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师偏偏尽心尽力尽力教你,几曾趋赶你?”邱衍明一咬牙道。“呵,此话貌似事有蹊跷,我而如今到了此地,难不成是万师尽心尽力尽职,带过回来的?”穆紫淡淡道。“是啊。”不少人窃窃私语,穆紫是梁师带回来的,这一点,很多人都看在眼里。这样如此一来,反貌似邱衍明把自己埋到“呵,此话倒是蹊跷,我如今到了此地,难不成是万师尽心尽责,带过过来的?”穆紫淡淡道。。...

“万师明明尽心尽力教你,何曾驱赶你?”邱衍明咬牙道。

“呵,此话倒是蹊跷,我如今到了此地,难不成是万师尽心尽责,带过过来的?”穆紫淡淡道。

“是啊。”不少人窃窃私语,穆紫是梁师带过来的,这一点,很多人都看在眼里。

这样一来,反倒是邱衍明把自己埋到了坑里。

“何况,短短的时间,又能教我些什么?”穆紫直接反问。

就硬刚!

这一番话,直接让邱衍明哑口无言。

穆紫好像什么都没说,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而他说的话,翻来覆去,便是穆紫入了万师门下,现在的做法,就是背叛,可现在,已经明显站不住脚了。

到底是丹阁的弟子,胡搅蛮缠的功力,还差了点。

“呵,还真是个牙尖嘴利的东西。

也罢,今天本师就不与你计较,但是你控火的东西,却一定要让本师看清!”万长丰站定,眼神却依旧沉稳镇定。

身为长辈,他在意这争吵吗?

不在意,说白了,只要冷着一张脸,不紧张不害怕,没有人敢议论他这个丹师的是非。

毕竟……我不认错,错的就是别人。

这招也确实有用,身旁的弟子们偷偷瞧了万长丰几眼,眼神也犹疑起来。

他是大丹师,又太镇定了,让人不敢置信。

“万长丰,你的手也太长了吧!先前收下穆紫,便是要探究她控火的秘密不成?”

“呵,难道你不是?”万长丰冷声道。

“给我拿来!”说着,他身形电闪,竟是直接上手来夺。

穆紫急忙往后躲去。她虽然控火有些门道,境界实力是远不如这些丹师的。

“万长丰你敢!”梁蕊一声娇喝,伸手去拦。

二人相斗,万长丰却是一个黑手,直接一道力量向穆紫的背篓打去。

“不好!”梁蕊大急。

这可是要下手毁掉那穆紫的灵兽啊。自己得不到,就让别人也失去,这等心思,简直阴毒。

这等寻常的对峙,原本每个人都不会用全力,因此万长丰突然发难的动作,几乎是防不胜防。

此时发现,也已经来不及了。

“火火!”穆紫来不及做其他动作,只得操控火焰向着那股力量迎击而去。

这已经是她攻击最强的力量。

砰。

稍微一接触,穆紫操控的火焰一点点消磨,很快便直接炸开。

一股力量窜入背篓,直接冲击到那一团软布之上。

穆紫控火虽强,但是力量的数量和质量,都差了万长丰太多!

“万长丰,你身为丹师,还要脸不要!”梁蕊娇喝道。

“我怎么了?谁让你出手阻止,我只是争斗之间,不慎泄露力量罢了。”万长丰淡淡道。

“无耻!”梁蕊咬牙。

那一边,穆紫的背篓腾起一阵火光,竟是万长丰攻击当中爆发而出的火焰。

这等凝练程度,是穆紫望尘莫及的。

“火火!”她单手伸出,却感觉已经于事无补,又将手掌紧紧捏住,指甲都刺在皮肤上,丝丝痛感,让她的神魂仿佛在火焰上炙烤。

眨眼之间,那软布便被焚烧殆尽,火火似是痛苦,似是挣扎,扭动着身躯。

“嚟!”

火火一声高亢的轻鸣,先前它的羽毛全部消失,此时骤然暴露出来,尤其身旁还有这么多的生物看着它,顿时让它更加紧张。

它奋力地扑腾起翅膀,那周身的火焰并没有将它的身躯烧毁,反倒是不断扭动变幻起来,最后绕了一周,直接被它吞进了嘴里。

而它原本应该没有羽翼的翅膀,竟是撑住了它身体的重量,成功悬在了空中。

“火火!”见到这副场面,穆紫心头一松。

“啾?”小火雀打了个饱嗝,原本还想找地方躲藏自己的身躯,忽然感觉周围看它的眼神之中,并没有任何嘲讽笑话的意思。

扭过脑袋,才发现自己的身体表面不知何时,竟已经长出了些许短短的绒毛。

而且这层绒毛并不像曾经那样灰黑之色,反倒带着淡淡的浅红,分外好看。

一会儿,火火的精神就雀跃起来。

人靠衣装,鸟也一样,它现在不怕了。

“这是……小火雀?”有人惊愕道。

火雀虽然是带着属性的灵兽,但是很普通,并不少见,就算经过人为驯养,最多也就是多通些人性,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穆紫这一只,身上却带着明显非凡的能量,而且这个颜色,这个表现……

刚刚,那万长丰的火焰都被对方给吞了啊。

这个家伙,难不成——是返祖?!

所有的灵兽,都有其本源,它们的先祖之中,必然带着某一强大的兽类血脉,但是寻常状况,这类血脉被激活的可能性是零。

至于为何?

因为后代不断地繁衍,那一丝强大的血脉已经淡薄到极致,首先就是很难引动,其次是引动之后,如今的身体如何能够承受?

根本承受不了,因此成功返祖的灵兽,少之又少。

“火火,过来。”穆紫赶紧将火火抓住,护在自己的身侧。

小火雀还是一脸懵逼,茫然地等着眼睛被穆紫捧在手里。

虽然被攻击,但是它却并没有受到多少威胁,也并不了解在场这些人的里的状况。

“没想到,你竟然有这般造化!”万长丰眼睛一眯,开口道。

“造化?万师身为丹师,攻击晚辈,众目睽睽之下,倒是守这丹阁的规矩?”穆紫眼神冰冷道。

“放肆!师尊那是为了你好!若是没有师尊逼迫,如今你可能有这样的实力吗!”邱衍明双眼赤红,喊得脖子上都是道道青筋。

“为了我好?短短不过一日光景,你是说我的能力,都是你师尊教的?”穆紫冷笑道。

他算是看明白了,眼下这邱衍明,便是一个彻底沉沦在万长丰手段之下的弟子。

无论发生什么,都以他这个师尊为尊,而所有的错,都是自己的,要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有了进步,便要对师尊感恩戴德,而哪里没做好,则是满心亏求,疯狂地行动,去满足师尊的心意。

邱衍明面色涨红,他实在说不出什么,穆紫来这里的时间,太短了,说是万长丰的功劳,除了他自己,谁信?

穆紫继续道:“那你倒是说说,现在我该怎么做?”

“怎么做?”邱衍明来劲了,紧咬牙关:“你该跪下!向师尊磕头道歉!然后乖乖奉上身边的灵兽,把你身上控火的秘密全部说出来!”

“衍明,住口。”万长丰开口,声音低沉。

“师尊,为什么不让我说,你看穆紫的德行,我是为了让她听你的话啊!”邱衍明看着万长丰,声音立刻软弱下来,脸上也浮现出些许惶恐之色。

“邱师兄,我为什么要做这些?”穆紫面露不解问道。

“那还用问!”邱衍明立时变了张脸,疾言厉色道:“师尊收你做弟子,那就是天大的恩赐和机会,你不思付出,只想着索取,你到底有多自私!”

“呃……”穆紫直接无语了,这家伙,怕是魔怔了吧。

“孽徒,住口!”万长丰也按捺不住,一拂袖,直接将邱衍明轰了出去。

“师尊!”邱衍明茫然,他明明一心为了自家师尊好,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万长丰满头黑线,抬腿就走。刚刚他攻击穆紫,可以借口说是争斗的意外,但是邱衍明这番话,就是把他架在火上烤。

私下受别人奉承,自然是爽快,可是这些话放在台面上说,别人会以为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到时在丹阁里边,他怎么立足?!

书评(95)

我要评论
  • 格格不&哭了。

    可是成年人的心灵,总是与这身边的村庄孩童,格格不入,有孩子往她身上糊泥巴,她差点没忍住把对方给打哭了。

  • 向老者&不过对

    穆紫也向老者身边的俊逸男子微微弯腰,不过对方好似视而不见,只是正襟危坐,脸上没有半分表情。

  • 要是她&些奇奇

    多重因果禁制封锁?要是她只是个路人甲,怎么会有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在身上。

  • 被那个&。

    然后她在里边待足了半天,因为怕被那个坐在师尊身边的男人说闲话。

  • ,好像&一张虚

    原本绝境,仿佛一点点松动,好像一张虚假的画被揭开,希望的光芒照了进来。

  • 来,她&对方看

    那男子萧逸尘,正是自己的师兄,三年以来,她也早就看出来对方看自己不爽,要是说到了师尊那里……

  • ,我去&紫看向

    “师尊,我去闭关,争取在收徒大会之前,提一提境界。”穆紫看向前方端坐着,面色慈祥的老人,行了个礼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