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丹阁支撑住脚跟,即使是回了玉虚宫,萧逸尘相必是无话可说了吧。”穆紫只觉得始终抗在肩上的压力可以得到了舒缓,心情倏忽之间间身心愉悦出来。“好了,你们谁灵丹基础教习最好是,教好两位弟子的重任,就交到他了。”药长老转头看向一旁站着的众丹师道。“曾师教习很不错“好了,你们谁丹药基础教习最好,教好两位弟子的重任,就交给他了。”药长老扭头看向一旁站着的众丹师道。。...

“在丹阁站稳脚跟,即便是回了玉虚宫,萧逸尘想必也是无话可说了吧。”穆紫只感觉一直抗在肩上的压力得到了舒缓,心情倏忽间愉悦起来。

“好了,你们谁丹药基础教习最好,教好两位弟子的重任,就交给他了。”药长老扭头看向一旁站着的众丹师道。

“曾师教习不错,在丹阁里风评可以。”有丹师自知没有资格带领两位弟子,便开口推荐道。

推选的是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的男人,低调,普通,丹阁素白的长衣穿在他身上,也没添上多少出尘的气质,反倒有点清瘦的意味。

“药老,学生怕自己能力还有不足。”曾传道拱了拱手。

曾师是丹阁当中的一种称呼,若是负责教授弟子,便在姓后边加上个师字,以示尊敬。

别人称呼他为曾师,是因为他曾经为丹阁内普通弟子传授丹道知识,名字却不是这个。

此时听到两个优秀弟子要交到他手上,曾传道还是颇为惶恐的,万一自己能力不足,没把人给教好,那岂不是毁了两个极好的苗子。

“曾师,你就别谦虚了。”有人恨铁不成钢道。

不过是教授丹道基础而已,这曾传道什么都好,就是太谨慎。能将两个优秀弟子收入麾下,别人求都求不来,他竟然还往外推!

实在是傻!

他们忍不住摇头,却也无可奈何。

“既然曾师觉得不行,那不如便由我来!”另一中年丹师眼神一闪,开口道。

“两位都是女弟子,选我似乎更加方便些。”有女子丹师开口。

寥寥几个自觉有些资格的丹师暗中较劲。

人活一世,就是为了凌驾于他人之上,若是得了优秀弟子,那么传授的时候,能够看着她们在自己面前恭敬请教。

而未来有了机会比拼得胜,说出去,她们厉害,都是自己教的功劳,多爽。

“丫头,你们俩怎么看?”药长老开口道。

他倒不是不想亲自教学,只是他在丹道当中走得太远,对基础的知识虽然懂,却已经如呼吸一般自然随意,反而不适合作为老师。

因此才在这些丹师当中挑选。

唯有等穆紫和林菀都有些基础,提点一番,反倒才是他发挥作用的时候。

“小师妹,你想选何人?”穆紫看着一幅幅生面孔,拿不定主意。

在这里的丹师一定不弱,但优中选优,穆紫总是想选个不错的。

“师姐,我看曾师好像不太想教我们,要不,咱们另外挑一个吧。”林菀道。

“嗯。”穆紫被她这么一说,也同意。即便曾师真的很厉害,可要是不想教她们,那也不能扭曲人家的心意。

“两位妹妹,来姐姐这儿,不仅有丹道的基础,还有更多知识等你解锁。”听见二人还在纠结,女丹师直接咬牙,豁出去了。

“咳咳,梁师这……还真是劲爆啊。”

“嗯嗯,话说梁师这么多年还青春永驻,也不知道……”

“哼,本丹师收徒,多次在测试当中名列前茅,甚至有一次,几乎夺得第一。”另一人冷哼一声,表情之间,透着自信,对梁师的做法是极为不屑。

“师姐,好难选啊。”林菀表情纠结。

穆紫也是跟着点头。情感上,那名女丹师好像不错,长得好看,而且还说能教其他知识,就是不知道这知识正经吗?

而理智上,她又感觉这个男的中年丹师也行,教的弟子这么优秀,应该也挺厉害。

“到底该选谁呢?”穆紫一时间犯难。

“师姐,要不,还是选那位男丹师吧。”林菀想了想,悄声道。

“?”

“我觉得,他好像厉害一点。”林菀道。

穆紫看了眼那名女丹师,虽然对方先前的举动略微有那么点……活跃?可是也不能说明对方就差吧。

至于这种看起来一本正经的男丹师,指不定对方背地里就是个追名逐利,心思深沉之辈,这谁又说得准呢。

可看了看小师妹,她又有些犹豫,万一自己这推测是错的,事实是反着来的呢?

到时女丹师待心怀鬼胎,反倒是男丹师是打算认真教她们的。

穆紫也听过一句老话,叫透过现象看本质,自己总不能因为眼下对方几个表现,就胡乱猜测对方的心思吧。

“师姐。”林菀轻轻晃了晃穆紫的手臂。

“好,那我们便选择这位丹师了。”她点了点头,当机立断道。

反正都是机会,去哪里不是一样的。要知道,她们俩可有药长老罩着的啊。

“好,你二人可跟随万师学习一段时间,若是觉得不适应,也可换其他丹师。”药长老点了点头道。

有了这句话,穆紫倒是安下心了,这般优越的条件,简直就是开后门了。

闻言,那万师暗暗皱了皱眉。

“你可要好生教授这两丫头丹道入门。”药长老转身嘱咐他。

“是,长老。”万长丰点头应和。

“两位妹妹,可不要忘了姐姐,姐姐的丹室在下边一些,若是得了空闲,随时来访哦。”那女丹师对着二女眨了眨眼,还抛出一块印记。

穆紫偷偷一看,竟是对方丹室的门牌地址。

呃,总感觉有点意味莫名。

“我等也随时欢迎。”不少丹师也对着二人道。这两个小娃娃可是药长老看重的人,无论到底天赋潜力怎样,都值得他们表露些许善意。

“多谢。”二女道。

曾传道走在最后,犹豫一下,对着她们道:“我研究丹道多年,却炼不出高阶丹药,只是在基础中多少也算有些心得,若是你二人有疑问,可随时来问我。”

“多谢曾师。”二人点头。

穆紫也总算明白,对方之所以拒绝教她二人,很可能因为他在丹道当中走不长远,因此失去了传道解惑的信心。

不过既然广受好评,想来他在基础知识的教学中,应当确实有独到之处。

摇了摇头。如今既然她二人已经选择了万师,这些都已经无需多想。

“随我来吧。”万长丰长舒了口气,对二女道。

普通弟子的修习自然不可能在这般高层,须知从丹阁外边看,这上边的丹室都是有数的,自然是分配给那些丹阁当中资深的长老炼丹师。

走入通道,万长丰介绍道:“不知药老是否有提过,这是法器云梯,让人快速在这丹阁上下通行……”

“万师,丹阁中间那长长的管道,究竟有什么用?”听万长丰说了会,林菀有些好奇道。

书评(481)

我要评论
  • ,又失&声音传

    “突破,又失败了?”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似乎一切,都不出他所料。

  • 收徒大&面色慈

    “师尊,我去闭关,争取在收徒大会之前,提一提境界。”穆紫看向前方端坐着,面色慈祥的老人,行了个礼道。

  • 种圣光&感觉。

    恰逢此时,一线天光从上方落下,照在穆紫的脑袋上,有点那种圣光普照的感觉。

  • 点松动&的光芒

    原本绝境,仿佛一点点松动,好像一张虚假的画被揭开,希望的光芒照了进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