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长丰说的内容大道至简,听出来在理却不冗杂。此外,他此刻还分成力量,边控火炼药,专注于的神情将丹师气度展露出毫无疑问。这就就像文学大家遇上风景时候胡诌吟唱诗词,墨客泼墨画挥毫泼墨画时候那种意气风发,气势肆无忌惮时候的感觉,皆有一股非常特殊气质。二人都是轻轻一凛,同时,他此刻还分出力量,一边控火炼丹,专注的神情将丹师气度展露无疑。。...

万长丰说的内容大道至简,听起来有理却不繁杂。

同时,他此刻还分出力量,一边控火炼丹,专注的神情将丹师气度展露无疑。

这就好比文学大家遇到风景时候信口吟诵诗词,墨客挥毫泼墨时候那种意气风发,气势肆意时候的感觉,自有一股特殊气质。

二人都是微微一凛,心中更升起对丹道的向往。

想必走炼丹一道者,大多都是见过前辈丹师这副场面,才真正将丹道放在心上,作为自己的目标孜孜以求。

“你二人,可有所了解?”万长丰讲完,对着二人问道。

那典籍之中,阴阳是阴阳、五行是五行,药物又是单独的药物,可炼起丹来,却是把药材投入丹炉,以对上述所有的理解,萃取精华,融汇成丹。

因此将道理用于实际,才是学徒成为丹师的重中之重。

“炼丹之道,便是掌握所有药物的阴阳五行属性,将其依照生灭规则相互搭配,糅合成修士所需的丹药。”万长丰开口道。

“万师讲得清楚,我二人受益匪浅。”穆紫正色道。

原本用现代的知识胡乱猜测,穆紫好像觉得能掌握个炼丹之道的七七八八,但是仔细一想,却是根本经不起深究,如今听万长丰的教习,才真的学到许多。

“既然如此,那我便继续讲授下一步,这控火提取药物精华的技巧,

先来看这株蛇血草……”万长丰继续道。

他取出一支绿叶红茎的植物,指点伴随着讲解。

“蛇血草**肥厚,同时里边贮藏的药草精华也较为丰富,你们只管放心控火,不过要讲究方法,感应草木在火焰当中的变化。”

万长丰抛出一颗蛇血草到一旁透明的丹炉当中,二人很明显就能看到,那丹炉当中的火焰仿佛情人的小手,温柔地在药材上舔舐,很快,那外皮被焚毁,成为飞灰落下,而一丝丝淡红色的药性精华则是飘飞凝聚起来,好似一颗光滑的水球,却不曾被火焰所蒸发。

不多时,一整颗蛇血草便被提炼完毕。

万长丰单手一招,液体从中飞出,落入他掌中的瓶内,飘出淡淡的香味。

药性凝练,这药材气息反倒不会外露,因此味道并不浓郁。

“你们,谁先来?”万长丰开口。

穆紫与林菀对视一眼。

“万师,便由我先吧。”林菀主动起身道。

“好。”万长丰点头,“你们境界还弱,如今丹炉操控上,还有些要点,都要好好学习,时刻不能落下……”

万长丰开口介绍,她二人炼药之时,除了控火,还需要操控新式的丹炉,要更多费一番功夫。并且等药液凝聚,还需由丹炉之中一根管道引出。

穆紫在一旁看着万师对林菀的指点,心里也在不断模拟,想着若是自己操纵,究竟该如何使用丹炉,如何更好地提炼出蛇血草的药性精华。

如今给她们练习的丹炉还是透明,更是方便观察淬炼的情况。

“轰!”

林菀点火,一时间过盛的火焰吓了她们俩一跳。

手忙脚乱慢慢调整,火焰才稍微降了些下来。

眼看差不多了,林菀投入蛇血草,操控着火焰燃烧药物外皮,萃取精华。

“先弱后强,再盛再弱……”林菀口中轻声念叨着步骤。

一开始蛇血草还缓慢地流出精华液体,可不多时,那火焰温度似乎过高,整株药草开始干枯,而先前淬炼出的精华也被逐渐蒸干。

“不好。”林菀一慌,可手里的动作更加不受控制,火焰猛地蹿高,不一会,把整株药草连带着先前那点精华全部给烧了个干净。

林菀的表情怔住了,呆呆地看着丹炉里边,似乎不知道怎么办,毁了株药草,仿佛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一般。

“无妨,不过是第一次尝试,一般弟子大多尝试十次之后,方才能开始留下些许药性精华来。”万长丰宽慰道。

这并非是能力问题,而是心态和经验的问题。无论丹药基础理论学得多么扎实,只要没动过手,遇到这种情况,心里一紧张,就想着要救下药材,可手里的动作却全然忘了如何操控火焰,该让火高还是低,自然是不能得偿所愿。

“小师妹没事的,一会让师姐也烧一次给你看看。”穆紫把林菀扶起,还开了个玩笑。

“师姐控火这么厉害,哪会像我一样。”林菀噗嗤一笑。

“控火聚灵,确实有些门道。”万长丰眼神一闪。

“万师过奖,其实当时也借助了些许外物之力。”穆紫赶忙自谦道。

她可不想给别人过高的期待值,不然到时候一旦出问题,倒霉的可就是自己了。

“无妨,先前我所讲的丹炉操控,你可听懂?”万长丰摆摆手,却是不在意穆紫的说法。

“听懂了。”穆紫点头。

“好,那便由你来尝试一次。”万长丰说完,又加了句:“可得好好把握,用出控火的全力。”

“是。”穆紫点头。

坐到丹炉前的位置上,由穆紫按动机关,将火焰的烈度降低下来。

此时经历过几次淬炼,丹炉内的温度已经足够,不需要提前预热。

穆紫专注心意,此时丹炉中的火焰并非全由自身灵力凝成,因此操控起来,有种疏离感,很难有自身那般水乳交融的感觉。

火焰的在丹炉当中时不时一个回旋,以及不同区块之间的均匀程度,都超出了掌控。

“要稳住。”穆紫一想到先前自己表现出的控火聚灵,就总想掌控更完美些,免得让丹阁中的丹师们失望。

终于,一番努力之下,丹炉此刻的火焰已经平稳了。

“呼。”暗松一口气,穆紫往里边投入蛇血草。

“先弱后强,再……”穆紫也记着这淬炼的步骤。

丹炉当中,穆紫操控着火焰增强,逐渐舔舐到了药材的本体。

“好,再稳一点。”穆紫凝聚精神。先前跟林菀说她也烧一次,那就是开玩笑而已,总不可能故意放水。

火焰上升,一切按部就班,可等火焰强度持续上升,丹炉中的进风催动的火焰形态忽然开始变化,加上火焰的高度与丹炉上部空余空间的比例变化,火焰猛然开始不稳起来。

穆紫额头冒出些许冷汗。

不能失败!

呼呼。

火焰开始疯狂地旋转,看得出来穆紫在奋力控制。

可她不知道自己先前控火测试的结果,她的火焰凝聚虽强,但是稳定程度不够。

她越是紧张,想要火焰均匀,却没想到,陡然之间,某一处的火焰忽然爆发。

轰。

整个丹炉就成了火海,差点没将盖子都顶飞了。

里边的药材更不用说,早成飞灰。

“这……”

看着里边的狼藉,穆紫呆愣,她也不想啊,谁知竟然一语成谶。

书评(442)

我要评论
  • 也早就&了师尊

    那男子萧逸尘,正是自己的师兄,三年以来,她也早就看出来对方看自己不爽,要是说到了师尊那里……

  • ,难得&和颜悦

    宗门环境优渥,不过她倒不是贪恋这宗门内的优越环境,只是,难得遇到这么一个对自己和颜悦色的师尊,若是有一天他变脸了——

  • 了。”&到了闭

    “完了,完了,肯定又被打小报告了。”到了闭关石室之内,穆紫忧心忡忡。

  • “敲,&有种就

    “敲,我就这么让你看不起吗!你有种就等我抬起头来!”

  • &摧的长

    周遭的灵气涌动,仿佛化为了一道无坚不摧的长矛,强势进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