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妹,后,你还准备离开丹阁吗?”穆紫问着。对于林菀来说,现下的时间,修练更为弥足珍贵,倘若在丹阁当中炼药而也没打好修练的基础,有些得不偿失。“师姐安心,丹道但是不容易,但任务不重,我但是花心思修练的。”林菀点了点点头道,“而如今,我了迈入炼气三对于林菀来说,眼下的时间,修炼更加珍贵,若是在丹阁当中炼丹而没有打好修炼的基础,有些得不偿失。。...

“师妹,之后,你还打算留在丹阁吗?”穆紫问道。

对于林菀来说,眼下的时间,修炼更加珍贵,若是在丹阁当中炼丹而没有打好修炼的基础,有些得不偿失。

“师姐放心,丹道虽然不易,但任务不重,我还是花心思修炼的。”林菀点了点头道,“如今,我已经步入炼气三层的境界了。”

“??”穆紫神色一僵。

这就是天才吗?明明大家都在一起炼丹,她靠着灵谷鸡汤和厌恶值,加上前期长时间的积累,才又突破一次,却是没想到林菀小师妹已经从炼气一层突破到了三层。

快,实在是太快了。

要不是她说,穆紫自己甚至都未曾察觉到。

境界还低的时候,其实很难分辨他人的实力高低,尤其是同一境界之内。

除非是炼气到了筑基,筑基到了金丹,会有质的变化,否则,都是极难察觉的。

“咳咳,既然这样,那便由师妹自己抉择吧。只要到时,我们偶尔回去见一见师尊就好了。”穆紫道。

“嗯嗯,都听师姐的。”

快步通过石桥,二人已经重新回到太虚宫的山上。

离了丹阁,倒是能见到不同的光景。

二人没有停留太久,只一路上寻了些鲜花野草,欣赏欣赏风景,谈笑间往任务处而去。

任务完成了,对于此刻的她来说,就是最大的圆满。

丹道上的进展,让穆紫的实力提升,同时也有了立身之本,不再需要如同过去那般畏畏缩缩。

能靠自己在丹阁之中立足,她就是个独立成熟的个体了。

不只是萧逸尘,就算太虚宫之中的冯极羽之流的打击,都不会再如曾经一般起作用。

这一回过来,穆紫明显发现,厌恶值少了许多。兴许是上次抢林菀小师妹的事情刚刚发生,所以太虚宫当中义愤填膺,但此时时间过去,愤怒之情便逐渐消失淡化了。

甚至于她这么个实力弱小,天赋不强的弟子,又有什么值得他们挂在心上的。

“嗯?你们俩,来交任务了?”到了任务处之内,有人看见证明,略微惊奇。

按照寻常的经验,大部分挑丹阁任务的弟子,都会失败,因为这些任务,基本上都不是为外人而设的,而是供内部弟子。

当时之所以没提醒,正是太虚宫某些弟子的授意,让这她们俩得个教训,到时候林菀要是有心,自然得找其他任务,至于穆紫,则是一无是处,到时废物更废,让他们出一口恶气。

“对,快结算一下,我们俩,此时都成了丹阁一员了。”穆紫开口道。

“行……”虽然满心疑惑,但他们还是着手处理二人完成的任务。

稍微等了会,看着这身边还无人出现,穆紫感觉事情有点不符合套路啊。

按理说这种情况,冯极羽和李义伦之流的,不是该出来晃荡一下的吗?

怎么失去兴趣了?

“太虚宫最近有什么事,怎么感觉空了许多?”仔细看看,穆紫发现此地人来人往都不如上次的多。

书评(447)

我要评论
  • “我也&到极点

    “我也不是自己不想突破啊。”穆紫感叹,难道她真的天资差到极点?

  • 风唤雨&本座。

    知道了修炼的事,她也想过飞天遁地,呼风唤雨,毕竟现代人,谁不想成为大能,口中喊着本座本座。

  • 她看到&是从婴

    某一天晚上,她看到家里的门后边发出微微亮光,一打开,就到了这个世界,而且是从婴孩开始长大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