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时,那几人的身形一僵了。本来蓄满力气的身体全部不敢不能动弹,硬生生地扭过身,露着比哭还很难看的笑脸:“长、长老,我是跟师妹开玩笑呢。”他们被打死都想不到,紫霄宫的破天道人,居然会会出现在这种地方,怪,真的是太怪了。真要让对方看见他们在被欺负穆紫,那不原本蓄满力气的身体全部不敢动弹,硬生生地扭过头,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长、长老,我是跟师妹开玩笑呢。”。...

顿时,那几人的身形僵住了。

原本蓄满力气的身体全部不敢动弹,硬生生地扭过头,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长、长老,我是跟师妹开玩笑呢。”

他们打死都想不到,玉虚宫的破天道人,竟然会出现在这种地方,怪,实在是太怪了。

真要让对方看到他们在欺负穆紫,那不是嫌命长了嘛。

“欧?那我刚刚看到是谁说的别留手……”破天道人眼神淡淡地扫过几人的身体。

顿时,一阵汗毛倒竖,几人几乎感觉有一股锋锐的剑芒扫过身体一般。

“长老,我们错了!”

穆紫看着几人,缓缓摇了摇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走吧。以后再欺负人,我直接喊师尊来教训你们,知道了吗?”

“是是是,多谢姑奶奶饶命!”

一行人急忙连滚带爬地跑走。

“师尊,你怎么来了呀。”穆紫赶忙上前,拉了拉破天道人的衣袖。

“哼,再不来,怎么知道你这徒弟跑到哪里去了。”破天道人哼了一声,似乎有点不满。

“师尊,我这不是呆在山上,修行也没效果,还不如找点事情做嘛。”穆紫憨憨地笑道。

“哼,是不是你大师兄说了什么。”破天道人也绷不住严肃的表情,缓缓道。

“没有,和他没什么关系。”穆紫摇头。

“你这丫头,嘴巴倒是挺硬。”破天道人无奈。

“最近老夫闭关加上外出,空闲的时间不多,走吧,先带你二人回山。”破天道人一挥手,便将二者全部带起,凌空飞回了玉虚宫。

……

“这么说起来,在丹阁你还做得不错?”听完二人的陈述,破天道人略有些好奇道。

“当然了,不然师尊你以为我什么都不行啊。”穆紫有些气呼呼的。

“咳咳,那自然不是。丫头你既然炼丹不错,未来,倒也可以考虑在丹阁做事。

不过若是在那里不适应,便还是回宫吧。”破天道人开口道。

“好啦好啦,你就对自己的徒弟放心吧。”穆紫道。

“逸尘,先带你林菀师妹转转,熟悉熟悉宫里的情况。”待聊了片刻,破天道人开口道。

“是。”萧逸尘点头。

待二人走后,破天道人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递给穆紫:“丫头,这枚丹药,你服下试试。”

“什么丹药?”穆紫有些愕然,在丹阁长老给丹药她不奇怪,可自家师尊莫名其妙弄这一套做什么。

“这是师尊找人炼的,你不是一直修炼慢吗?也不知道它有没有用,先试试。”老者好似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把丹药塞到了穆紫的手里。

“师尊。”穆紫一时愕然。她修炼不畅的事情,自己都已经适应,却不想破天道人竟然记挂了这么久。

“修行本来就是与天争命,逆天而行,紫丫头你既然走上修仙之路,只希望你能顺利吧。”破天道人开口道。

……

居所,穆紫没有犹豫,立即服下师尊赠予的这枚丹药,顿时,一股特殊的药力在身体当中升起。

书评(328)

我要评论
  • 飞天遁&,谁不

    知道了修炼的事,她也想过飞天遁地,呼风唤雨,毕竟现代人,谁不想成为大能,口中喊着本座本座。

  • 的光线&。

    按动机关,厚重的石门关上,明亮的光线随着石门的移动逐渐有些暗沉下来。

  • 些奇奇&身上。

    多重因果禁制封锁?要是她只是个路人甲,怎么会有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在身上。

  • 孩童,&,她差

    可是成年人的心灵,总是与这身边的村庄孩童,格格不入,有孩子往她身上糊泥巴,她差点没忍住把对方给打哭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