这不得精神崩溃了啊。

可是此刻,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喊了这便宜师尊好几次之后,身体的痛苦让她几乎要喊出来。

实在没法,身体痛苦的时候,运转功法,反倒是逃避的一种方式,于是她拼命凝聚精神,开始运转无名法诀。

这段时间,无论是修炼丹道、又或者是修炼功法,都未曾在自己的面板当中显现出来。

她心头也憋着一股韧劲,起码,得靠自己修炼入门,能够在面板当中显现出来。

她穆紫,不是庸才!

极度难受之下,她竟然平静下来,运转起了功法。

一圈,两圈,这位师尊传授的功法,原是有着一种变化,可是在这无知无识,自然而然的修炼过程之中,竟是逐渐汇聚,形成了一套自然的运转之法。

若是清醒,穆紫必定会犹豫,甚至停下修炼,询问眼前的便宜师尊。

可如此她肉身承受着痛苦,靠功法抵御,反倒是两两抵消,没有半分闲心去思考其他,只是不停地运转。

炼气一层、炼气二层!

曾经的灵力全部从丹田当中出动,在身体之内不停运行,直到极致。

轰,轰。

灵力的洪流在经脉当中浩荡,而且在窍***孔之外,也有丝丝缕缕灵气涌入。

灵气是外界的物质,入体内炼化,则成灵力,改变肉身,提升境界,妙用无穷。

不过此刻,她的境界依然未能提升,反倒是体内的灵力不停地凝聚,依旧是气态,但缓缓有了些露珠的感觉,颜色,也从淡淡的白色洪流,转变为透明,闪烁着些琉璃的光彩。

“突破,突破!”穆紫心底喊道。

此时,她的身体仿佛也灼热到极致,气血之力,灵力在体内同时沿着经脉四处运行。

这两股力量好似成了一个个大锤,敲击着她的皮肤、筋肉、皮膜,深入体内改变着一切。

“现在就开始了吗?丫头,希望你能够成功吧。”妇人忽的睁开眼睛,又缓缓闭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穆紫好似清醒,又好似在睡梦之中,她能够听到哗啦啦的流水声音。

不,这不是水流,而是体内血液的流动,由于太过猛烈,敲击着耳鼓,让她产生‘听到’的感觉。

伴随着心脏的跳动,穆紫只感觉灵力一动,整个身体忽然散开,恢复了原状。

突破了吗?

穆紫感应着自身境界。

没有,还是炼气二层,不过如今的感觉,却和曾经大相径庭。

仿佛曾经是虚假的炼气二层,如今才是真实的。

丹田之内,灵力的总量看似未变,但其中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远胜以往。

灵力也发生了一种古怪的变化,只需要心念一动,便自由在体内运转,而且循着未曾运转过的轨迹,轻车熟路。

“师尊。”这回,穆紫真诚行礼。

传道受业,此时,她修行有成,总算放下心中的警惕,对方,担得起她师尊的称号。

“如何?”妇人望向她的丹田,开口道。

穆紫将功法运行的变化说了出来。包括灵力的运行轨迹,并无隐瞒。

“师尊,这是何故?难道是我先前身体痛苦,运行出错了?”穆紫有些不确定道。

妇人凝眉思量一阵,摇了摇头:“此功法,为师偶然得到,其中道理,还需你自行思索。”

“师尊,功法可有名称?”穆紫询问,比起轻灵吐纳诀,此功法现在展现出的效果,明显强了许多。

“问天宗……此功法,你便叫它,问天。”妇人缓缓道,“有今日之功,已经足够,你便回去吧。”

她一拂袖,穆紫便已离开了此地。

洞府内,珍宝还均匀地洒下光芒,妇人颓然起身,好似发呆,看着她离开的位置,喃喃道:“小丫头,希望你快些强大起来吧。”

书评(487)

我要评论
  • &感觉到

    这位冷脸师兄,无敌师兄,他是属于那种,你能感觉到他对你不爽,但是他不说,却总是时有时无透露出嫌弃和不屑的人。

  • 萧逸尘&自己的

    那男子萧逸尘,正是自己的师兄,三年以来,她也早就看出来对方看自己不爽,要是说到了师尊那里……

  • &撞见,

    就好比上课玩手机被班主任撞见,上班摸鱼被老板抓包,穆紫的心情是复杂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