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法上的刻度越高,代表火焰的强度越大,因此当强度持续上升后,想能保持火焰的相对稳定,难度便会呈几何倍持续上升。二人这时的表现,实际上都算很不错,而已依照穆紫早先控火聚灵的能力,目前仍然而已在刻度三,按理应当依法极其相对稳定才是。皱了皱眉头,药长老暗暗摇了摇摇头:“算了算二人此时的表现,其实都算不错,只是依照穆紫先前控火聚灵的能力,目前仅仅在刻度三,按说应当极为稳定才是。。...

阵法上的刻度越高,代表火焰的强度越大,因而当强度上升之后,想要保持火焰的稳定,难度就会呈几何倍上升。

二人此时的表现,其实都算不错,只是依照穆紫先前控火聚灵的能力,目前仅仅在刻度三,按说应当极为稳定才是。

皱了皱眉,药长老暗自摇了摇头:“算了算了,不能要求太高了。”

见微知著,就算穆紫的控火能力其实没那么强,但按照眼下的水平,也足以成为一名合格的炼丹师。

“好,收功,你们休息片刻。”

作为丹阁当中的一员,还是德高望重的主事长老,药老的涵养其实也还不错,尤其对这些年轻人。

因为他们还远远没达到自己那个高度,跟他们谈论不了那些深奥的,研究的东西,反倒是需要鼓励和支持,期待他们能够尽快成长起来。

二女闻言,都缓缓放松,恢复着自己的精神和气息。全神贯注地控火,耗费了她们相当大的精力。

此刻,入口处的门开合,又有几个丹师上来。

“药老。”

“嗯,一起看看吧。”老者开口道。

“是。”几人点头,视线都看向穆紫与林菀二人,先前他们便听过这二女的事情,虽然不认识她们,但终究是了解二人的天赋,只道是惊奇。

“不对啊,两人都来了……这么说那名新入的弟子已经突破炼气了?”有丹师提出疑问。

“看样子,的确是的。”另一丹师开口道。

那边林菀在呼吸吐纳,气息还颇为稳定稳固,自然被他们看在眼里,引得一阵讨论。

“果真天赋不凡。”

至于另一位。

无论是三年没突破的名声,还是先前在收徒大会上展现的控火聚灵能力,也足以引人注目了。

“控火聚灵,那是我们都达不到的境界啊。”众人都眼巴巴地瞧着。

当然,也有人不信,毕竟这等境界实在是太难了。控火聚灵已经并非是简单的控火之术,而是让火焰产生一定的灵性,需要掌控者对生命、火焰,都要有极为高深的理解。

虽说控火的境界与修仙的境界没有绝对的关系,但是一般来说,能够掌控强大控火能力的丹师,必定修为不弱。

毕竟悟透一道,除非受限于自身资质,不然修炼突破起来,压根没有丝毫瓶颈。

所以反过来说,眼下穆紫的价值,却是比林菀高处许多。

……

待二人调息完毕,一睁开眼,就看到眼前多了不少的人,尤其穆紫发现很多人的视线盯在自己的身上,感觉格外不舒服。

前世今生加在一起,她哪里有这般待遇过。

若不是系统对她没反应,她自己都要爆厌恶值了。

这些人一个个的,眼神也太赤裸裸了。

“好了,这几位都是丹阁的丹师,容后再给你们介绍,接下来,释放最大的火力,尽量保持稳定,来。”药长老开口道。

看着一帮人站着,穆紫表情略微有些僵硬,在一群人面前表现,真是压力山大啊。

轰,轰。

二人站在阵法之中,尽力凝聚灵力,凝练火焰,顿时,两道长焰在手中冲天而起,而前边两个刻度也随之上涨。

丹阁众丹师凝神看去。

只见刻度从零开始,一、二、三……很快便突破了五。

二人的天赋果然不错。

这等刻度,本就是为新人测试所用,能够在第一次就突破五,已经是非常不错的成绩了。

“不是说玉虚宫那位女弟子三年没突破的,怎么如今看来,似乎比新入的小天才火焰更胜一筹。”

众人眼前,穆紫火焰的强度和气息明显胜出林菀一筹。

“嘿,这还用说,给你三年时间凝练灵气,再怎么样,同境界也比别人强上一分吧。”

“好像……也对?”那人下意识地应和。

只不过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同境界的实力是这样比较的吗?

按说容易突破,加上天赋好,还有体内先天灵气的存在,一旦突破,无论是灵力的凝练程度和量都会更胜一筹吧。

“刻度突破六了!”有人说道,把吸引力聚了过去。

炼丹不完全靠凝练火焰的强大,但是眼下的数值,也能够说明丹师在极限状况下的控火能力。

林菀的刻度,峰值落在六与七之间,到这个地步,刻度已经非常不稳,上下移动非常剧烈,不过勉力维持,也能稳在两个刻度的范围之内。

“好,不错。”药长老点了点头。

这等能力,也的确配得上对方单灵根和先天灵气一等的资质。

另一边,穆紫的刻度还在逐步上涨,六、七,最后峰值跳到八的刻度。

“竟有这般凝练程度,不错,不错。只不过穆紫这实力,真的能稳住这般强度的火焰?”

刻度八,几乎就是当下测试的上限了,须知火焰的能量越强,就越难控制。

果不其然,穆紫的火焰有些剧烈地颤抖起来,波动的范围已经达到上下三个刻度。

坚持!

说实话,穆紫感觉自己有点控制不住了,可是眼下是最基础的测试,她总不能让火火出来帮忙,再说了,眼下丹阁就是她最好的出路,甚至可能是唯一的出路,因此,只能坚持坚持再坚持!

虽然眼下境界低,但是有阵法的辅助,此时的感觉就像是在跑一千米,快不行了,但是逼自己一把,总还能使出些力气来。

“竟然稳住了些许!”

在看的众丹师发现穆紫火焰的波动幅度降低了,最终振幅维持在了二的位置。

“好!”不少人点头称赞。

虽然他们其实并不如何相信穆紫能控火聚灵,但眼下这份控火的能力,说明她还是有些天赋的。

“够了。”药长老适时开口。

噗噗。

随着灵力的消耗,二人也终是维持不住高涨的火焰,纷纷熄灭。

“这下,总该能通过吧。”穆紫抬头看去,却是读不懂眼前众人的神色表情,顿时心里有些发慌。

“师姐。”

这时,她忽然听到身旁小师妹的声音,扭头看去,才发觉对方的脸色苍白,应该是灵力消耗过大,赶忙扶着对方去一旁空处歇下。

等二人一坐下,穆紫感觉到,她自己腿都有些发软了。

凝练火焰,甚至控制燃烧那般久,总归消耗太大。

书评(317)

我要评论
  • 蒲团上&缕的力

    她鼓足一口气,坐到蒲团上,随着呼吸的律动,丝丝缕缕的力量开始在体内凝聚。

  • 平常烧&负责修

    修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财侣法地不说,光是平常烧水做饭的琐事,总不能时时刻刻要自己动手,所以伙夫杂役,都是配的很齐,高端的人才,大多就只要负责修炼就可以了。

  • ,让她&知道这

    而且自己能看到这些信息,要是没有破局的可能,让她知道这些有什么用?

  • 待足了&被那个

    然后她在里边待足了半天,因为怕被那个坐在师尊身边的男人说闲话。

  • 败了?&乎一切

    “突破,又失败了?”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似乎一切,都不出他所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