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先听了穆紫的话,邱衍明本来是不信的,可她说的太有诱惑力了,么验证结果一下都不可以?只要你试一次,倘若师尊也不是她所说的那样,那自己做的,就一点错也没!何况现下的状况,他确实不太深入了解,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除了万长丰自己,又有几个人能说很清楚?!可此“什么?”万长丰的声音陡然大了起来:“邱衍明,为师平日尽心尽责,对你倾囊相授,如今只让你跟长老师妹解释一番,你都不肯。。...

先前听了穆紫的话,邱衍明原本是不信的,可她说的太有诱惑力了,难道验证一下都不可?

只要试一次,若是师尊不是她所说的那样,那自己做的,就一点错没有!

况且眼下的状况,他确实不太了解,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除了万长丰自己,又有几个人能说清楚?!

可此时,万长丰哪里还有心思管邱衍明具体说了什么,只感觉自家这个弟子没有如平时一般乖顺地听他的话,一股怒火便陡然从心底升起。

“什么?”万长丰的声音陡然大了起来:“邱衍明,为师平日尽心尽责,对你倾囊相授,如今只让你跟长老师妹解释一番,你都不肯。

我明白了,你是看到师尊如今落难,要落井下石了是吧!”

万长丰额头上青筋暴起,脸上带着的尽是凶狠和狰狞,看着邱衍明仿佛十恶不赦的仇敌。这一番模样的冲击,直接就把邱衍明给看懵了。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自己一颗真心,就是换回这样的结局?

对师尊的敬畏之心,也开始逐渐崩裂。

曾经他依然谦卑,只是因为在责罚的时候,内心都是毫无怀疑,然而这一次,他是因为穆紫的话,所以心里,早就种下了一枚怀疑的种子。

“师尊,我真没有。”邱衍明摇头,他依然没有第一时间反抗。

曾经,师尊说他控火不行,他拼尽全力三天三夜,修炼控火能力。

曾经,师尊说他办事不放心上,他把丹阁上下办事的地方全都学透。

曾经……

面前,听到他解释的万长丰并没有平静下来理解他,反倒是继续开口喝骂。狰狞的脸庞,飞溅的唾沫。

对待生死仇敌,也不过如此。

邱衍明已经几乎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只听到嗡嗡嗡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还有那冲击而来的恶意。

有人说,人接收到的第一信息,并不是语言,而是情绪。

邱衍明曾经一直在用语言来安慰和麻痹自己,但是如今面对着疯狂无比的万长丰,他终于不再说话,长出一口气后,往人群后边退去。

他这么久,到底在做什么啊……

“衍明,衍明!”看到默不作声的邱衍明离开之后,万长丰忽然有些慌了。

“你身为我的弟子,怎么可以背叛师尊啊啊啊!”他喊道。

“还有林菀,你答应过我,答应过我不走的!”万长丰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万师,之前我是说不听那些流言蜚语,可如今出了这事,我,我是不可能留在你门下的。”林菀似狠了狠心,开口道。

此时说这些话,任谁都不会奇怪,毕竟眼下,万长丰人设尽毁,做下这么多恶事,留在对方的门下,都是极为恶心和羞耻的事情。

“你们,你们一个个的,竟然都背叛我!”万长丰双目赤红。

“够了,此刻,剥夺万长丰丹阁内五阶丹师的资格,收押之后,待偿还所有罪孽,再观后效。”终于,有老者拍板道。

“你们不能这么对我,我在丹阁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万长丰喊道,正要挣扎动手,却是被药长老一挥手,直接全身没了力气,像一滩烂泥一般,趴在地上,被两个守卫弟子带着离去。

万长丰说的是没错,他有功劳。

可丹阁早已给了他报酬,也有丹师的尊崇地位,但是背后,他又做了什么?

贪得无厌!

后边做的所有事,祸害了多少宗门弟子,又毁了多少学徒的丹道之路。

“此后,万长丰所做的一切,都会恢复原状,你们,也要引以为戒。”

“是!”

待丹房之内的事情平息,遣散众人之后,老者看向两名守桥弟子,开口道:“如今真相已经查明,你二人受不白之冤,可得丹阁补偿,并重新选择丹师学习。”

“多谢长老。”二人激动。

他们原本便执着丹道,虽然受苦,却从未埋怨过丹阁,如今一朝沉冤得雪,还能得到补偿,自然是激动无比。

“恭喜两位师兄了。”林菀开口道。

“此事,还得感谢师妹你和你的那位师姐。”两人喜道。

“此话怎讲?”林菀疑惑。

“若非你二人,长老岂会关注到我们的存在。正是因为你二人路过,让药长老见过我二人一面,后又发生万师这等事,这才让我二人有机会开口伸冤。”

“竟是如此……”林菀惊讶后带了些笑容,向二人道贺。

随后,几位老者已离开,唯有药长老带着几人,到低层位置的丹室。

这里是大多弟子所在。

梁蕊也带着穆紫出现。

“穆紫师妹。”两人上前,开口道谢。

等了解前因后果,穆紫的脸上露出些许惊奇之色,这怎么说呢,确实有些巧。

“师姐。”看到穆紫,林菀的脸上带着歉意。

原本是她提议选的万师,谁知道对方背地里竟然是这样的人,闹出这些,她也有着部分原因。

“过去就好了。”穆紫摇头。

她并不埋怨,毕竟最后做下决定的人,还是她自己。至于万长丰的结局,她知道之后没有过分惊讶。见微知著,对方既然在她面前展现出某些不对的时候,她就应该能够料到,万长丰的问题,不止于此。

随后,便是几位弟子重新择师了。

这回,依旧有着丹师聚集,而药长老也愈发重视。他发现一个问题。

丹阁的氛围虽然纯粹些,但也有一个和其他地方相同的弊病。

那就是——高层的权力太大。

丹阁内虽然有审核制度,但更像一种形式,最终的决定,必定是某个等级丹师说了算的。

万长丰身上出的问题就是如此,他苛待弟子,扰乱外门,在这件事里,他就是做决定的人,而受苦的弟子求助无门。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这个过程弱肉强食,无可厚非,但一个组织想要长治久安,就必须要有一个循环,要让虾米能吃上大鱼。

……

后边的丹师选择,林菀几乎毫无悬念,选择了梁蕊门下。

而那两位守桥弟子的选择,却是有些出人意料,他们未曾选择一些高等阶丹师,而是选择了基础教授不错的,曾传道。

用他们自己的话说,第一次做选择的时候,觉得万长丰能力强,有些拿得出手的成绩,直接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就再也没管其他。

到后来,才觉得这些都是虚假的,被俗物影响了判断。

如今经过守桥时间的磨炼,能够重新回到丹阁里,早已没了过去那种浮躁的心思,只求能够在丹道中探索。曾传道,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穆紫点头,这二人经受万长丰的打压,又在桥边受苦这般久,都未曾放弃,正是在丹道上执着,他们只要天赋不是太差,未来一定能够有一番成就。

书评(233)

我要评论
  • 在体内&无形力

    在体内无形力量疯狂的挤压之下,灵气长矛还是坚定地往前,一寸,一厘。

  • 厌恶值&”

    所以她也就没听见一道微弱的提示:“萧逸尘,厌恶值+1。”

  • 生到这&比这些

    她好歹也是现代人转生到这个世界,思维应该是比这些古制社会的人灵活的,可用尽了方法,也没用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