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师尊,别抛下我啊!”邱衍明在后边喊着,身体所以被抛飞而虚弱无力得没办法在地上缓慢爬动。“啧,这人,怕是废了。”梁蕊张口道。成就再高又如何,心性变为这样,早以丧失了本心,生不如死。“没想起,这万师弟子居然这般……”有人不忍心逼视,在一旁轻声议“啧,这人,怕是废了。”梁蕊开口道。。...

“师尊,师尊,别抛下我啊!”邱衍明在后边喊着,身体因为被抛飞而虚弱得只能在地上缓慢爬动。

“啧,这人,怕是废了。”梁蕊开口道。

成就再高又如何,心性变成这样,早已失去了本心,生不如死。

“没想到,这万师弟子竟然这般……”有人不忍直视,在一旁低声议论。

“我记得最开始,邱师兄也不是这般德行吧。”有人反问。

“也不知那万师做了什么,竟然把一个好好的人变成现在这样。”也有弟子扼腕叹息。

在丹阁之内,能进丹师门下很难,机会非常珍贵,也正是如此,几乎没有人会在选择了丹师之后放弃。

因为一旦放弃之后,就要重新与其他弟子竞争,谁能保证下一次,自己就能够成功?

而进入丹师门下之后,也不是高枕无忧了,不同丹师的品性、要求不一样,身为弟子,也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对方不满,将自己给赶走。

正是这样的心态,所有入了丹师门下的弟子,几乎都讨好着丹师,对其言听计从。

如此一来,弟子越发卑微,而丹师则是越发尊崇。

若是丹师品行还过得去,多少会用些心培养出优秀的弟子,可如果丹师本身就有问题,那身为弟子的生活,可想而知。

像穆紫这样得了药长老的首肯,能够随意选择丹师的弟子,几乎是没有的。

其他弟子选择了丹师之后,基本没有回转的余地。

信息不对等之下,总有那么几个人会选错……

“师尊,弟子哪里做错了,我改!”邱衍明还在地上喊着。

【邱衍明,厌恶值+6.】

【邱衍明,厌恶值+10.】

“穆紫都是你,要不是你,万师怎么会这么对我!”眼见万长丰不可能回来,邱衍明忽而转头看着穆紫恶狠狠道。

“呵,邱师兄,你仔细想想,我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和你们接触不过短短一天,而你在万师座下,已经好几年了吧?”穆紫走到邱衍明前边,蹲了下来。

“是又怎么样?”邱衍明咬牙切齿。

“你们这么多年的师徒感情,怎么会被我一个不怎么熟悉的外人影响呢?”穆紫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

邱衍明眉头紧皱,脑海中仿佛闪现几道电光:“好像,确实是这个道理啊。”

成为万长丰的弟子,被彻底掌控之后,他有一个想法是不会变的,那就是师尊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他好,而自己,也应该尽心尽力去讨好师尊。

可如今的情况,似乎用这个道理已经解释不过来了。

“那,是什么原因?”他茫然。

他今日所说所做,都是为了维护师尊,将穆紫这个不听话的弟子的思想给扭转回来。明明自己都做到这个地步了,怎么还会被师尊教训!

“因为,原因在你自己,你就是个无足轻重的废物啊,邱师兄。”穆紫的声音忽然一变,变得冷冽无情起来,仿佛恶魔的吟唱,“对你师尊来说,你根本算不了什么,所以他只要碰到一点麻烦,你只要做的一点不对,他就可以随意欺辱,随意打骂你。

你看看,今天就因为我这个不熟悉的小学徒,他就将你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得吐血,瞧你自己,多可怜啊。”

轰,轰,轰!

穆紫的话像是惊雷一般一道道打在邱衍明的心里,让他瞳孔都一阵阵地抽搐。

这是真的吗?

“不,我不信!一定是我今天哪句话说错了,有哪里做的不对!师尊是对我有着期望的,我都成了二阶丹师了,绝对不可能会…是…这…样!

是你在骗…我!”邱衍明脸色涨红,最后看着穆紫,却是话都快说不出来了。

【邱衍明,厌恶值+20!】

噗!

他口喷鲜血,整个人彻底晕死,昏迷过去。

穆紫看着他,眼中带着一丝丝怜悯。无论邱衍明如今是几阶丹师,他都已经废了,只知奉承讨好师尊,完全失去了自我,这种人,与傀儡又有何区别?!

现在薅了一波厌恶值,也算是他晕得其所了。

穆紫起身抬头,发现周围不少人都向后退了退。

他们都吓怕了。

穆紫先前的行为,简直就是把邱衍明往疯魔处逼,短短几句话,竟是将一个被万长丰荼毒极深的忠诚弟子给生生气得喷血晕倒,没有极深的精神冲击,怎么可能做到。

“各位师兄师姐,穆紫初来乍到,日后在丹阁,还需要各位多多照顾了。”穆紫一笑。

“呵呵,一定一定。”有人连忙点头称是。

“你这小家伙,也真是坏。”梁蕊一拍穆紫的肩头道。

“哈哈,对付这些家伙,怎么能手软。”穆紫脸上难得露出些许笑容来。

任谁刚到一个地方,就遇到垃圾人,都开心不起来,如今稍微报了一点点小仇,总算是心情愉悦了些许。

“哼,也是你有办法,能把这家伙气成这样,痛快。”梁蕊脸上也露出快意之色。平日里这些家伙一本正经的样子,看起来还以为多行的正,就这玩意儿,说是伪君子都算是给他们面子了。

低情商地说,这对师徒都是变态。

……

另一处丹房,林菀正在一处处理药材,不知何时,万长丰出现在她身边,伸手去抓她的胳膊。

“万师?”林菀察觉到来者,神色似有些慌张,不过身形一动,却躲过了万长丰的举动。

万长丰身为高境界的修士,竟然没锁住一个小学徒。

不过此时,他刚受冲击,思绪纷乱,也没太在意。

“林菀,你身为本师弟子,一定会在我坐下好好学习丹道,你说,是也不是?”万长丰开口道。

“万师,是发生什么了吗?”林菀小心翼翼道,却是未曾直接给万长丰一个回应。

“你师姐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反叛本丹师,而且在宗门之内散播流言,毁本丹师清誉!”万长丰说起,眼神却是紧紧盯着林菀。

“你既然身为留下的弟子,无论之后发生什么,本丹师都要你说,你自愿留在本丹师座下,而作为承诺,本丹师自然尽心教你!”

“万师,你先别生气,师姐她肯定不是故意气你的。师姐她资质不好,修为又低,平日都不敢与人争执,这次可能只是一时冲动……”

“哼,平日不敢与旁人争执,就敢与我……罢了,先不管那些,我要你说!”万长丰开口道。

书评(177)

我要评论
  • 出一道&被几乎

    脑袋里好似蹦出一道讯息,这回,被几乎快要睡着的穆紫给精准捕捉到了。

  • ,无论&都早该

    这种表现,莫说在这玉虚宫,无论是其他随便哪个长老门下,都早该被扫地出门。

  • ,不过&任谁都

    “再一年,倒是无妨,不过玉虚宫总留着这么个人,师尊您的颜面……”萧逸尘的声音依旧平淡,不过任谁都能听出这其中不满的意思。

  • 来,她&是说到

    那男子萧逸尘,正是自己的师兄,三年以来,她也早就看出来对方看自己不爽,要是说到了师尊那里……

  • 灵活的&法,也

    她好歹也是现代人转生到这个世界,思维应该是比这些古制社会的人灵活的,可用尽了方法,也没用啊。

  • 。”她&了,还

    “是的。”她略微低头,仿佛斗败了的母鸡。为什么自己心理年龄都几十岁了,还要被一个孩子教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