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穆紫这时冷静下去,才意外发现早先的一番动作,并也没让她的身体感觉到多少疲惫,反而有种轻灵飘逸非常舒适的感觉。很奇怪,么是早先那动作的效果?穆紫有些诧异,按照常理,倘若人真的相对固定某一个姿势太久不不能动弹,身体反而会身体僵硬酸疼,自己却也没这种感觉,反而格外穆紫此时冷静下来,才发现先前的一番动作,并没有让她的身体感觉到多少疲倦,反而有种轻灵舒适的感觉。。...

上山。

穆紫此时冷静下来,才发现先前的一番动作,并没有让她的身体感觉到多少疲倦,反而有种轻灵舒适的感觉。

奇怪,难道是先前那动作的效果?

穆紫有些不解,按照常理,若是人真的固定某一个姿势太久不动弹,身体反倒会僵硬酸痛,自己却没有这种感觉,反倒分外舒畅,让她有些惊奇。

自己这位便宜师尊,到底是什么人啊。

不过出于警惕,穆紫决定还是不要想太多的好。

行到中途的灶房,穆紫感觉肚子已经饿得咕噜噜响了。

“嘎吱。”

木门打开,里边的几人看了过来,等发现是穆紫,急忙道:“阿紫姐姐,你去哪里了!”

“我……”穆紫下意识就想要吐槽,可是想到那妇人的警告,以及火火还在对方的手上,硬是把话吞了回去。

“在山上逛逛,迷路了,快找点东西给师姐填下肚子,饿死了。”穆紫感觉自己机智地转移了话题。

“好嘞。”看着穆紫的衣服都有些脏污了,小姑娘有点担忧道。

等饭菜上桌,穆紫的肚子咕噜噜一阵响动,直接大口吃了起来,如风卷残云,一扫而空。

“师姐,你是不是饿了,今天吃了这么多。”小虎探出头道。

“说什么呢。”程雪瑶赶忙拍了拍他。

“好像……真有些饿了。”穆紫看着自己吃下的食物,也有些惊讶道。根据平时的量,她已经吃下了两份以上了。

“阿紫,你去哪了,先前你忽然不见,林菀师妹也来寻过你,他们还以为你出事了。”陈兴道。

“哈哈,你们放心吧,都在玉虚宫附近,我能出什么事呢。”穆紫打了个哈哈。

“那师姐你以后在山上不走了吗?”小虎有些期盼道。

穆紫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小虎,师姐之后还要去丹阁,要是有时间,会多回来看看你们的。”

“可是之前你走了之后,这山上都没意思了。”小虎撇了撇嘴道。

“嘿,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天天在山上闲的没事。”程雪瑶毫不留情地打击道。

“你说什么呢!”小虎愤懑。

“好了好了,你们俩别吵了,好好修炼,现在有陈叔这么个活生生的例子在了,你们可有东西学了。”穆紫对着二人道。

“阿紫姐姐你真的要走啊。”看穆紫好像真不打算留着,程雪瑶也开口道。

“走了走了,以后成了丹师,你们就不用愁丹药了。”穆紫摆了摆手。

虽然她也有些舍不得这山上的人,可是留在此地,她将无法在丹道上有所进展。

眼下的分别,只是为了未来更好的相聚。

到了山上,穆紫看到萧逸尘闭目立于楼阁之上,一道暗银色的长剑,立于身侧,缓缓沉浮。

“回来了?”似是感应到来者,萧逸尘开口道。

“嗯,师兄的剑,也练好了吧。”穆紫看着凌空悬浮的剑器,眼中闪过一丝丝羡慕。

隔空控物,有自己的法宝,正是一个修士走上正轨的重要标志。

“有所成,如今你在丹阁,也应当更加努力才是。”萧逸尘点了点头,却没有先前那般轻视穆紫的意思。

“是,师兄。其实在其他地方,穆紫也颇多仰仗师兄的威名。”穆紫看着萧逸尘严肃,禁不住还是开了个玩笑。

“只希望,你不要乱传我的名声才好。”萧逸尘好似想起了什么,身体微微一动,显然乱了些心神。

穆紫见状,赶紧开溜。

跟自家师兄开玩笑,还是适度才好。

林菀也还在此地候着,还未回丹阁,此刻见到穆紫,赶忙迎了上来:“师姐去哪了?忽然消失,吓死我了。”

“咳咳,在附近转了转,山里树多,一不小心迷路了。”穆紫只得重复这个说辞。想想先前听小虎他们说林菀还特意来找过自己,心里倒真有些过意不去。

“师姐去的哪里?没有遇见什么危险的事情吧。”林菀道。

“没有,师妹你就放心吧,我就在后山转了转,现在回来了,哪里还可能会有事。”穆紫笑道。

至于危险嘛,她也不知道那个不知名的老妇人算不算危险。

穆紫原本还打算向师尊告个别,谁知道师尊又不知道去哪了,闭关或者外出,神出鬼没的。

回房整理一阵,带上小师妹,穆紫二人重新往丹阁而去。

“师姐,火火呢?”林菀好奇道。

之前那个小火雀,她也是有注意到的。

“它啊,可能贪玩,之后会让它到丹阁找我的。”穆紫笑了笑。

不过心里头却冒着虚汗。自己被人威胁了,此刻反倒是跟做了亏心事似的。

万一真要被身边的人发现不对,到时候火火的性命,很可能就不保了。

这些理由虽然听起来有点牵强,但是也说得过去,穆紫眼下只希望身边的人能别问了。

一路上,平安无事,二人路过太虚宫的时候,还看到先前救下的小师弟王枢,对方依然在扫地,不过没被人欺负,还过来向她们道谢了。

有些弟子霸道,但是被破天道人那么一吓,相信没有几个月是无法缓过来的。

修为的差别,好似自己的性命就是一只蚂蚁,没把胆子给吓破,都算那几个人心态不错了。

要是再出来欺负人被逮着,那后果,他们承担不起。

“王枢师弟,你的天赋无论如何,比我一定是要强的,只要你好好修炼,一定能成功!”穆紫临走了,还鼓励了对方一番。

他当初收徒大会的时候,虽然灵根测出驳杂,但是却有一等先天灵气,相信资质也不算弱,总不能在此时就弱了修仙之心。

“嗯。”王枢重重点头。

等到了丹阁的住处,穆紫放下手里的一些杂物,松了口气:“到了这里,那妇人总追不过来了吧,至于火火。”

穆紫有些纠结,她眼下若躲着,自身是无恙了,但火火就很可能遇到危险。

不过当初那妇人是说,说出她的存在,才会伤害火火。

因此,穆紫觉得,救火火这件事,只能徐徐图之。

不如自己在丹阁之中修炼强大,或者借着里边森严的守卫,告知某个长老,再想办法出手营救。

书评(295)

我要评论
  • 出一道&讯息,

    脑袋里好似蹦出一道讯息,这回,被几乎快要睡着的穆紫给精准捕捉到了。

  • 比这些&尽了方

    她好歹也是现代人转生到这个世界,思维应该是比这些古制社会的人灵活的,可用尽了方法,也没用啊。

  • 门关上&的光线

    按动机关,厚重的石门关上,明亮的光线随着石门的移动逐渐有些暗沉下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