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紫记了大老半天,才终于等到把功法给记下来去了。“没事儿,忘了也不妨事,以后不时的,我会帮你进一步巩固。”妇人再次道。穆紫无语,还得不时进一步巩固?她是想留自己多久啊。“抬爱传道授业大恩,可知道前辈的名号是?”穆紫只想记下来对方的称呼,到时候打探出身份,让师尊来跟她好“没事,忘了也无妨,以后时不时的,我会帮你巩固。”妇人继续道。。...

穆紫记了大半天,才终于把功法给记下来了。

“没事,忘了也无妨,以后时不时的,我会帮你巩固。”妇人继续道。

穆紫无语,还要时不时巩固?她是想留自己多久啊。

“承蒙授业大恩,敢问前辈的名号是?”穆紫只想记下对方的称呼,到时候打听出身份,让师尊来跟她好好交流交流,也就不怕了。

“哼,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你喊我师尊即可。”妇人开口道。

“可是……”

“说!”

“师,师尊。”穆紫只能硬着头皮道。

虽然对方并不是自己承认的师尊,但是好歹也传授了自己一个还不知道名字的功法,喊一下,应该也不吃亏吧。

“好,乖徒儿,之后你就在师尊这里修炼,其他地方,就不要去了。”妇人直接开口道。

“前辈,这……”穆紫开口道。

“嗯?”妇人的眼神犀利,转向穆紫。

“师,师尊。”穆紫只得换个称呼。

“若是我一直留在此地,宗门里的人都寻不到我,到时只怕也会惹出麻烦来。”穆紫斟酌着言语,小心翼翼道。

走是一定要走的,谁会留在一个很奇怪的陌生人旁边啊,好歹也有个熟悉的过程先好吧。

穆紫偷偷打量着妇人的表情,只见对方思索一阵,皱了皱眉:“你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

“是啊,师尊。”穆紫开口道。

喊了几回师尊,此时开口,都更加顺畅,没有多少因为尴尬而带来的滞塞。

“这样,让你回去可以,不过以后每晚,必须到僻静处寻我,由我教你修炼。”妇人道。

“行。”穆紫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只不过,这么奇怪的地方,谁还会重新来。

所以她压根连怎么找对方都没问。

忽然,妇人伸手掐了掐的她的胳膊肘,捏着细细的,还有些发软。

“你这身子骨这么弱,现在,先跟我练一套动作。”

“还练啊。”穆紫刚刚背完那个法诀,都已经感觉自己头昏脑涨了,原本以为能找个理由跑了,谁知道事情还没完结。

“让你练就练,你这性子,如何才能变强。”妇人皱眉。

穆紫只能听凭安排。

对方接下来传授的动作倒是没有任何口诀,只有行动,穆紫的身体时而扭曲一百二十度,时而把手脚叠成一个怪异的形状。

要不是她身为女性,多少还有些锻炼身体的柔韧性,估摸着自己的骨头都要崩断了。

“第一个动作,保持半个时辰,你就可以走了。”妇人开口道。

“好。”穆紫眼前一亮,虽然这个动作并不舒服,但是既然都已经做出来了,不过就是一个小时的时间嘛,拼了。

妇人见状,嘴角微微一勾,自顾自走到一旁坐下,不露半点声响。

穆紫此时的状况,像是一个结构精巧的锁,每个关节、肢体恰好相互缠绕,构成精巧的平衡。

刚开始,还需要稍微用些劲力去保持平衡,可是很快,穆紫只感觉肢体有些麻木,身体不自觉地放松,可是却并没有打破这段平衡,解开束缚。

反倒是骨骼,肌肉开始微微的震颤,像是因为血液堵塞,循环不畅之后骤然解开,而颤抖不已的感觉。

有些难受,但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接受。

时间刚到一半,穆紫还能保持笑容,可是很快,忽然,一股热量在身体当中缓缓升起,好似身体的气血在顺着经络运行。

热,好热。

一瞬间,穆紫只感觉汗都打湿了衣衫,整个人仿佛置身在一个蒸炉当中。

这是,什么情况。

穆紫咬牙坚持,可是这种热力是由内而外,并不像外部的炎热,能够想办法抵御。

四肢和肌肉也传来一种古怪的酸胀感,就像是自己的身体都不是自己了似的。

跑马拉松,也不过如此了吧。

“解,解开。”穆紫忍受不住,开口喃喃道。

她试图松开四肢和肌肉,可是到了如今的阶段,她的手脚已经完全不受控制,整个人盘成一个球一般,只感觉一道道气血在身体之内游走。

曾经突破炼气,她的肉体有过增强,可那只是激活有些萎缩的肌肉群,排出身体之内的杂质,强大,还是远远谈不上的。

“师尊,帮我解开啊,我感觉要不行了!”穆紫实在忍不住,开口喊道。

“时间就快到了,忍不住就喊出来。”妇人没有半点动作的意思,闭着眼睛开口道。

“我#@¥……”穆紫只想骂娘,可对方让她喊,她偏偏就不好意思喊出来,多少也得顾及点面子好吧。

穆紫大汗淋漓,好似跑了十几公里一般,甚至效果可能还更好。

“不行,要自救!”穆紫此刻虽然身体难受,但是精神却分外地清醒,眼神在四处游移,搜寻着环境中每一分可以利用的东西。

可是目光所及之处,除了草木,就是石头。

她要翻滚起来!

穆紫用力转动着身体,可是此时身体每个部分都好像有自己的意识,在颤动,好似要耗尽肌肉当中的每一分潜力。

穆紫在努力。

然后,妇人走到她面前,点了下她的身体。

“起来吧,时间到了。”

穆紫呆呆地看着,此时她还像个球一样趴在地上。

可是很快,她噌的一下就站起来了。

身手灵活而矫健。

“那,我走了。”穆紫莫名感觉有点不痛快。

明明想靠自己站起来,谁知道时间竟然到了。。。

“你走吧。”妇人平静地看着她。“只不过,不要说出我的消息,不然的话。”

她幽幽看着穆紫的眼睛,忽地一伸手,火火落在了她的手上。

“火火!”穆紫紧张。

“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我不会伤害它,而且你每天过来修炼,自然也能见到。”

“你保证。”这回,穆紫的眼神没有了多少畏缩的意思。

火火身为她的伙伴,早已不同于一般的东西,若是受到伤害,她原谅不了自己。

“我保证。”妇人开口道。

火火在她手里,倒是没多少挣扎的意思,也不知道是不是觉得对方实力太强,挣扎也没有作用。

穆紫深深看了对方一眼,往外走去,这回,没有无形的墙壁阻隔,顺利地出去。

此地其实依然在玉虚宫范围之内,不过距离有些遥远,深山古林。

穆紫走着,也不知道对方用了什么手段,她走出几步,便到了山脚之下。

书评(344)

我要评论
  • 现,莫&说在这

    这种表现,莫说在这玉虚宫,无论是其他随便哪个长老门下,都早该被扫地出门。

  • 简单的&,大多

    修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财侣法地不说,光是平常烧水做饭的琐事,总不能时时刻刻要自己动手,所以伙夫杂役,都是配的很齐,高端的人才,大多就只要负责修炼就可以了。

  • 也是现&代人转

    她好歹也是现代人转生到这个世界,思维应该是比这些古制社会的人灵活的,可用尽了方法,也没用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