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啊……”梁蕊抚了抚脑袋,没见过喜欢吃的弟子,虽然像穆紫这样灌下这么多汤水的,倒还真的不多见。这么多汤灌进肚子里,也就怕吧自己给撑着了。“那就有用,自然得多喝点。”穆紫淡定从容地坐着,消化被吸收腹中的食物。有元力的加持,被吸收这么点汤汤水水,那不但是这么多汤灌进肚子里,也不怕吧自己给撑着了。。...

“你还真是……”梁蕊抚了抚脑袋,见过爱吃的弟子,但是像穆紫这样灌下这么多汤水的,倒还真的不多见。

这么多汤灌进肚子里,也不怕吧自己给撑着了。

“既然有用,自然得多喝点。”穆紫淡定地坐着,消化腹中的食物。

有灵力的加持,吸收这么点汤汤水水,那不还是小意思。

真要吃,她其实还能喝得下,只不过如今这鸡汤虽然有效,但里边蕴含的神秘能量精华也太低了些,光喝它们,也不知道之后得喝多少,才能提升自己的根基修为。

“听说你的资质,先前三年都未曾突破,谁知道咱们丹阁的灵谷鸡汤,竟然对你有效。”梁蕊感叹了句。

“梁师要后悔可是得趁早哦,说不定穆紫以后突破也难,很可能止步炼气期,连筑基都上不去。”穆紫摇了摇头,似乎非常嗟叹自己的命运。

“你这小家伙,修仙界,修为为本,但丹道也不差,若是你真学究天人,即便境界低微又如何?照样有大把金丹、元婴修士供奉着你。”梁蕊笑道,“当然,如果你太过愚笨,那也别怪姐姐,毕竟我们的时间,也是非常珍贵的。”

“好现实。”穆紫作心痛状。

“咯咯。”梁蕊轻笑起来。

此时二人看起来是在开玩笑,不过里边的话,真的能当几分真假?

看似是玩笑,其实讲的却是真话,和一种潜在的约定。

若是穆紫真的没办法继续变强,那么便相当于没有价值,就要被放弃。

这,就是梁蕊对穆紫的要求。

歇了会,待二人起身,看见邱衍明已经离去,林菀却还在外边,时不时向里边看来。

“那,你们俩师姐妹聊聊吧。”梁蕊看了眼二人,挥手道了声拜拜。

“一会,去六层丹房找我。”临别的时候,梁蕊在穆紫的耳边轻声道。

“好。”穆紫点头。

等旁人都离去,穆紫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小师妹,走吧,咱们也先回房。”对自家小师妹,她还是挺和善的,对方刚刚到宗门之中,她作为师姐,总是得多担待着点。

林菀却不知穆紫所想,略微低着头,一路上,都多少能感觉出来她的不安。

穆紫虽然感觉到一丝气氛的微妙,没主动开口说些什么。林菀无论是万师,邱衍明,亦或者梁师,都是她自己的选择,无谓对错,本就正常。

开口去提,对于林菀,听起来只怕就是她这位师姐在指责了。

“进来坐坐吧。”到了住处门外,二人正是对门,穆紫开口道。

林菀只轻轻嗯了声。

等门一关,林菀垂下头,歉然道:“师姐,我私自与邱师兄他们出去,违背了师姐教诲,对不起。”

“你先坐下。”穆紫引着对方到一旁椅子上,又从一旁取了些茶水给对方倒了一杯。

等看着对方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穆紫笑道:“菀儿师妹,你倒是说说,师姐有什么教诲了。”

“这……”林菀一时语塞,更显着急,面色都有些发红起来。

“所以……师姐其实也没什么教诲,你紧张什么。”穆紫笑道。

她可从来没有像万师邱衍明他们那般,要求什么都要以长辈为尊,什么都要汇报,这样那样都不可以。

何况,她又不是想指责林菀小师妹的不是。

“师姐喊你过来,只是想问问你关于丹师选择的事情。”穆紫道。

“啊?”林菀表情有些发懵。

“先前我们选择的丹师是万师,不过师姐跟梁师聊了之后,打算改换门庭,不知道师妹你的想法是怎样的?”穆紫道。

“改投梁师门下?”林菀有些不安地瞧了穆紫一眼,“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

“所以这件事,就让师妹自己决定。师妹觉得是留下,还是与我一同选择梁师,都随师妹。”穆紫点了点头。

“若是一时间无法做下决定,便留在万师处,也是好的。今日师姐只是与你说清自己的情况。”穆紫道。

虽然当时与林菀一同过来丹阁,穆紫却不一定要把对方绑在自己的身边。

能在丹道当中走得多远,非得看自己的造化不可。

穆紫眼下所做的事情,无非也是顺从自己的本心而已。

最终,穆紫送走了林菀,对方依然纠结,没做下决定。

如此,穆紫便安慰对方,让她留在万师处学习,反正二人所在的住处都在一处,也能时时见面。

“火火,咱们走,跟我去丹阁里转转。”穆紫拿起小背篓,从饭堂回来,她没再尝试突破,毕竟眼下那灵谷鸡汤给她的感觉,已然没有那般神奇,使用厌恶值,只怕也是浪费。

最有效的,还是等自己的丹道实力增强,有机会接触到那灵谷鸡汤带来的神奇能量源泉,真正给自己带来一波足够的基础巩固。

到时候,无论是能力的增强,还是境界的提升,都能事倍功半。

给小火雀吃了点食物,穆紫扒拉起对方。这家伙要是再不出去,穆紫估计都得闷出病来了。

就算掉了毛,也得见见人吧。

正好去见梁师,有了火火,也可使用那控火聚灵的手段,看看在实用当中的效果。

一路上,穆紫时不时想要掀开那块软布,但是火火总是挣扎着不情愿,就在这样的试探当中,一人一鸟便到了梁蕊所说的丹房处。

六层,并非是单独的场所,有着不少的弟子埋头处理药物,只不过比起低层看过的,处理的药物更复杂,也更专业些。

“梁师。”看到梁蕊,穆紫跟着对方走到一旁的角落,此处有着不少的药材存放,而且也有弟子正在处理。

“我与一般丹师学习的办法不一样,你先无需学任何东西,只要看,然后就动手,尝试即可。”

穆紫眼看着一个弟子手里拿着一株药材,药材的根部却是扎在一块坚硬的石块当中。

只见他拿起石块,手中一支如刻刀般的东西飞快地挥舞,那石块便化为一块块细小的碎石落下,最后,那药物的根茎便完整地被剥离出来。

随后,一些表皮废物的杂质皮茎被剥起,丢到一旁,余下的则是飞速装入某一盒子之内,叠在一起。

除了这一样,其他药材也有很多,无论是物理祛除杂质,还是火焰、药液的方法来祛除,多种多样,不过却无一不需要弟子精妙的操作。

难怪这等工作,比起洒扫庭院来的更有价值。

当然,其实这也只能算是高一等级的流水线任务。

书评(243)

我要评论
  • 小报告&。

    “完了,完了,肯定又被打小报告了。”到了闭关石室之内,穆紫忧心忡忡。

  • “我也&,难道

    “我也不是自己不想突破啊。”穆紫感叹,难道她真的天资差到极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