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看见穆紫的表现,梁蕊的眼神之中,满是出乎意料和意外的惊喜。她刚但是讲大道之中,兴之所至凝结火焰,谁知穆紫居然有能力将其接过去的,还操纵着在周身随意游弋。这番控火能力,确实不凡!顺手一挥,那火焰便消弥于无形,梁蕊望着穆紫,咂舌道:“你这番她刚刚不过讲到大道之中,兴之所至凝聚火焰,谁知穆紫竟然有能力将其接过去,还操控着在周身随意游动。。...

“好,好!”看到穆紫的表现,梁蕊的眼神之中,尽是意外和惊喜。

她刚刚不过讲到大道之中,兴之所至凝聚火焰,谁知穆紫竟然有能力将其接过去,还操控着在周身随意游动。

这番控火能力,确实不凡!

随手一挥,那火焰便消弭于无形,梁蕊看着穆紫,咋舌道:“你这番天赋,我倒是很难相信,万长丰会做什么事,来驱赶于你。”

“若是我当时,没有这番天赋呢?”穆紫开口道。

“没有?”梁蕊一时间有些发怔。

“若是没有,恐怕大多丹师,都很难对你另眼相看,甚至因为你和传言不符,会大失所望。”

“梁师说的倒是坦荡。”穆紫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那梁师是否也好奇,我控火的能力呢?”

“我……”梁蕊话音一滞。她当然也好奇了,试问这天下,忽然有个年轻弟子,控火能力超越她们这些丹师许多,谁能不想见识一番。

况且身为丹师,收下一名弟子,需要话时间和耐心教导,她们又能获得什么?

既然付出,必有所求。

收下穆紫最直观的动力,便是一睹对方控火的玄奥。

除此之外,除非是某些经历曲折、地位卑微的丹师,与卑微的弟子情感共鸣,亦或是为了寻求对自身炼丹一道的认可,才会不计较外物的得失,来教导弟子。

物质或者精神的需求,必有其一。

“哈哈,梁师不必在意,穆紫只是随意一问。”穆紫点头道。

“你这小家伙。”梁蕊横了她一眼,倒是媚态横生。

可惜穆紫是女子,这招的效果,起码得打个折扣。

“若是你先前故意藏拙,万长丰那般表现,倒也并不奇怪。而如果到了我这里,想必我也会有所失望。”话说到这个地步,梁蕊倒是坦坦荡荡,索性彻底说开了。

“不过……他到底做了什么?”她禁不住好奇。

穆紫便将先前发生的事情大略说了一遍。

“这个伪君子。”梁蕊直接骂了出来。

穆紫也点头同意。当时那万长丰一脸高冷,而且拿着自己曾经弟子取得成绩一套套的来拉拢她们,明显就只有那些名利之心过重的人才会使用的手段。

谁没事会拿着成绩到处显摆的?

何况穆紫刚刚进他门下,不过短短时间,一见没有控火聚灵的能力,便立刻翻脸,简直让人作呕。

“过去的事情,也不必再提,也许在别人眼里,他是个好师傅也说不定。”穆紫开口道。

“好!”梁蕊一拍桌子:“你有这般心态,我同为丹阁内五阶丹师,再怎么样,也必定将助你丹道超越那人的所有弟子!”

“那就拜托梁师了。”穆紫听见这话,也没过分激动,只是点头道:“眼下,我控火虽有所成就,药物处理等等,却是一概不知,这等基础,还需梁师帮助。”

先前控火能力的提升,可以说是依赖于厌恶值,但她并非是生而知之者,能力之中,还未跳出药材方面的选项,自然不可能尝试提升。眼下先学些药材处理,待之后试试厌恶值,也不知可行不可行。

“也难怪万长丰嫌烦,这方面,倒还真是个不小的麻烦。”梁蕊抚了抚额头。

这药物方面的知识,也许接触多了,有了长百上千不同药材的处理经验,之后可能学起来快些,但前期,却是完全没有任何取巧的办法,只有一个个学。

除了要学药材本身的知识,等略微熟悉,就要考虑到其中的搭配,光是想想,都让人头大。

一些博闻强识的弟子可以死记硬背,而理解能力高超的,则是有自己其他一套办法。

谁让她眼下,收了这么个麻烦呢。

“走吧走吧,先去饭堂用饭,上午淬炼两次,你身体的能量,也该消耗得差不多了。”

梁蕊开口道。

穆紫先前听万长丰讲丹道讲了大半天,到之后,又被逼着第二次提炼蛇血草,到现在,滴米未进,一说起来,倒也饿得不行,只不过由于保持着漠然心境,未曾将身体的感觉,全然释放出来。

“梁师不介意我带上师妹吧。”穆紫毫不尴尬地开口道。

梁蕊一怔,她一开始还未曾料到穆紫会提到另一人,不过这样也好。她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当然不介意,若是能把你那师妹也拐过来,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穆紫点头,不过等她去到了林菀房间门外,敲门,却未曾收到回应,似乎对方并不在房间之中。

“算了算了,先去用饭吧。”穆紫开口道。

想来她被万师厌烦,小师妹却是不至于的。

林菀天资优异,未来突破境界,成为宗门支柱,那是必然之事,何况对方在控火丹道方面,也有中人之上的天赋,万长丰,是没有任何理由去针对她的。

乘云梯而下,饭堂还是那个饭堂,通过跟梁蕊聊天得知,即便对于丹师,也没有单独给她们开小灶的地方。

丹阁里的其他事情,也是相对公平的,没有那么多复杂难处理的人际交集。

弟子除了按规定完成的有关任务之外,没有丹师会给他们布置一些杂七杂八的活,又或者让他们顺着丹师心意去做一些规定之外的事情。

想想也是,也正是这样,当时她刚到丹阁,才会看到大多弟子,都是严肃而专业的气质。

如果丹阁里都是乌烟瘴气,恐怕此地也无法高效运转,支撑起整个宗门的消耗。

这么看来,丹阁里的关系,更像是学堂,而并非是酒楼商贾之流。

只不过它比起学堂,还多了些优胜劣汰的严肃考核。

到了饭堂,路过的弟子有积极的,看到梁蕊,也会打招呼,穆紫狐假虎威,倒也体验了一把丹师是什么感觉。

难怪那万长丰不可一世,换做是旁人,能力超凡,又天天处在受人敬仰的位置上,久了以后,哪里可能不对旁人颐指气使,稍有不顺,便大发雷霆,又怎么会在意她一个天资缺缺的弟子的感受。

“走吧,带你吃些好吃的。”梁蕊引着穆紫道。

没有在外边的区域多做停留,后边精致些的小区域,穆紫在梁蕊的带领下,又一次有幸光临。

正当走进不久,就听到一道惊愕的声音传来:“师姐?”

书评(226)

我要评论
  • ,高端&就只要

    修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财侣法地不说,光是平常烧水做饭的琐事,总不能时时刻刻要自己动手,所以伙夫杂役,都是配的很齐,高端的人才,大多就只要负责修炼就可以了。

  • 这身边&她身上

    可是成年人的心灵,总是与这身边的村庄孩童,格格不入,有孩子往她身上糊泥巴,她差点没忍住把对方给打哭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