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一个境界,便有一个境界的感悟,就像看山是山,只看见了表象,到再后来,看山也不是山,则深入地了其中的大道法则,就往艰深处去探寻,一直到最后,看山但是山,便了将一切都看得更加通透了。她而如今能达到控火高阶,了算很高的控火境界了。穆紫此时此刻更有甚者也可以说,除她如今达到控火高阶,已经算是很高的控火境界了。。...

每到一个境界,便有一个境界的感悟,好比看山是山,只见到了表象,到后来,看山不是山,则深入了其中的大道法则,开始往深奥处探寻,直到最后,看山还是山,便已经将一切都看得通透了。

她如今达到控火高阶,已经算是很高的控火境界了。

穆紫此刻甚至可以说,除了境界造成的控火强度瓶颈,即便是那万长丰,也无法与之比拟。

当然,完美的控火聚灵,光靠她自己,还是无法做到。

因为那是完美级控火的实力。

将火焰凝练,形成类似于生命一般的形态,不是简单操控就能够做到的,那是一种极致。

当然,也是因为她当时在收徒大会上的境界实在太低,释放的控火威力也弱,没有多少人在意这区区控火一道的奥秘。

在真正强大的修真者看来,飞天遁地,无所不能才是正道,除非你闯出偌大声威,境界高深,不然,即便有些奇技淫巧,在他们眼里,也不过是些小玩意罢了。

火火,来!

穆紫伸手指点了一番包裹在软布里的小火雀,很快,对方身上的火焰升起,飘离身体,与穆紫呼应,又凝成一只火焰组成的火鸟。

这回,穆紫的掌控比先前在玉虚宫当中的自如许多,不过,也更清晰地发现,这并非是控火聚灵的手段。

虽然加上火火的力量,这份能力已经非常接近,但其中却总有朦朦胧胧的一层砂纸,总是无法突破这层桎梏。

而那火鸟的掌控,其实还带着自身,或者可能是火火的意识,只不过因为是她曾经掌控凝练而成的,因此与她的力量分外契合,因此更容易操控而已。

“炼丹之道,最重要的就是火焰,如今控火已成,唯一欠缺的,便是药道的知识。”穆紫分析。

不同的药材提炼处理的方式有所区别,而这就需要对不同药材药性药理的精准掌控,如今万长丰不教,她自然也不打算去找对方。

虽然看到她的控火能力进步,对方必定会改变嘴脸,但这种事情,又有何必要?

难道这丹阁之内,只有他能行?

若是万长丰尽了一个老师的责任,那穆紫自然也要尊师重道,可如今对方这副德行,她自然无需在意这些规规矩矩。

先前还有一个梁师对她二人抛出橄榄枝,而且似乎实力不错,穆紫点了点头。

可以去找对方学习。

至于这梁师是不是也不坏好意?

不好意思,这根本不重要。

身为一个无情的炼丹学徒,要感情做什么?

感情,只是把自己弱点暴露给别人的废物。

她要做的,就是增强自己的丹道实力,反正眼下,那梁师还没有让她感觉不爽。

相互利用,也未尝不可。

看着当初对方给自己留下的门牌号,应该在高层些的区域。

笃笃笃。

来到一个宽大许多的走廊,穆紫看着周围精美的装饰,墙壁中闪烁的光华比弟子区域浓郁许多,而房门,也是似玉非玉,似金非金的材质,摸起来冰凉而熨帖。

比穆紫的弟子区域,明显好上许多。

“哟,穆紫小妹妹,怎么有空到姐姐这边来了?”房门横向打开,里边露出一张略显娇艳的脸来。

正是梁师,一脸笑意地看着穆紫。

“梁姐姐说随时欢迎,穆紫自然得了空,便早些过来拜访了。”穆紫也露出笑容。

原本说这些客套话,穆紫是有点不太喜欢和适应的,可是当明白了这些人的本质,不把他们当一回事之后,便什么话都可以说得出来。

那些总是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或者害羞的人,不过都是把别人看得太重,有些话就说不出口,最后反而在别人眼里畏畏缩缩,一点没有自己的坚持,到头来反而惹人生嫌。

“哈哈,小弟子你的嘴可真甜,还不快进来坐坐。”梁蕊将穆紫迎了进来。

进入房间,里边却不如这位丹师先前给人的那种诱惑的感觉,反倒是一尘不染,到处没有多余的修饰,桌椅、地毯,都是素色,简简单单,分外地朴素。

“来,姐姐给你倒些茶水。”她似乎精通茶道,一会功夫,便泡了壶茶,给自己和穆紫满上。

穆紫也不客气,直接端起来,一饮而下。

“嗯,有些清苦。”穆紫微微皱了皱眉道。茶叶的味道,其实她并不怎么喜欢,只不过,现在正好渴了。

梁蕊一笑:“你倒也放心,不怕姐姐把你给卖了。”

“哈,我一个小弟子,在丹阁里,又值几个钱。”穆紫叹了口气道。

“那可不一定。”梁蕊的神色有些悠远和神秘起来:“现在炼丹,可是有把人给入药的,比如心尖血,那可是极补的,效果堪比一些凶兽血液……”

梁蕊说着,好似带着恐怖的气氛,穆紫却是一脸淡定,完全不为所动,她说着说着,忽然嘴巴就越来越干涩,实在讲不下去,只得喝了口茶水掩饰。

“唉,梁姐姐可要再说下去,我就要被吓坏了。”穆紫开口,脸上却是带着淡然笑意。

“咳咳,我看你,倒是没有半点吓到的意思。”梁蕊轻咳几声,“好了,说正事,你不是选了万长丰那家伙为师吗?怎么又跑到我这边来了?”

“看不顺眼,不知道梁师是否愿意教我。”穆紫开口道。

“你这小家伙,讲话倒是直接。”梁蕊眼中有些惊诧,一般弟子,哪里会有这种果决。

穆紫也不言语,只是看着眼前的丹师女子。

“你这丫头,当时还不选我呢。”

梁蕊的脸上略微有些幽怨,很快,她又露出些许同仇敌忾的气愤:“我就说,这些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万长丰那种货色,倒是被你给凑上了。”

“嗯,穆紫只希望,能尽快提升丹道。眼下还接了任务处的任务,总得先学着把任务给做完。”穆紫开口道。

“好。”梁蕊点了点头。“我梁蕊自问在这丹阁之中,并非庸手,只要你愿学,我可教你真正跨入丹道之中!”

书评(412)

我要评论
  • 自己不&了师尊

    那男子萧逸尘,正是自己的师兄,三年以来,她也早就看出来对方看自己不爽,要是说到了师尊那里……

  • 半天,&。

    然后她在里边待足了半天,因为怕被那个坐在师尊身边的男人说闲话。

  • 逸尘的&任谁都

    “再一年,倒是无妨,不过玉虚宫总留着这么个人,师尊您的颜面……”萧逸尘的声音依旧平淡,不过任谁都能听出这其中不满的意思。

  • 痛,她&是不是

    现在每次凝聚灵气,几乎都有种异样的疼痛,她害怕自己继续下去,是不是丹田都要轰炸了,这壁障,太坚硬了。

  • 就是一&游走,

    仰躺着,眼前就是一片星空,光点在缓慢游走,却能拖出一道道弧线,那不是凡俗中的天象,而是问天宗的星移斗转阵法。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