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师,弟子肯定会安心去学习丹道,不胡思乱想的。”林菀怯生生道。“即使别人说些不好听啊的话,你也会?”万长丰闭目道。此刻他不明白为何,非要想留下的这位弟子不可以。当然现下惟有穆紫与林菀是药长老很看重的,倘若两人都离开了他门下,他的脸面何存!虽然本来是“就算别人说些不好听的话,你也不会?”万长丰凝神道。此刻他不知道为何,非得想留下这位弟子不可。毕竟眼下唯有穆紫与林菀是药长老看重的,若是两人都离开他门下,他的脸面何存!。...

“万师,弟子一定会安心学习丹道,不胡思乱想的。”林菀怯生生道。

“就算别人说些不好听的话,你也不会?”万长丰凝神道。此刻他不知道为何,非得想留下这位弟子不可。毕竟眼下唯有穆紫与林菀是药长老看重的,若是两人都离开他门下,他的脸面何存!

虽说原本是学徒该敬着丹师,可若是丹师手下的弟子都出了问题,那么在丹阁之内,也是会有极为不好的影响。

此时的万长丰,就遇到这么个尴尬的境地。

“万师放心,弟子肯定不会听那些流言蜚语。”林菀肯定道。

“那就好!”万长丰似松了口气。

说起来,林菀的天赋比起穆紫来更强一些,单灵根,先天灵气一等,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就算是那穆紫在丹道中有些厉害,但是修仙界,那还是修为高的人说了算。

丹道高深,那也是旁人的辅助。

若是林菀在自己手下,那未来,他依然不弱于人!

人生几十年,一些大小风波他也经历过,无论什么情况,只要风头过去了,林菀还是他的学徒,那么未来,谁又能说他的是非?

毕竟,成就才是决定一切的,不是吗?

到时,林菀已经到了金丹,甚至可能元婴境界,而大弟子邱衍明的丹道也可能再有突破,有了双重保障在手,而他也有着丰厚的资历。

就算别人说曾经他对某个小学徒如何恶劣,但那事毕竟都过去了不是吗?淡忘了,眼下两个活生生的天才可是还一直在眼前晃荡。

想到这里,万长丰的心思也逐渐镇定下来。

过了这一遭,未来他还是丹阁里受人敬仰的大丹师。

于是他继续教授林菀一些丹道手法来。

这回,并非只是敷衍,而是用上了心思的。

自己对于丹道具体的见解,看待药物和控火的角度,有机会和时间,都一一道来。

不要小看这一点点的区别,有的弟子很久都没办法登堂入室,正是因为无法掌握诀窍,学习思考的角度不对,导致精力都用到一些歧途上去,白白浪费了许多时间。

林菀倒是学得不慢,让万长丰颇有些满意。

只不过有的方面,理论只是理论,真正实践起来,总有偏差,在林菀操作的时候,总是迟迟达不到想要的效果。

万长丰焦急,也多次想办法,可是丹道毕竟是个人的感觉,总是没办法一时半会塞进去的。

免不了,有时候他脾气就有些差了。

这段时间,并没人过来找麻烦,而且自家大弟子邱衍明也回来了,一如既往地跟他道歉,安抚过对方之后,他心中更加镇定,似乎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不过说起来,邱衍明这家伙,还真是让自己省心啊,如今一切大小事务,对方能帮自己做的,都做得妥妥当当,而且先前穆紫不敬,对方也帮他说话,免得自己开口和一个小辈争执。说不得,以后还得对他好些才行。

万长丰开始有些反思自己,而对林菀的教学进度上,也略微缓慢下来。

先前着急,那是害怕对方觉得没学到有用的知识,想着办法给她塞进去,现在仔细想来,倒是有些着急了,丹道的知识,那还是慢慢吸收的才好。

“林菀,这回的药材,似乎处理得还有些瑕疵啊,你看你的控火,怎么还差了些强度呢?”万长丰又恢复了曾经的态度。

“万师,控火的强度方面……”

林菀正说着,万长丰就打断道:“好了好了,本师只是给你提个醒,这方面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你自己再多体悟体悟。”

真的说了很多次了吗?

其实并没有,控火又不是一个恒定的过程,处理药材的时候,时常需要变化,他其实也只演示过一次而已,至于指导林菀,也只在其他药材的时候有过几次,并不多。

而且此时林菀正要询问细节,又让她自己体悟,身为初学者,又能有多少成效?

当然,万长丰其实也并不多在意林菀的丹道成绩,毕竟对方天赋好,丹道只是辅助,对方的境界提升,才是他炫耀的资本。

毕竟说起来,林菀以后境界高深了,指不定还有他的一番功劳。

这天,林菀正在丹房学习,门外,以药长老为首的丹师便走了进来。

后边几人,都是年龄颇大,看起来有些德高望重的模样。

最低,也是六阶丹师往上。

“万长丰!”有老者开口道。

“在。”见到来人,万长丰一摆衣袖,立时上前,行动之间,颇为笃定沉稳。

他并不慌乱,毕竟之前的事都过去有些时日,而且自己又得了林菀的承诺,又有何惧?

“经我等审核,你座下的学徒林菀,交由其他丹师带领,此事,特来告知你一番,你可有疑议?”

“???”万长丰心里头忽然咯噔一下。

不是来说穆紫的事情吗?怎么会直接除了他传授林菀丹道的资格?

“长老,是不是哪里搞错了?”万长丰略微皱眉,依然面不露怯。

这种情况,他见得多了,自己是绝对不能怂的,如果承认错了,那林菀的事情,就再也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可下意识间,他感觉有哪里不太对,这么点小事,怎么会来这么多长老。

不自觉的,他的小腿有些发颤。

“你是觉得,我们几个老家伙老眼昏花,糊涂了是不是?!”有老者一喝,顿时吓得万长丰低下脑袋。

任他平日再嚣张,冷着一张面孔,在更强的丹师面前,也不得不低头。

对方无论是实力还是资历,都超越他太多。

“长老,您做下这般决定,晚辈自然要听从,可既然要林菀离开,总得有些缘由吧。”万长丰拱了拱手道。

“哦?你还想听听缘由?”此时,药长老忽然开口道。

万长丰的额头忽然沁出些许冷汗。

他做了什么吗?脑海中拼命思考,就算当时私下对那穆紫的灵兽出手,却也有借口可寻,有什么是值得长老们如此大动干戈的?

不知不觉间,万长丰便陷入了如自家大弟子邱衍明一般的心态中去。

“还请长老明示!”万长丰咬了咬牙,开口道。

不到黄河心不死,他就不信自己有哪里做的不对了!

书评(282)

我要评论
  • 会的人&。

    她好歹也是现代人转生到这个世界,思维应该是比这些古制社会的人灵活的,可用尽了方法,也没用啊。

  • 某一天&微亮光

    某一天晚上,她看到家里的门后边发出微微亮光,一打开,就到了这个世界,而且是从婴孩开始长大的。

  • 的挤压&坚定地

    在体内无形力量疯狂的挤压之下,灵气长矛还是坚定地往前,一寸,一厘。

  • &点没忍

    可是成年人的心灵,总是与这身边的村庄孩童,格格不入,有孩子往她身上糊泥巴,她差点没忍住把对方给打哭了。

  • 境优渥&这宗门

    宗门环境优渥,不过她倒不是贪恋这宗门内的优越环境,只是,难得遇到这么一个对自己和颜悦色的师尊,若是有一天他变脸了——

  • 一张虚&假的画

    原本绝境,仿佛一点点松动,好像一张虚假的画被揭开,希望的光芒照了进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