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穆紫回梁师身旁再次去学习丹道知识,并未任何异样,这让她会觉得,一切再次回正轨。毕竟,除了火火。晚饭,到饭堂换了碗灵谷鸡汤,和定食一同吃下后,穆紫终于等到觉得鸡汤的效果回到了尽头。再也没那种身体放佛受滋养的非常舒适玄奥觉得。回房间,穆紫盘当然,除了火火。。...

白天,穆紫回到梁师身旁继续学习丹道知识,并无任何异样,这让她觉得,一切重新回到正轨。

当然,除了火火。

晚饭,到饭堂换了碗灵谷鸡汤,和定食一起吃下之后,穆紫终于感觉鸡汤的效果来到了尽头。

再没有那种身体仿佛受到滋润的舒适玄妙感觉。

回到房间,穆紫盘膝而坐。

至于那个妇人?她是不打算去找了,就算找,也不可能找到。

毕竟当时她连对方的位置都没问过。

打坐吧。

穆紫闭上眼睛,鼻中吸纳清气,不再多想。不多时,她忽然感觉身体微微一震。

“?”睁开眼睛,穆紫发现,自己竟然已经不在房间之内,眼前是一个略微眼熟的洞府。

“来了。”一道声音传来,昨日的妇人出现在穆紫的眼前。

穆紫瞳孔一缩,自己怎么到这地方来了?

先前在玉虚宫,她自己走到偏僻的地方还说得过去,但是眼下她分明在丹阁之内,这里守卫森严,还有着重重高手,这种状况之下,对方竟然能悄无声息地将她带出来?

穆紫暗暗缩紧了手脚。

“师尊,我是……怎么过来的?”穆紫斟酌着言辞道。

“怎么过来的?”妇人瞥了穆紫一眼,“看来你这丫头,是不太想来啊。”

穆紫暗暗咽了下口水。

“也罢,少废话,快些开始修炼。”妇人直接催促道。

“昨日那个动作,先练半个时辰。”

“啊,还练啊。”穆紫想起先前自己欲仙欲死的感觉,讪讪道。

昨天的修炼带来的感觉仿佛还残留在身体之中,虽然事后并没有酸胀痛苦,但是修炼过程当中的难受和痛苦,让人几乎不想尝试第二次。

“用不用师尊帮帮你。”妇人的声音淡淡道。

“额,不用了。”穆紫老实找了个位置,盘膝坐下摆好姿势。

很快,肉身的难受又开始,正在她感觉快支撑不住的时候,时间到了。

穆紫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妇人开口道:“继续,运转先前传授你的功法,为师直接给你灌顶,先想办法将你的修为带到炼气巅峰再说。”

“啊?师尊,这样灌顶,我以后不会再也没办法突破境界了吧。”穆紫担忧道。

她宁愿自己突破慢一点,也不愿莽撞,毁坏自己的根基。

“小丫头,你想的太多了,区区炼气的灌顶,根本不影响其他,你尽管受着就是。”妇人完全不给穆紫反驳的机会。

“坐好,快。”

穆紫有些不情愿,但屈服于对方的威严,只能乖乖照做。

呼吸,吐纳,灵力按照先前学会的方法交替着运转,不过灵气吸纳的速度依旧缓慢,并没有与曾经的功法有太大的分别。

“控制灵力,守住心神!”妇人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穆紫只得提起心神,专心运行灵力。

修炼可不是简单的事情,若是修行的时候还不专注,灵力冲坏了经脉,或者游走到某处死穴,那后果不堪设想。

很快,一股浑厚的灵力渡入到穆紫的身体当中,顺着经络轨迹运转。

修仙一途,去伪存真,就是在不断地运行灵气过程当中,补足肉身缺漏,提升大道感悟,进而引发质变。

学重要,运转灵力更重要。

此时那妇人做的,就是强行拔高穆紫灵力的运转能力,让她在实践过程中,提升自身的修为境界。

此时灵力的量,超越穆紫修为的正常水平,却没有超过她身体能够承受的上限。

穆紫发动自己的全力控制,确实,有些许的变化在身体之内发生,不过很快,这股力量开始缓慢削弱,随后,又只能从身边便宜师尊身上不断传来灵力。

可无论怎么循环修炼,最终这股灵力都无法驻留到丹田之中,成为自身的力量。

“这家伙,身体怎么就这般古怪。”穆紫身后的妇人也是眉头皱起,按说她的修为去给一个普通弟子灌顶,即便对方天资差些,修为不高,也足以稳步提升境界,哪里会跟穆紫似的,仿佛拿着石头填海,根本看不到什么成效。

憋屈,太憋屈了。

这要是在战斗,她可以直接控制灵力爆发出强大的威能,可这灵力是要灌注到一个弟子身上的,还必须控制着输出的强度和速度。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

穆紫感觉灵力总算停止运输,她才睁开眼睛,开口道:“师尊,这么晚了,明日弟子还得学习丹道,总要休息几个时辰吧。”

她此时不只是身累,更是心累,在这里做着不知效果如何的痛苦修炼,简直跟坐牢没什么分别,尤其这个便宜师尊看起来还特别严肃,生怕对方一个不高兴,就把她给灭了。

听见这话,那妇人立马看了过来,不满的眼神仿佛在说:连修为都突破不了,休息什么休息!

不过此时时间确实也比较晚了,妇人伸手招了招,唤过小火雀,这小家伙不知什么时候,似乎跟对方关系搞得不错。

“这小家伙就让你带回去吧,记住,我的存在,不许向外人透露。”妇人说完,穆紫一个晃眼,不知道怎的,就又回到了丹阁的房间之中。

“刚刚那是梦吗?”穆紫喃喃道。

不过感觉着身上汗湿的衣衫,还有运转灵力过度之后隐隐有些刺痛的经脉,穆紫知道,先前发生的一切,不是幻觉。

“好累。”

匆匆淋了个热水澡,穆紫几乎沾着床就睡着了。

一夜无梦,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她会感觉到疲惫不堪?

不不不,最令穆紫有些崩溃的,就是她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虽然精神略微有些委顿,但是身体却意外地舒畅。

矛盾的感觉让她几乎思想错乱。

“你没事吧。”今天处理药材的时候,梁蕊感觉到穆紫的异样,开口问道。

穆紫赶紧摇了摇头,再怎么样,她也不敢说出师尊二号的事情。

可是如今丹道和修炼一途,都需要更多的时间,让她隐隐有些烦躁。

“对了,之后丹阁有个考核,唯有丹师才可参加,不同等阶的获胜者,都可获得奖励,你二人可好好努力。”梁蕊对二人道。

“是。”林菀应道。

穆紫却显得有些兴趣缺缺,不管有什么奖励,一般的对她来说,都没有多少价值。

看见她这副模样,梁蕊凑到她耳边道:“这回的奖品里,有灵谷鸡汤的水源。”

书评(246)

我要评论
  • 师兄,&不爽,

    这位冷脸师兄,无敌师兄,他是属于那种,你能感觉到他对你不爽,但是他不说,却总是时有时无透露出嫌弃和不屑的人。

  • &看不起

    “敲,我就这么让你看不起吗!你有种就等我抬起头来!”

  • 若是这&,该送

    “师尊,小师妹这种天赋,若是这回还不能突破,该送出宫去吗?”

  • 前方端&坐着,

    “师尊,我去闭关,争取在收徒大会之前,提一提境界。”穆紫看向前方端坐着,面色慈祥的老人,行了个礼道。

  • 鸡。为&要被一

    “是的。”她略微低头,仿佛斗败了的母鸡。为什么自己心理年龄都几十岁了,还要被一个孩子教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