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长丰对面,众人皆不说话的,而已漠然望着他。慢慢的地,万长丰的额头沁出些许冷汗。他会买弄威仪,却在高位的人面前,他压根儿没什么可买弄的,反倒处于极其弱势的地位。此刻而已被几人眼神盯着,心底就一阵发虚。他心念电转:“难不成是自己苛扣灵丹被意外发现了?慢慢地,万长丰的额头沁出些许冷汗。。...

万长丰对面,众人皆不说话,只是冷眼看着他。

慢慢地,万长丰的额头沁出些许冷汗。

他会卖弄威严,然而在高位的人面前,他压根没什么可卖弄的,反而处在极为弱势的地位。此刻仅仅被几人眼神盯着,心底就一阵发虚。

他心念电转:“难不成是自己克扣丹药被发现了?可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就是一点点,自己身为丹师总有这等资格用点自己炼制的丹药吧。

又或者是对待弟子的态度问题?那些人选择他,他自然有这般资格评判他们的是非对错,既然是自家的事,又有什么能让长老们批评的……”

原本该是越想越自信,可是被众人盯着,他越想,就越觉得自己身上有些问题,但表面上,却是不能露怯的。

“小菀,你过来自己说,你是愿意留在本师门下学习的是不是?”万长丰无法,一招手,喊过旁边的林菀,来替自己分担压力。

“万师,弟子是说过安心学丹道,不去听那些流言蜚语。”林菀开口道。

“长老,你们听见没。她自己是愿意留在我门下的,就算你们有什么缘由,可也得听听弟子们的意见吧。”万长丰松了口气。

有林菀的支持,此刻就是最重要的。

“确实,我们的确应该听弟子的意见。”老者点了点头。

“长老睿智。”万长丰点头。

看到对方这等反应,他也有些沉稳下来。眼前出现这种状况,可能只是因为先前穆紫的事情,所以有些话,传到长老们耳朵里了吧。

不过无所谓,一般状况,都影响不到他的身上。

毕竟,邱衍明的表现,穆紫受到的攻击,与他万长丰何干?他又不是故意的。

“不过……”万长丰还没来得及给自己完全定心,就听那老者继续道:“我丹阁,还不至于继续留一个心思不正的丹师贻害无穷。”

“长老,此话怎讲,我万长丰成为五阶丹师,教出的弟子,也是榜上有名,这些年在丹阁中的贡献,也是有目共睹。”万长丰神色一肃道。

“哼,没点贡献,怎会一直未曾处置你。

既然你想知道,那便给你一一道来!”有老者拿出一张卷轴,开口道:

“一、在丹阁之内,私吞药材丹药。出自你手的丹药,成丹率,都要比其他丹师少上至少半成。

二、收受弟子长辈好处,用对方获取的奇珍异宝,换取照拂,祸乱宗门,尤其是外门的弟子势力!

三、传授丹阁弟子不力,你门下弟子,多数都出问题,甚至有的完全丧失丹道信心,离开丹阁。

……”

一条条一件件,听起来都触目惊心。压根不是万长丰所想,与穆紫有关的事情。

万长丰听得心头颤抖,的确,他每次贪了些许药材的时候,觉得没多少,可是假如一炉成丹十颗,他拿走一颗,便少了十分之一。长此以往,缺了的资源,只怕已经累积成一个天文数字。

而对于他们这些丹师,炼丹本身就是有其他报酬的。

至于其他的问题……自从他炼丹能力达到一个瓶颈,突破无力之后,便不再想着怎么进步,反倒追求精神和物质上的享受。

外边弟子长辈送来的奇珍异宝,有的能够让他在修为上有所进展,有的则是赏心悦目。

而收到门下的弟子,更是他随意玩弄的工具罢了。

除了个别好比邱衍明一般有强大天赋的,要稍微顾及一下他们的进展,其他,大多就是随意敷衍,享受着对方战战兢兢的眼神,还一些讨好的行为。

可他们不知道,自己在丹道上的命运生死,早就掌握在他的手里。

只要几句呵斥,他就可以轻易看到那些弟子眼中希望的火光熄灭,最后黯然离开。

不仅丹道再也无法走通,甚至在修为上,都再没了锐意进取的心思。

这种感觉,真好啊。

当时他只觉分外享受,可是在此刻被长老全部说出,仔细一听,却是足以让他冷汗直冒,这些加在一起,任谁听去,都会认定,这是一个十恶不赦之徒。

“长丰啊,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开口的老者脸上已经没了怒意,反倒给人一种和善的感觉。

暴风雨前的宁静。

万长丰此刻才感觉自己的道心都动摇起来。不过他咬牙道:“长老,我承认自己在丹药上犯过一些错,但是对弟子,对宗门的事情上,绝对不敢做错,请长老明鉴。”

孰轻孰重,他此时还是拎得清的,有些错认了,若是能换来其他的错敷衍过去,那也能把损失降到最低。

“唉。”老者摇了摇头,“都进来吧。”

丹房之内,除了早就围过来的一些弟子,又有几个人走了进来。

看到这些人,万长丰的心不断地往下沉。

“你们说说,‘万师’做了什么?”老者开口道。

这些人里,有外门的人,也有万长丰曾经的弟子,不一而足。

“他曾经说某块石头好看,用丹药跟我换,弟子曾经不识,后来才发现,那是一块中品灵石,却只给了我一颗培元丹!”有人道。

万长丰色厉内荏地盯着那讲话的弟子。

“外门之内,好多弟子说是他庇护的,抢夺我们的丹药,还威胁我们以后若是不听话,就要断了我们的仙缘。”另一人道。

万长丰又看向此时讲话的人。

“我们曾经是万师弟子,他……说我们根本不配炼丹,在丹道上,就是朽木不可雕也,后来因为某一丹炉爆炸,我们及时去挽救,却被诬陷是我二人的原因导致,最后被罚看门。”

此刻说话的二人,若是穆紫在此,也会认识,便是曾经进入丹阁时候,在外边守门的二人。

却是没想到,二人被罚,竟是跟万长丰这位丹师还有些关系。

等所有人都说完,长老,乃至周围围观的学徒弟子,都满脸震撼和鄙夷地看着万长丰。

这些事,如果只看一件,万长丰让人无懈可击,我庇护几个弟子有错?我教训自家学徒有错?至于其他,你有证据吗?

甚至于如果有弟子上报,你是信五阶丹师,还是信学徒弟子?

可是当这一桩桩一件件全都汇聚在一起,就彻底将万长丰这个大丹师,从高台上压了下来。

“小菀,你可是说过,要留在我门下学丹道的。”万长丰已经不再用愤怒的眼神看向那些弟子,因为无用了。

他看向了林菀。

只要对方不走……凭她的天赋,丹阁长老们未必会对他怎样。

“万师,你别这样,我害怕。”

万长丰此刻仿佛穷途末路的凶徒,眼神都带着浓浓的血丝。

“到我身边来,别怕。”药长老朝着林菀招了招手。

“衍明,你跟你师妹说说。对,还有跟长老们,你的丹道也是我教出来的啊。”万长丰在人群中找到邱衍明,嘶哑着声音道。

“师尊,有些事,我也不一定说得清楚啊。”邱衍明不敢拒绝,却有些犹豫道。这是他的一次试探,师尊真的会因为自己的一点犹豫,就对他非打即骂吗?

书评(273)

我要评论
  • 口,和&期而遇

    爬下山,熟门熟路地找到庭院所在,然后就在门口,和那人不期而遇。

  • 话,似&简单,

    从小开始学说话,似乎意外地有些简单,都能被村人称为神童。

  • 灵气涌&佛化为

    周遭的灵气涌动,仿佛化为了一道无坚不摧的长矛,强势进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