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其中一名看守弟子走后,二人站在石桥旁静静地耐心的等待。不多时,有阵风沿着山峰间的缝隙缓缓地吹来。“很舒服啊。”穆紫暗叹。这风带着一股清新自然的味道,特别逼近这丹阁后,闻出来有种草木的芬芳。一想起里边大都是些灵丹妙药,觉得这空气之间,都带着更浓厚的灵气,不多时,有阵风沿着山峰间的缝隙缓缓吹过。。...

等其中一名看守弟子走后,二人站在石桥旁静静等待。

不多时,有阵风沿着山峰间的缝隙缓缓吹过。

“舒服啊。”穆紫暗叹。这风带着一股清新的味道,尤其接近这丹阁之后,闻起来有种草木的芬芳。

一想到里边大多是些灵丹妙药,感觉这空气之间,都带着更浓郁的灵气,不知道是否多闻两口,能更容易突破。

二人都禁不住深呼吸了几下。

“这气息,还是少吸取为妙。”剩余那弟子看到穆紫二人的动作,皱了皱眉道。

“嗯?敢问师兄这是什么缘故。”穆紫不解。

“哼,你以为丹阁是什么地方?”他冷哼一声,却再不说话了。

穆紫往丹阁方向仔细看了看。丹阁?不就是堆放珍贵药材,炼制丹药的地方吗?

能有什么害处?

储存肯定不会,至于炼丹……

穆紫忽然心有所悟。丹阁的确是个好地方,里边灵药丰富,炼制的丹药是好东西,可排出来的东西,就一定好吗?

炼药的道理,就是去粗取精,去伪存真,那么好东西都被用在了丹药里,排出的则是杂质,虽然带着草木的香气,可很大程度上,都是对人有害的。

“师妹愚钝,此番多谢师兄提醒。”穆紫适时拍了下对方的马屁。

“嗯。”那人点了点头,倒是保持着些许倨傲的神情。

穆紫暗笑。这两个看守弟子,看起来高冷,其实应该是面冷心热那一类型的,不然的话,哪里可能一个帮她进去传话,另一个还提醒她们不吸取这丹阁外泄的气息。

“那二位师兄常驻丹阁,岂不是不利于修炼?”穆紫开口道。

“任务如此,又能如何。”说到这,那名弟子的脸上略有些不大自然。

“哦。”穆紫点了点头,闭口不再多说,免得触了对方的眉头。

想想也是,若不是逼不得已,哪里会守在这桥边受苦啊。

不说他们,就算是自己不也一样,突破不了,加上欠了这么多任务,催促威逼着她到丹阁处来寻求变化和生机。

“小师妹,要不,你就先回去吧。”穆紫犹豫一阵,开口道。

第一印象,她感觉这丹阁仿佛不是什么善地,生怕坑了自家这个天才师妹。

“都到门外了,师姐怎么忍心让我回去?”林菀眼巴巴地看着穆紫,像个卖萌的小兽。

“好吧好吧,但是要是看到情况不对,师姐可不会任由你胡作非为。”穆紫坚持。

“好啦好啦,都听师姐的。”林菀搂着穆紫的胳膊道。

一时间,这番景象倒是吸引了会看守弟子的视线。

没办法,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

他俩之所以有时候话那么多,也实在是看门看得无趣了,能有个人过来说说话,那就是为数不多放松的时候了。

“其实,丹阁里边的门道很多,你们俩既然都是没有任何基础,很容易被里边淘汰的。”兴许是看着林菀可爱,那弟子又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如果失败,我们俩就再找其他任务吧。”林菀嘟了嘟嘴,似乎不想思考失败之后怎么办的事情。

为虑胜先虑败,总是容易挫败自己的势头。

那弟子似乎也自觉说错了话,想说点什么改变话题,就听里边已经有人出来了。

“等着吧,一会就会有结果了。”

他就是与二女一起随意看着,但是等里边过来的人影显出模样之后,像是见到了什么令他惊讶的人物,神色一肃,站姿都更加挺拔坚韧。

“药长老,人就在外边了。”先前进去的看守弟子声音恭敬道。

“好。”

只见一个草芽子老头步履稳健,不疾不徐,却是一步跨出去老远,很快就到了众人的近前。

等看着穆紫,他眼前一亮,而看到穆紫身边的林菀,他脸上更多了几分笑容。

“哈哈,丫头,老夫可久等你们了。”老者哈哈大笑道。

“不敢当不敢当。”穆紫急忙带着林菀行礼,“我二人此番前来,正是要到丹阁之中,与长老学习丹药之道的。”

“赶快赶快,是不是他们拦你们了?看我不好好罚这两个小家伙。”药老头气呼呼道。

见到这场面,两个人简直都要傻眼了。

以前不是没有过来丹阁的人,但是大多连进去见面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赶走,哪里可能像这回来的两个女弟子这般,连丹阁最大的长老都亲自出来迎接了。

想到自己之前还露出些许轻视之色,心里不禁瑟瑟发抖,只希望二人能够嘴下留情,千万别说些不利于他们俩的话。

一时间,二人看向对面的眼神都带上了些许的乞求。

穆紫看着二人,微微一笑,他们顿时心惊肉跳。

只道是完了完了。

“药长老说笑了,两位师兄热情热心,还专门为我二人进来通报一趟,可谓是兢兢业业。”穆紫开口道。

“哦?这两个家伙有那么认真?”

“真的真的。”穆紫点头。

“好,既然如此,我等便先进去,哈哈。”看到穆紫二人,草芽子老头是越来越满意,一个控火厉害,一个天赋绝佳,是他丹阁占了大便宜啊。

等三人走后,两名看守弟子才缓缓抬起头来。

“师弟,刚刚……她们说了什么?”先前看到药长老出来,他只感觉耳朵嗡嗡嗡地响,压根什么都听不到了,哪里还知道穆紫二人到底说了什么。

“好像说我们俩,做的不错?”

“呼。”

顿时,二人都大松了口气。他们下定决心,以后不管来者是谁,都不能有半分轻视和架子,否则的话,指不定哪天就真的闯下大祸。

到时,只怕在这桥边受的苦还要延续更长,更久……

过了桥,再向前走了好一阵,穆紫等人才看清这丹阁的原貌。

光滑的外壁闪着淡淡的光华,一个巨大的管道像是吸管一般,冲天竖起,在高处,周围零星连接着些许小小的鼓包,看样子,似乎是高阶的炼丹室。

“这地方,倒有点像是外星人的建筑啊。”穆紫看见这丹阁设计,暗暗感叹。

书评(107)

我要评论
  • &穆紫甚

    穆紫甚至怀疑,这窍穴已经被钢门焊死了,根本没办法凝气。

  • 能时时&自己动

    修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财侣法地不说,光是平常烧水做饭的琐事,总不能时时刻刻要自己动手,所以伙夫杂役,都是配的很齐,高端的人才,大多就只要负责修炼就可以了。

  • 道微弱&+1。

    所以她也就没听见一道微弱的提示:“萧逸尘,厌恶值+1。”

  • 好像没&觉得有

    颇有些神奇,不过穆紫看久了,也好像没觉得有什么玄奇的了。

  • 她鼓足&,随着

    她鼓足一口气,坐到蒲团上,随着呼吸的律动,丝丝缕缕的力量开始在体内凝聚。

  • 比这些&灵活的

    她好歹也是现代人转生到这个世界,思维应该是比这些古制社会的人灵活的,可用尽了方法,也没用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