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通道,就是丹阁核心的所在。”万长丰看了这云梯背后银白的墙壁几眼。穆紫暗自点点头,这丹阁确实如此,看整体的结构,一切都是核心主题着这根长长的像吸管通常的通道所建,凑到了看,内径非常大。而这云梯但是占有小小面积,即使有好几个,也只占了九牛一毛。因而穆紫暗暗点头,这丹阁确实如此,看整体的结构,一切都是围绕着这根长长的像吸管一般的通道所建,凑近了看,内径极大。而这云梯不过占据小小面积,即便有好几个,也只占了九牛一毛。。...

“这通道,便是丹阁核心的所在。”万长丰看了这云梯背后银白的墙壁一眼。

穆紫暗暗点头,这丹阁确实如此,看整体的结构,一切都是围绕着这根长长的像吸管一般的通道所建,凑近了看,内径极大。而这云梯不过占据小小面积,即便有好几个,也只占了九牛一毛。

因此这通道,绝非外表看上去那般简单。

“炼丹,需要风,需要火,去粗取精之间,也得有所进出。”万长丰开口道。

“靠我们凝火而成的火焰,在低境界,满足不了炼丹需要。这通道,便是要将炼丹所需的一切东西,都容纳进去。”

云梯极快,随着万长丰,二女走出其中,已是下了楼层,周围多了许多弟子,三人转过身,那通道便已经在她们的眼前。

万长丰引着二人到硕大的通道外壁之前,继续道:“通道之内,有地底引动的火力,也有外界阵法灌入的风力,同时,炼丹之时排出的污浊之气,也能通过通道净滤,排出外界……种种神奇,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讲清的。”

“竟是如此。”穆紫点头。从万师的言语当中,她也算大致了解这通道当中的用处,将如此多的功效统一在一个通道之内,互不影响,不得不让人感叹丹阁建筑的神奇。

而让丹室丹房围绕着管道建设,也正是最方便的办法。

“告知你们这些,只是要你们对丹阁有所了解,今日,带你们领取些书籍杂物,便早些休息吧。”万长丰开口道。

“是。”二人点了点头。

先前随药长老在丹阁当中四处走过,也了解各个区域大体的划分,可里边的人大多还是陌生的。一路过去,都能见到或多或少的面孔,也许未来,会与他们有所交集。

跟着来带外事区,这里负责各项杂务,丹阁学徒的服饰等等,也是这里领取。二人走到一处窗口,便有弟子对着万长丰道:“万师。”

“来,给这两位各取一套丹服,平日里,学徒新学的丹道基础的各类典籍,也取上一册。”万长丰道。

“是。”那弟子看了穆紫二人一眼,点头称是。

“这服饰,乃是丹阁特制,不仅防火防潮防脏污,而且透气轻便,几乎是所有弟子的标配。”万长丰介绍道。

“至于这丹道基础,你们可先自行学习,待明日,我可为你们细细讲解。”

二人连忙点头称是。

穆紫暗暗咋舌。比起玉虚宫,这丹阁不仅人多,各种事情都好似规范许多,不仅有专门的外事区给弟子们办事,其他各区,也是有条不紊,好似精密的仪器在不停运转。

等物资领取完毕,二人的身份也被登记在册,如今,她二人就算是丹阁当中一个标准的学徒了。

当然,二人的内门弟子身份,还是落在玉虚宫当中的,丹阁当中的学徒身份,相当于学习一项技艺的通行证,而并非宗门之内的弟子划分。

只不过,丹阁学徒弟子们,也能够享受丹阁当中的便利,倒是十分有利了。

万长丰走后,二女随着外事区一名小弟子坐云梯到了另一层当中,走入弯弯绕绕的走廊,一会,便是两个正对的房间。

“两位师姐,用此牌与门感应,可打开房间,师弟便不打扰你们休息了。”那名弟子带完路,把东西交给二人之后,便适时离开。

“师姐,那师妹便进去了。”林菀道。

“嗯,师妹好好休息。”穆紫点头。将牌子与房门靠近,她也打开房门,进去乍一眼,里边分外清爽。

墙体的颜色素雅,由外边的银白,转变成其中的黑灰,床铺上米黄色的被褥叠成整齐的方形。桌子也是整洁干净,与墙体床铺的颜色相映。

在一角,甚至还有个小丹炉给住的人作炼丹之用。

不过这窗户,倒有些毛玻璃的质感,不能清楚地向外看到景色。不过光线倒是亮堂。

总的来说,这里的房间较之玉虚宫的,总有种几何与涂鸦的差别。

“唉,也不知道师尊会不会有点担心我。”等坐在椅子上双目无神地放空了会,想到玉虚宫,穆紫叹了口气。

如今自己跑出来到丹阁闯荡,却也没机会跟师尊交代,想想,心里总有些过意不去,毕竟师尊他这么善待自己。

不过萧逸尘那家伙,应该会提的吧,毕竟也不是所有人都不知道她的去处。走得时候,灶房几个小家伙和陈兴都是知道的。

“只有自己真的变强了,师尊看到才能欣慰吧。”穆紫下意识地开口道。

若是整天在玉虚宫游山玩水,师尊看多了,想必也会厌烦,倒还不如有些事做,修炼不行,丹道总能走得通吧。

整理了下自己所有的物品,除了自己平时积攒的几个无用小玩意儿,便是药长老赠送的养颜丹、学徒衣服、几本丹阁的典籍,还有……火火?

几样物品摆在桌子上,看起来倒也分明。

咳咳,应该说是一贫如洗了。

玉虚宫里虽然过得逍遥,但也不可能赚到多少物资和宝贝。

“火火?”穆紫摇晃了下背篓,将小布团从里边取了出来。

“啾啾啾。”穆紫好不容易扒拉出小火雀的脑袋,对方却是轻叫几声,连忙闭上眼睛,把头往里边缩去。

它的皮肤依然未曾长出羽毛,穆紫只得将对方安置好,等过会给它带些吃的过来吧。

“那么现在……”

穆紫将视线挪到了养颜丹上。

此物是药长老所赠,也不知道效果如何。

养颜丹顾名思义,自然是女子吃了之后,能够改进容颜,保持容貌。

穆紫是个女人,自然也会在意自己漂不漂亮,就算平日里想不到这一点,可若是丹药都在眼前了,怎么可能视而不见呢。

很快,一颗丹药入口。

养颜丹不似培元丹那般专攻修为灵力,因此入口药性温和,反倒是向着身体肌肤皮脂处流窜而去。

它并非是刮骨整容,而是借着血肉经络之力,去粗取精,将身体自然之美,完全地展现出来。

短短片刻,穆紫就觉得身体像是在蒸笼里待了许久,等回过神来,身上都有些粘腻不适。

沐浴过后,对着镜子一看,“嗯,皮肤好像白了点,但是,好像也没什么变化嘛?”

穆紫都觉得,这是心理作用,毕竟人的皮肤本来就是有时候白,有时候黄些的。

书评(81)

我要评论
  • 微亮光&到了这

    某一天晚上,她看到家里的门后边发出微微亮光,一打开,就到了这个世界,而且是从婴孩开始长大的。

  • 三年,&愿我踏

    三年,数百次的尝试。也许上天,真的不愿我踏上修仙一道吧。

  • 平常烧&就只要

    修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财侣法地不说,光是平常烧水做饭的琐事,总不能时时刻刻要自己动手,所以伙夫杂役,都是配的很齐,高端的人才,大多就只要负责修炼就可以了。

  • &她竟然

    都已经三年了,从到了这山上开始,有最好的师尊,最好的指导,可她竟然连炼气一层都没有突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